News 今日情報

  • 今日情報
  • 獨立觀點
  • STAR BIT 精選

【狂人日記】慫包氣息,進攻尚需時日。6 月 24 日行情分析

banner

區塊客 2020/06/24

2020 年已經過去了一多半,感覺這半年過的可真快,雖然身受疫情影響,但我們的生活幸福感並沒有因此下降多少,多數人擁有更多的時間和最親近的人生活在一起,這本身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還是希望疫情早點過去,因為我們想儘早開始奮鬥,為中國的偉大復興貢獻更多的力量。在此,狂人祝福大家端午節快樂,希望所有粉絲們幸福安康,萬事如意。 黃金最近幾天又持續創出本輪反彈的新高,全球避險情緒再次升溫,這是資本市場對未來經濟擔憂的表現,一方面是受到疫情持續增長的影響,另一方面則是對歐美等國上半年 GDP 的不良預期。美國財長努欽近日表示將在 7 月通過另一份刺激法案,歐洲等國更是多次開啟大規模的經濟刺激計劃,歐美的大水仍在漫灌之中。像巴西和印度這些新興經濟體,均處於疫情的爆發增長期,毫無好轉的跡象。本週末美國將會公佈很多重要數據,將會進一步影響黃金、股市、原油及商品市場的表現,雖然近期比特幣和外圍市場整體的聯動性不大,但如果外圍大範圍波動,仍然會對比特幣有一定影響,因此端午休息這幾天,市場很可能選出真正的方向,畢竟整理走勢已經走到了盡頭,新一輪趨勢行情或將出現。 美國證監會(SEC)最近也正在改組,之前比特幣 ETF 無數次被 SEC 駁回,使場外的巨量資金難以低門檻進入幣圈,如今 SEC 換了人以後,比特幣 ETF 通過的希望將會重燃。當然也有可能新領導班子對加密貨幣完全是抵抗的,那 ETF 的事情將繼續推遲。總之這種變化無外乎兩種結果,一種是未來 ETF 成功了,比特幣的超級牛市正式開啟,另一種則是和現在一樣,也沒什麼損失。 比特幣: 昨天上漲的量能太小了,有一股慫慫之氣,面對 10000 這座大山,缺少一股子自信和勇氣,因此今天的走勢也就順理成章了。只不過今天這波下跌也很有意思,空頭似乎也不強勁,更像是蹲下來騙炮的,因此狂人認為後市還會在 9400-9650 區間震盪,持續下跌的概率不大。 ETH: 今天高位放量了,下午這波砸盤是 ETH 帶動的,而且盤口上顯示在下跌之前,247 上方掛了 10 幾萬個 ETH 的賣單,說明主力資金有一定壓盤或者出貨意願,後市將大概率進一步回調。 HT: 出了個利好,收了個長上影線,這種純市場行為的利好釋放大部分都是投機客參與,這波拉上去反而又套住一群人,增加了短期上攻難度,因此不參與。 XRP: 持續走低,一副準備大殺四方的架勢。 BCH: 公司內部天天掐來掐去,這幣價也不好持續上,短期仍然聯動為主。 EOS: 弱,不參與。 ADA: 略強於主流幣,這種走勢仍會持續。 ZEC: 向上突破了,但上攻被砸盤帶了下來,預計要墨跡幾天再攻了。 XMR: 駭客組織賣借記卡數據,要求以門羅幣支付,這就是當下匿名幣的價值。短期走勢還可以,仍然可以持有。 沒什麼要補充的,市場賺錢效應有所上升,但散戶仍然持續退出,中長期繼續看好市場,7000-10000 是本輪牛市的底部。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以太坊 Gas 提高上限引發社群激辯!開發人員為何會反對?

banner

區塊客 2020/06/24

6 月 19 日,以太坊礦池 Ethermine 的母公司 Bitfly 發推稱,「以太坊礦工正投票將以太坊網絡上限從 1000 萬增加至 1250 萬。從理論上講,隨著 Gas 上限的提高,以太坊將能夠處理大約每秒 44 次交易,而不是 35 次。對於以太坊社群而言,這是又一重大里程碑事件。」 Gas 上限是單個區塊允許的最多 Gas 總量,以此可以用來決定單個區塊中能打包多少筆交易。上一次 Gas 上限大幅增加是在 2019 年 9 月,當時的限制從 800 萬增加到 1000 萬。 查詢 Etherscan 數據發現,6 月 18 日之前,以太坊每日平均 Gas 上限為 1000 萬左右,6 月 19 日為逾 1074 萬,6 月 20 日和 21 日昇至 1200 萬左右,分別為 1186.71 萬、1195.06 萬。 以太坊每日平均 Gas 上限,來源:Etherscan 截至目前,Gas 上限在 1160 萬左右。 以太坊最新區塊開採數據,來源:Etherscan 這一投票引燃了以太坊社群對於 Gas 上限問題的爭議。經整理,「Gas 上限提高」具有以下利弊。 利: 弊: 那 Gas 上限對誰更有利呢?Crypto News Flash 分析稱,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 DeFi 協議和遊戲 Dapp 將受益於 Gas 上限的提高以及 Gas 費用的降低。如果費用過於昂貴他們可能無法保持盈利。另外,Gas 費用的降低可能會大幅增加基於以太坊區塊鏈上代幣的交易,並對這些代幣的性能產生積極影響。 部分以太坊礦工和研究人員贊成提高 Gas 上限。礦工 Han M 稱,「即使會由於叔塊(Uncle Block)導致利潤減少,也仍然贊成提高 Gas 上限的提議。」其認為,對於現在 90%的人來說,與去中心化金融(DeFi)DApp(Synthetix 等)交互太過昂貴。儘管提高 Gas 上限可能會損害了我們的某些利潤,但這是必要的犧牲。礦工關心的是生態系統及其可用性。加密貨幣研究者 XavierLava 也認為,若這一提議能夠通過,可以激勵參與者來為網絡的安全性和良好運行作出貢獻。 不過,Gas 上限提高也會導致節點運營費用增加、網絡更集中、叔塊以及 DoS 攻擊等問題。由此不少開發者、礦池發聲反對。 針對該投票,以太坊核心開發者 Péter Szilágyi 表示,以太坊的礦工們根本不關心網絡的長期健康狀況以及 DoS 攻擊問題。隨著 Gas 上限的提高,區塊鏈的規模將會變得更大,這使得同步和運行一個完整的節點更加困難、昂貴。 對此,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回應稱,高昂的轉賬收費可能會使得區塊鏈用處大不如前。但他也透露,Sparkpool 在大約六週前就此事聯繫過他,當時他反對提高 Gas 上限的決定。但他補充稱,過去 6 周高昂的手續費給人們帶來了很多壓力,所以並不怪他們會作出這個決定。 針對 Péter Szilágyi 對以太坊礦工的「指責」,礦工 Han M 回應 Péter Szilágyi 稱,「我承認,整個礦工社群在溝通方面存在一些問題,但大多數礦工並不是 Péter Szilágyi 想像得那樣。 研究人員 Alexey Akhunov 則從另外一個角度對 Gas 上限提升帶來的影響作出了解釋。其表示,「我們可以先來看看提高 Gas 上限會發生什麼。如果這是進一步提升網絡基礎設施的一部分,那麼我們必須考慮由此引發的弊端是否可以得到解決。如果可以,那我們應該如何進行解決?反之,我們應該思考這些弊端是否可以進行預防。如果 Gas 上限超過某個閾值,以太坊或將在中長期內變成一個自行終止的系統(self-terminating system),由非常脆弱的基礎設施提供支撐。」 專注於區塊鏈可擴展性、資訊安全的獨立研究院 Georgios Konstantopoulos 表示反對進一步增加區塊大小。其重申,增加區塊大小並不會擴展系統。 以太坊礦池 Flexpool 也對此持反對意見。其表示,只有礦工才可以對此進行投票。似乎僅有 Sparkpool 和 Ethermine 參與該投票。礦工每開採一個新區塊,就可稍微提高一點 Gas 上限。如果多數礦工想要提高 Gas 上限,則其就會緩慢增加。更高的 Gas 上限將使以太坊網絡更加集中,並增加節點運營成本。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避免此類事件發生的重要原因。 Flexpool 還指出,大區塊可能會對像以太坊 1.x 這樣的單分片網絡構成嚴重威脅。Multi-Shared Eth2 是一個巨大的里程碑,但更高的 Gas 上限則不是。 事實上, 6 月 4 日,1inch.exchange 就曾在推特發起關於「以太坊礦工是否應該提高 Gas 上限」的一項投票。投票選項為 No、2500 萬、5000 萬以及 1 億。對此,Vitalik Buterin 評論稱,2500 萬是不切實際的,建議將選項區間設置在 1200 萬至 1500 萬之間。Vitalik Buterin 表示,很多客戶端開發人員甚至還會擔心在 1200 萬至 1500 萬之間存在風險。 他接著提出,可以在計算 Gas 價格時進行一些更包括存儲操作和基本交易成本的更改,以將容量擴展約 20%。 1inch 的 CTO Anton Bukov 對 Cointelegraph 表示,Gas 上限提高可能會使運行網絡的節點過載,促使較弱的節點離開以太坊網絡,從而使得網絡分散程度更低。這就是為什麼如此保守地提高 Gas 上限的原因。 的確,過去幾個月以來,以太坊交易費用及 Gas 使用量均大幅增加。 BitInfoCharts 數據顯示,今年 4 月份以來,以太坊網絡上的交易費用大幅增長。截至目前,以太坊網絡的單日平均每筆交易費用為 0.465 美元,較 4 月 1 日(0.0886 美元)增長超 4 倍。5 月份開始,以太坊的平均交易費用徘徊在 0.4 美元至 0.7 美元之間。 以太坊網絡交易費用,來源:BitInfoCharts 相比之下,比特幣的單日平均每筆交易費用已恢復至在 5 月份第三次區塊獎勵減半之前的水平,低於 1 美元,相較於 5 月 20 日的 6.647 美元減少了超 86%。 比特幣網絡交易費用,來源:BitInfoCharts 另據 Glassnode 數據顯示,隨著 DeFi 活動的火爆以及市場對以太坊 2.0 的關注度增多,今年以來,以太坊每日 Gas 使用量(7 天移動平均值)大增 62%,並於上個月突破了 600 億,接近歷史高點,截至昨日達 604.53 億。 以太坊每日 Gas 使用量(7 天移動平均值),來源:Glassnode 若該投票能夠獲得通過,則以太坊交易費用激增問題將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緩解。不過,由此引發的節點運營成本增加、網絡更為集中、DoS 攻擊等問題也值得思考。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鏈接 | 撰文:張改娟 )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談中心化的信任危機:你傳的訊息會被 LINE 看光光嗎?

banner

區塊客 2020/06/24

你是否曾有過這樣的疑慮?像 LINE 這樣的通訊軟體,如果他們願意,有辦法偷看我們傳給朋友的訊息或圖片嗎? 我想大部分人的答案是肯定的。只是,這些通訊軟體大家都在用,雖然偶爾覺得心裡毛毛的,但好像也只能選擇「相信廠商」,並告訴自己:「像 LINE 這樣的大公司應該不敢做壞事吧?!」 越來越多的「商業溝通」甚至是「政府會議」是透過即時通訊來傳遞,COVID-19 疫情爆發以來 Google Meet 每日使用量成長 30 倍,單日參與 Google Meet 會議的人數已超過 1 億人。 如果有一天,人們心中的天秤產生了動搖,人類的技術已經準備好可以不依賴 Google 的善良了嗎? 今年四月視訊會議軟體 Zoom 被質疑將資料傳送至中國,加上創辦人袁征華裔的身份,觸動了許多人的敏感神經,包含台灣在內,許多國家及組織下令禁用 Zoom,改以其他視訊軟體替代,如 Cisco Webex、Microsoft Teams 或 Google Meet。 資訊安全的目標是保護資訊及資訊系統免受未經授權的進入或破壞,通常並不考慮主人自己作惡的可能性。 這次事件之所以引起市場這麼大的反應,不只是所謂的程式漏洞(其它大廠每年的漏洞又何曾少過),筆者認為更大程度是:人們心中對 Zoom 這間公司的天秤發生了變化,與其說是「資安漏洞」更像是「信任崩潰」。 正因為我們對通訊服務廠商的內心契約是「相信你不會這麼做」而非「相信你無法這麼做」,所以當有一天,人們開始不信任這個服務商時,恐怕就不是資訊安全層級的事了。 信任的極致,是不需仰賴對任何單一主體的信任(Trustless),亦可與之展開合作。 像 Zoom 這樣的服務商,是否能像金庸筆下的葵花寶典「欲練神功,引刀自宮」,對自己加諸若干限制,從邏輯上直接證明自己不可能作惡?以下我們將花一些篇幅來探討這個重要的議題。 通訊隱私並不是什麼新鮮的訴求,WhatsApp、iMessage、LINE 等主流通訊服務近年來也都不約而同提出「端對端加密」來作為技術解方。我們不妨順著前人的思路,探討端對端加密的機制是否真的能夠證明廠商無法作惡。如果你對「端對端加密」有基本的了解,可以跳過這一段。 訊息加密:服務商讓自己變成只是加密訊息的傳輸者 似乎不難想像,假設小明與小美在 Zoom 開啟了視訊會議,只要小明這一端在視訊內容傳出前都先對其加密,而小美這一端收到後再加以解密,便可防止傳輸過程中有人偷看。 這便是「對稱加密法」- 目前應用最廣泛的加密法,成員之間「共享同一把密鑰」,密鑰用來對傳輸內容做加解或解密,只要保證密鑰安全,那麼成員之間通訊基本上就是安全的。 重點並不在於 Zoom 有沒有儲存資料或把資料傳到哪裡,而是資料是否經過加密,以及密鑰是否只有會議成員知道。 問題是…密鑰怎麼給到對方? 密鑰一旦涉及傳送,就又會回到老問題:中途被偷看了怎麼辦? 難道小明和小美每次溝通密鑰時,都得見上一面?(七O年代,在大銀行裡還真的有專門的職位,提著保險箱,飛到全世界各地給客戶送鑰匙。) 為了解決密鑰在傳輸時被竊的風險,後來人們想到了一個方法:利用「非對稱加密法」來處理一開始的密鑰溝通。現今我們每天使用到的各種網路服務,其數據加密過程都少不了這個環節,例如網頁的傳輸安全協定 HTTPS。 接下來,為了讓所有讀者能理解「無信任(Trustless)端對端加密」實現的可能性,以下先簡單介紹非對稱加密法應用於溝通密鑰的原理。 首先,小明和小美會各自在的一端,生成一組非對稱金鑰;金鑰一組兩把,透過數學算法同時產生,一把稱之為公鑰,另一把稱之為私鑰。(如下圖) 非對稱加密法有以下特性:若小明使用他的公鑰加密資料,則全世界只有小明的私鑰才解得開;相反的,若小明使用其私鑰加密(在應用上,常作為簽名用途),則全世界只有小明的公鑰才能夠解開。 這個方法實施時,所有人都得把自己的公鑰公開,好讓其他人可以找得到。我們就先假定大家是把自己的公鑰上傳到服務商 Zoom 那邊,並且因為服務商知道你是小明或小美,所以這把公鑰會跟小明或小美的身份綁定起來。(如下圖) 當要交換密鑰時,小明先到服務商那邊查詢得到「小美公鑰」,接著利用「小美公鑰」加密密鑰,再把結果用「小明私鑰」加密一次,然後透過服務商傳送給小美。(如下圖) 這時候小美,可以利用她從服務商那邊取得的「小明公鑰」解開第一層,如果成功解密,根據密碼學原理,就代表該資訊必定是小明私鑰所加密,因此驗證了資訊由小明發出。接著,小美再用自己的私鑰解開第二層,獲得最終資訊- 也就是小明要給小美的密鑰。只要確保小美私鑰只有她自己擁有,那就能確保任何人包括服務商 Zoom 也無法解開。(如下圖) 至此,小明和小美終於溝通好密鑰,可以利用那一把密鑰展開加密傳訊了。當然,實作上有更多的細節和變化,但大致不脫這個概念。 非對稱加密神奇地解決了密鑰溝通的問題。這時候,我們已經可以斷定廠商從此無法窺探通訊隱私了嗎?仔細思考一下,好像哪裡怪怪的… 從密碼學的邏輯來看,剛剛那套加密機制若要完全發揮效果,還有以下兩個條件必須先成立: 這一點沒有技術難度,只要公私鑰是在使用者的本地端產生,例如使用者手上的 App,並且本地端的程式碼必須開源,確保沒有任何後門程式偷偷上傳私鑰,便可以確保服務商拿不到私鑰了。 雖然本地端程式開源這個要求,對軟體公司來講有點為難,即使 2014 年就開始致力於端對端加密的 WhatsApp 都沒有做到,不過市面上還是有像 Telegram 或 Signal 這種既採用端對端加密又開源客戶端的服務。因此我們可以說,要滿足第一點已經不具備任何技術障礙。 題外話,Signal 是連 Edward Snowden 及密碼學大師 Bruce Schneier 都幫忙掛保證的通訊軟體。如果你對私密通訊有興趣,那也一定不能錯過 Signal 創辦人 Marlinspike 所創立的非營利組織 Open Whisper Systems。 2. 小明查詢小美公鑰時所拿到的那一把,必須真的是小美的 這恐怕就沒有第一點來得容易了,假設所有使用者都把公鑰上傳給服務商,而且查詢公鑰都找服務商詢問,那便永遠無法確保服務商給你的是真的小美公鑰,甚至服務商可以同時假冒小美與小明,從中竊取或修改訊息內容(即中間人攻擊,如下圖)。而後端程式是運行在服務商的環境,非用戶手上,所以即便開源,意義也不大。 這麼一來,似乎又繞回問題的原點「我們還是得信任服務商」,信任他們會誠實地保管所有使用者的公鑰,並且誠實地回答所有使用者對於公鑰的查詢。 只要服務商願意,他還是「能夠」竊聽使用者間的私密通訊! 可以這麼說,通訊軟體服務商應該是全世界知道最多秘密的了。現今我們所仰賴的網路服務,確實完全建立在服務商不會做惡的基本假設之下: Google 這麼大,應該不會為了我個人這一點小小的隱私,就自毀前程吧! 服務商跟客戶之間就就靠著這一道博弈心理達到了納許均衡:相對於作惡,不作惡對服務商更有利;相對於拒絕使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用下去,對使用者更有利。這個地基所搭起的商業信任,還是相當牢固的,支撐了現今世界許許多多的商業行為。 當然不是,這只是中心化解法的極限。 我們回顧一下問題的核心,最終欠缺一個完美的公鑰佈告欄 (即公鑰基礎建設 Public Key Infrastructure,以下稱 PKI),按照剛才的邏輯: PKI 要可被審計追蹤 (Audit trail),最好公開透明,因為公鑰不怕被偷看,就怕被偷偷改掉;它必須確保高度的可使用性 (High Availability and Replication),不可拒絕使用者對公鑰的查詢,因為一旦查不到公鑰,對方就相當於失去身份了 ; 這不正是區塊鏈最擅長的事嗎?區塊鏈具有:紀錄透明、可追溯、不可竄改、多節點共同確保 Fault Tolerance、任何節點都可提供查詢等特性;若將 PKI 搭建在區塊鏈之上,就可以確保公鑰不被調包且一定查得到,完全可以從技術層面直接限制單一主體作惡的可能性,使通訊服務達到真正的 Trustless。(筆者所在的公司 BSOS 便曾經與重量級的客戶合作,共同嘗試「公鑰基礎建設結合區塊鏈」的可行性。) 從商業的角度來看,這兩種解法最大區別在於「維持信任所需的成本」 當企業與用戶的關係是建立在 「信任企業」的基礎上,那就注定了企業必須不斷地透過各種「間接」的方式撐起這一道信任,而且隨著天秤另一端的持續累積,這成本恐將永止境的擴大。常見的信任成本有: 相反的,Trustless 的信任成本並不是逐年攀升的無底洞。以上述的區塊鏈 PKI 來說,可能只需要數十個參與者來擔任節點,也就是約數十台伺服器的運作成本,就可以搭起一個可信的區塊鏈 PKI,服務一家甚至多家企業。若 PKI 是建置在以太坊這樣的公有鏈上,甚至可以省去初期的搭建成本,改為紀錄上鏈時支付手續費。如此一來,這些「引刀自宮」的企業,信任成本幾乎可恆定,不再需要耗費那麼龐大的資源來取信於客戶。 Trustless 的實現,不只降低了大企業維持信任的成本,更有價值的是,它降低了小規模創新服務被人們信任的門檻,整個社會的交易成本及創新價值都可能被重新建構。 利用區塊鏈作為公鑰基礎建設,也是實現「自主身份」(Self-Sovereign Identity,以下稱 SSI)的重要路徑之一,關乎民眾是否能「真正擁有」對自己身份的支配權及數位行為的控制權。例如:跟著人走的醫療數據、可信賴的公民投票…等,這些常被提起的未來理想,都有賴於可信的公鑰基礎建設。 關於區塊鏈 PKI 或 SSI 議題,雖技術上已趨近完備,但實現的路途卻十分遙遠,例如「使用者的社會身份如何綁定到公鑰」執行起來難度就非常高,甚至需要政府或公民組織共同參與打造基礎建設。本文僅就通訊服務商 trustless 的可能性,提供一條新的思路,未來有機會我們也可以專文探討 SSI。 筆者因工作的關係,經常都在回答朋友這個問題:區塊鏈可以拿來做什麼? 這個問題不容易回答的原因在於,區塊鏈解法並不在人們過去熟悉的問題解決框架內,就如同本文提及,在中心化解法到達極限、商業信任成本不可承受時,區塊鏈才翩然而至,以分散式的方式化解信任危機。關於區塊鏈思維,BSOS 非常樂意與大家共同交流。 這篇文章的目的,主要是希望藉由 Zoom 的事件,創造一個場景脈絡,與讀者共同去思考:區塊鏈技術在碰撞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問題(雖然 PKI 只是眾多區塊鏈應用的其中之一),並且提供一種衡量區塊鏈應用價值的「商業視角」: 降低信任成本(降低交易成本) 已經讀到這裡的你,答案是什麼呢?在我們第一線從業人員的眼中,區塊鏈肯定不是 YouTuber 老高口中說的「二十一世紀的最大謎團」。對我們來說,區塊鏈一點都不神秘,甚至有時候還有點枯燥,但是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它所要解決的,的確是紮紮實實的硬問題,而且這兩三年來,全球已經有許多像 BSOS 這樣公司正在以區塊鏈思維,解決某些特定問題,並不斷推進這個領域的疆界。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Facebook 金融科技夢碎? WhatsApp 線上支付突遭喊卡

banner

區塊客 2020/06/24

社交媒體巨頭 Facebook 旗下通訊軟體 WhatsApp 日前在巴西首波推出線上支付功能,不過,當地媒體今(24)日稍早報導,才開通不到一個月,這項新服務就遭巴西央行「緊急喊卡」,並下令 VISA 、萬事達卡必須暫停為 WhatsApp 處理轉帳,否則將面臨重罰和行政制裁。 當地媒體獲得官方消息證實,巴西央行之所以喊停 WhatsApp 線上服務,正是為了「維護適當的競爭環境」, 中央銀行做出這一決定的動機是要維護適當的競爭環境,以確保可互操作、快速、安全、透明、開放和廉價的支付系統能持續運作。 巴西央行續稱,隨著 WhatsApp 這項新服務的面世,如果監管機構沒有事先對其進行分析,很可能會對巴西當地支付系統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害,「特別是在競爭、效率和數據隱私方面」。 因此,巴西央行現階段的首要任務就是必須先爭取時間,然後仔細評估:「WhatsApp 線上支付服務對當地金融業是否會構成風險」,同時驗證這項服務的合規性。 不過,巴西央行同時也表示,評估後若無不妥,WhatsApp 線上支付功能很可能會跟央行即將推出的類區塊鏈數位支付系統——「PIX」進行整合。對此,WhatsApp 發言人表示,該公司將全力支持 PIX 項目,他如是說, 我們支持中央銀行的數位支付項目 PIX,並將與我們的合作夥伴一起致力跟中央銀行合作,待 PIX 上線之後,也將整合我們的系統。 此前,Facebook 執行長 Mark Zuckerberg 曾發文表示,WhatsApp 線上支付功能首先只會在巴西推出,接下來會擴及到其他多個國家。數據顯示,WhatsApp 在巴西擁有超過 1.2 億用戶,約佔該國總人口的 57%。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協助追蹤加密貨幣交易?ING 集團率先祭出「轉帳規則」協定

banner

區塊客 2020/06/24

向來積極投入區塊鏈技術發展的荷蘭國際集團(ING Bank)表示,已經成功開發出一種協定,能夠協助加密貨幣交易所、數位資產處理公司遵循國際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小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的轉帳規則(Travel Rule)。 這項由 ING 發起、目前被稱為轉帳規則協定(TRP)的解決方案,也獲得渣打銀行、富達數位資產公司和 BitGo 等知名加密貨幣領域公司的支持。 國際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小組在 2018 年 10 月建議,把虛擬資產服務提供業者納入該組織的防制洗錢任務職責範圍內,這促進了一系列技術解決方案和訊息標準。 然而,ING 的最新發展,是首度有銀行參與加密貨幣的轉帳規則解決辦法。ING 的數位資產區塊鏈倡議主管 Hervé Francois 表示: 身為區塊鏈、分散式帳本技術的創新領導者,ING 見到有關資產擔保和原生證券代幣上述為資產領域的機會增加。為了監管優先,我們積極參與不同的工作小組,以支持這一新興生態體系的標準化,最終率先被大規模採用。 焦點放在機構的轉帳規則協定獲得 InterVASP 工作小組的部分支持,該小組公布 IVMS-101 標準,以便讓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VASP)能統一透過訊息轉帳的標準格式。根據加密貨幣媒體見到的轉帳規則協定文件,內容顯示: 我們正在提議一種協調管理基礎架構的方式,該架構能為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成員提供一種查詢位址實體是否存在的方式。位址實體是由法律實體辨識公鑰資訊來定義。 一名接近 ING 的消息人士表示,該銀行去年開始尋求為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小組數位資產「第 16 條建議」尋找解決方案,目的是要了解產業發展情勢,並且為銀行尋找商機。該消息人士說: 坦白說,ING 並未考慮做任何有關加密貨幣資產和比特幣等支付代幣之事。 目前的焦點較偏向證券代幣等。 報告指出,這項協議具有表現層狀態轉換(RESTful)的 API,基本上是種將數據從網路上某處傳到另一處的方法。參與其中的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必須能夠公布位址實體,如此一來,就會把位址機構的身份和資料進行連結。 這名銀行消息人士表示:「你可以把它比擬為比較像是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 SWIFT(1970 年代以來存在的銀行間訊息系統)。它可以用於私人目的,也可以是開源程式碼,而且可被人們用來交換交易資訊。」 ING 向來以在區塊鏈領域高度創新而聞名,例如參與零知識證明等強化隱私的技術。 這項轉帳規則「實驗」的重點在於,像是 ING 與渣打這類銀行,在悄悄地向加密貨幣和受監管的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的世界接近。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你以為你在理財嗎?DeFi 玩家:其實你在被套利

banner

區塊客 2020/06/24

這句話的前半段可以送給 Compound 了,Compound 依然開啟瘋狂之路。至於後半句,希望它也可以做到。 套利者,已經瘋狂地湧向 Compound ,用自有資金或借貸資金開始抵押借貸挖礦套利,演繹了人性的貪婪和資本永不眠。  2020 年 6 月 16 日,是 Compound 瘋狂的開始,含蓄點說是向用戶分發治理代幣 COMP,簡單直接點說是借貸即挖礦。 說兩點瘋狂之處:鎖倉量翻 6 倍,治理代幣 COMP 漲了 14 倍,成為 DeFi 市值第一。 根據 DeFi Pulse 數據顯示,6 月 22 日晚 Compound 平台上鎖定的代幣美元總價值已漲至 5.57 億美元,而在 6 月 16 日之前平台上鎖定的代幣美元總價值才 0.9 億美元,短短幾天時間漲了 6 倍多。 曾經的 DeFi 龍頭老大 Maker 如今被按在地上摩擦,鎖倉量被超越。 Compound 能在短短幾天時間內暴漲的鎖倉量,都是為了來挖 COMP 的,再直接點說是為了高額利息而來。 6 月 9 日時,大家在為 DeFi 市值重返 20 億美元而歡呼,如今在 Compound 的助力之下,DeFi 的市值已經邁過了 60 億美元。 6 月 22 日晚, COMP 價格為 256 美元,總市值也已超過 MKR ,成為 DeFi 領域第一。 那這 COMP 的收益如何呢?由於 Compound 沒有預售,但其股權投資者可以獲得代幣,可以看成 COMP 代幣的初始價格。 Compound 在種子輪融資 820 萬美元,A 輪融資 2500 萬美元,一共募資 3320 萬美元,分配了 2,396,000 枚 COMP 代幣。那麼 COMP 價格=3320 萬美元/2396000=13.856 美元。 而 Compound Team 在 COMP 開挖的第一天,在 Uniswap 上放上 2000ETH / 25000 COMP 交易對,即給 COMP 上所定價為:1 COMP= 0.08 ETH,即 18.4 美元。  意味著 COMP 從「私募輪」到現在漲將近 18 倍,從開盤價到目前漲了將近 14 倍。 Compound 如此火,那麼其他 DeFi 產品會跟進嗎?  在 DeFi 生態中,根據 dapp.review 數據,一共有 8 款抵押借貸產品,分佈在 3 個平台上,即 ETH、EOS、TRX,以 ETH 鏈上的為主。 從是否發幣的角度可分為: 發幣的項目:Maker(MKR)、Compound(COMP)、Aave(Lend) 無幣的項目:Nuo network、Dharma、lendf.me 而這些項目的抵押借貸模式,可分為四種模式: 1、Maker DAO,穩定幣模式,類比當舖,只貸不借; 2、Compound,流動池交易模式,類比銀行,隨存隨取; 3、Dharma,P2P 撮合模式,類 P2P 貸款,無法隨借隨還; 4、Aave,閃貸,無抵押貸款,轉為套利而準備。  曾經的老大 Maker 已經被按下去了,Dharma 模式因缺乏流動性整體欠佳,Aave 雖有閃貸一大套利功能但只適合少數機構用戶使用。還有誰能打呢?  如果從抵押借貸的模式上看,Maker、Compound、Aave 三者各有特點,能相互抗衡,而且三者都有自己的代幣,為何單 COMP 如此牛逼呢? 來看一組數據,根據 compound.finance 數據統計,6 月 22 日平台支付的利息為:211861 美元;而挖出來的 COMP 代幣為 2880 枚,如果按 250 美元的價格計算,則為 720000 美元。  720000 美元>211861 美元 這意味什麼?難道區塊鏈世界提前進入到負利率時代嗎?借錢還給倒貼錢了嗎?當然不是。因為 Compound 的盈利能力和 COMP 的價格已經脫鉤了。  超級君對於 COMP 的火爆感慨到:Defi 比 Dapp 的能量大多了。這條微博的評論區道出了真諦,DeFi 就是把 Dapp 整的那些沒用的前戲去掉,直入主題,就是要搞錢,當然酣暢淋漓! 看到這個,是否想起 ICO 的瘋狂,各種 ICO 的項目靠什麼賺錢呢?項目盈利嗎?不是,靠的是故事和拉盤能力。  對於 DeFi 的火爆場面,V 神也出來降溫。 這種降溫作用大嗎?可能像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因為,大家都是衝著錢來的,只要賺錢的血腥味在,資本瘋狂的湧入就不會停止。 Compound 究竟有多暴利,看白特冪做的一個數據統計,如下圖。 不管是存錢,還是借錢多能獲利,利率還非常高。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從目前統計數據看,借錢的人獲利比存錢的人更高。那麼錢從哪裡來呢?來自 COMP 的二級市場交易。  這麼高的利率,自然少不了套利者,比如反复抵押借貸來挖礦。 部分人覺得抵押借貸不會爆倉,於是按最大量進行抵押借貸來挖 COMP,事實太殘酷,穩定幣一丟丟波動,導致抵押借貸爆倉了。 這樣的爆倉,只能說太貪心了,沒搞懂規則,後果只能自負了。但有搞懂規則的中心化平台借貸,開始用別人的錢去「無風險」挖礦套利了。 2、機構入場套利,中間商賺差價 DeBank 數據顯示,6 月 18 日,中心化借貸平台 NEXO 向 Compound 存入 2000 萬 USDT ;6 月 19 日, NEXO 又再次向 Compound 存入 2800 萬 USDT;之後陸續向 Compound 存入資金進行挖礦套利,先後一共存入了約 6000 萬 USDT。而或許是受到輿論質疑的影響,NEXO 如今已經將存入 Compound 的 6000 萬 USDT 清倉。  但按存入時收益率計算,其年化收益率可達到 55.36%,而用戶在 NEXO 上的存 USDT 的利率為 10%。而中心化加密貨幣借貸服務商 Genesis 也表示,由於用戶借貸在到 Compound 上抵押借貸套利,如今穩定幣的借貸利率正在上升。 也就是說,用戶到中心化平台借貸,再到去中心化借貸平台抵押賺取利差,甚至是 NEXO 這樣的中心化平台親自下場到去中心化平台借貸,套利操作下,幾方都能吃到肉,但風險,誰擔還不知道。 從用戶的角度來看,你以為你把錢出借給借貸平台做穩健投資獲利,卻不知道在被別人用來套利。 NEXO 上的存款利率 10%,已經挺高的了。而許多中心化平台的利息,不算 COMP 的獎勵,存款利息都沒有 Compound 高,比如抹茶的 USDT 活期存款利息為 3.88%。而 Compound 的存款利息一開始為 11%,現在降低為 4.66%。 對於,用戶存款利息低於 Compound 的存款利息的借貸項目來說,如果直接用用戶的資產去 Compound 套利,化身為中間商,賺差價,真香。 這幾天時間,Compound 的鎖倉量從 0.9 億美元漲到 5.4 億美元,這裡面會有多少像 NEXO 一樣的借貸平台的操作模式呢? Compound 是去中心化的借貸平台,雖然沒有跑路的風險,但這不意味著很安全,風險來自於代碼風險,畢竟去中心化抵押借貸平台 lendf.me 就在今年 3 月份被盜了。 隨著 COMP 的持續火熱,COMP 挖礦套利也更新了玩法。某個賬號抵押了 1.3 億個 BAT 到 Compound,在 Compound 平台上 BAT 的存款利率 26%,借貸利率達到了 33%。  BAT 挖出來的 COMP 914 個,佔 COMP 一天挖礦量的 1/3。 於是 COMP 挖礦套利也更新了玩法: 1)抵押 ETH/USDC/DAI 2)借 BAT 3)BAT 轉入小號 4)小號抵押 BAT,借 Ox 5)0x 轉入大號抵押,借 BAT 如此循環借貸套利,風險也升級了,畢竟 BAT 波動大,抵押借貸就容易爆倉,而且如果 COMP 價格暴跌,那麼挖到的 COMP 不足以支撐借貸利息。 玩法越多,風險就越大,畢竟進入一個純玩錢的遊戲,缺乏價值支撐的結果就是泡沫破滅,問題在於泡沫什麼時候破。 如今 COMP 開啟了這樣火熱的局面,把 Dapp 的玩法直接升級為資本套利,COMP 價格能維持多久不可知。 對於 Compound 借貸平台來說,已經成功出圈,並獲得大量用戶。 對於 Compound 上存款的人來說,如果 COMP 價格維持不住,少了一部分利潤,但相對其他借貸平台來說,利潤還是可觀。 對於 COMP 二級市場玩家來說,風險一直很大,能暴漲就能暴跌。 值得一提的是,正在本文將發之時, Compound 在推特表示,社區成員創建了治理提案 010。該提案內容包括,調整 COMP 產出速度,從每個以太坊區塊轉出 0.5 COMP(原計劃每天產出約 2880 個 COMP)降至 0.44 COMP,同時將抵押 BAT、ZRX 和 REP 借出其他資產的係數由 10% 提高至 50%。 截止發稿,此提案的讚成率高達 99.98%。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Wirecard 前執行長涉做假帳被補!檢方:不排除有共犯

banner

區塊客 2020/06/24

德國支付巨頭、多家加密貨幣信用卡的發行商 Wirecard 深陷財務造假醜聞,經德國檢察官證實,公司前執行長 Markus Braun 因涉嫌做假帳昨(23)日已在德國被捕,法官諭令 500 萬歐元交保,交保後必須每周向警察報到一次。 區塊客上週報導, Wirecard 於 6 月 18 日公告稱,公司海外信託帳戶內價值約 19 億歐元(約合 21.3 億美元)不見蹤影;6 月 19 日,Markus Braun 辭去執行長一職時表示,消失的現金在菲律賓斷了線,菲律賓央行回應稱,這筆資金並沒有進入菲律賓金融體系;6 月 22 日,Wirecard 再次發表聲明稱,「19 億歐元現金」這筆帳可能不曾存在。 德國檢方稍早表示,Markus Braun 被控未據實呈報 Wirecard 帳目,並涉嫌與所謂第三方收單機構(acquirer)進行虛假交易,以此捏造收入、誇大公司資產負債表,來吸引投資者及客戶。此外,檢察官還表示,「這起事件不排除有共犯參與的可能性」,而 Wirecard 營運總監 Jan Marsalek 上周被停職後,已於前日被解除職務。 自事件爆發後,Wirecard 股價已下跌約 84% 至 16 美元。過去 53 周的時間內,該公司的股價最高曾觸及 159 歐元高點。回顧 2018 年 9 月,Wirecard 當時的市場估值一度達到 246 億歐元,並在德國 DAX 指數中取代德國商業銀行,與大眾、西門子、德銀等巨頭並肩,而今股價暴跌之後,該公司市值僅餘 29.4 億歐元。 隨著公司股價、債券一路崩跌,本周初有消息傳出,Wirecard 目前正與貸款人重新談判券債務條款,同時也在評估降低成本、重組、清算或終止業務部門等一系列措施,以維持公司營運。 值得注意的是,Wirecard 曾分別為兩家加密貨幣公司: Crypto.com、Tenx,發行 MCO Visa 卡和 Tenx 加密貨幣預付卡。消息傳出後,Crypto.com 執行長 Kris Marszalek 出面澄清,Wirecard 為他們發行的是金融卡,完全是採「預先撥款」制,這意味著客戶的法幣資金是由英國金管局(FCA)監管的電子貨幣機構(EMI)所持有,被存在獨立客戶的帳戶中。 按照 FCA 的要求,用戶資金會存放在另一家銀行(而不是 Wirecard)。換言之,Wirecard 並未替 Crypto.com 保管任何資產。 毫無疑問,這場亂局已威脅到 WIrecard 公司存亡,不過直到目前為止,由 Wirecard 發行的加密貨幣信用卡仍可正常使用。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Honeywell 量子電腦堪稱「全球最強」!我們的比特幣能安全到何時?

banner

區塊客 2020/06/23

美國工業巨頭 Honeywell 上週釋出消息稱,成功開發出「全球最強大」的量子電腦,量子體積達 64,性能是 IBM、Google 量子電腦的兩倍。目前,Honeywell 的量子電腦已如期上線,後續將開放給外部客戶使用。 Honeywell 雖是美國老牌的工業公司,專精於航太工業、自動控制、特殊材料、運輸系統等多個領域,但這幾年來開始積極轉向軟體研發,更相中量子電腦的趨勢、成立量子解決方案部門、研究量子運算的技術。目前, Honeywell 旗下跟量子相關的專案大約有上百名科學家、工程師、開發者參與,這家公司今年 3 月還透露,原來,Honeywell 在量子電腦的技術基礎已鑽研超過 10 年。 那麼,量子電腦技術會威脅到比特幣或區塊鏈嗎?這個問題可以從多個角度切入。 根據 2017 年 6 月一篇論文,量子電腦必須具有超過 2500 量子位元(qubits)的處理能力,才能打破比特幣所使用的 256 位元(bit)加密技術。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從理論上來說,量子電腦的所有者即可控制比特幣區塊鏈,換言之,比特幣的價格到時候就有可能會「歸零」。 不過,破解比特幣私鑰除了需要運算能力外,實際上還須合適的算法。舉例而言,比特幣加密算法主要有兩種:用於私鑰、公鑰的生成的「ECDSA 橢圓曲線數字簽名算法」和「用於公鑰生成錢包地址,以及挖礦時的工作量證明(PoW)」SHA256 哈希算法。 前提假設,若有足夠強的量子電腦結合專門用於分解因數的 Shor 算法,在軟硬體兼施的情況下,長時間的確是有可能通過公鑰破解出私鑰 。不過,量子電腦目前仍缺乏有效破解 SHA256 的算法,無法通過地址破解出公鑰,所以是安全的。 那麼,量子電腦是否會對比特幣挖礦產生影響呢?專家分析道,如同其他礦機,量子電腦在挖礦時還得逐個找隨機數去試,因此也只能大幅削減運算時間。再者,比特幣有難度調整機制,可以通過調整難度對抗來自量子電腦的算力增長,還可以通過升級 SHA256 算法(比如升級到 SHA384、SHA512)來增加挖礦難度。 此外,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執行長 Sundar Pichai 今年稍早曾提到,Google 預計能在 5 到 10 年的時間範圍內,讓量子電腦的性能提升到足以破解今天的加密技術。但時光變遷,技術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進步,關鍵是在 10 年後,區塊鏈技術早就是不一樣的光景了,到時候,產業界很可能早就解決了這一問題。 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也在 2019 年 10 月表示,針對這個議題,加密技術族群會有一個量子電腦無法破壞的替代方案。 這幾年比特幣的加密演算法正在不斷迭代、升級。業界也有聲音表示,只需把比特幣與區塊鏈加密演算法改成對抗量子加密演算法,就足以對抗量子電腦了,像是美國國家標準技術研究院(NIST)就曾推動量子加密演算法的競賽,期望能夠加速研發出能夠對抗量子電腦的區塊鏈演算法。 不過,隨著 Honeywell 近期傳出的消息,量子電腦很可能在 2022 年來臨前,就推進到破解區塊鏈與比特幣的水準。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 1
  • 2
  • 3
  • 4
  • 20

近期活動

  • Sway主持慘被換角!?蔡璧如下戰帖接棒當網紅!?
  • 區塊鏈大師系列講座-“分散共識:區塊鏈如何連結世界”
  • 第五屆《WHATs NEXT!5G超元年》數位行動產業高峰會

匯率轉換器

熱門貨幣

1
icon BITCOIN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1.3737%
  • 價格 $9098.49
  • 成交量(24h) $17,786,255,943
2
icon ETHEREUM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1.05761%
  • 價格 $227.24
  • 成交量(24h) $5,059,004,716
3
icon TETHER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21424%
  • 價格 $0.99963
  • 成交量(24h) $16,347,127,440
4
icon XRP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09332%
  • 價格 $0.176815
  • 成交量(24h) $1,050,636,884
5
icon BITCOIN CASH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59325%
  • 價格 $222.88
  • 成交量(24h) $1,733,630,721
6
icon CARDANO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3.16159%
  • 價格 $0.098015
  • 成交量(24h) $500,792,152
7
icon BITCOIN SV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1.04764%
  • 價格 $155.05
  • 成交量(24h) $724,270,350
8
icon LITECOIN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47446%
  • 價格 $41.45
  • 成交量(24h) $1,166,994,016
9
icon EOS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2.43705%
  • 價格 $2.44
  • 成交量(24h) $1,462,172,504
10
icon BINANCE COIN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2.6874%
  • 價格 $15.41
  • 成交量(24h) $133,959,807

貪婪指數

Crypto Fear & Greed Index

礦工費 & 處理時間 (Ethereum)

  • gas fastest

    Fastest

    ~m

    Gas Price (gwei):NaN

  • gas fast

    Fast

    ~m

    Gas Price (gwei):NaN

  • gas slow

    Slow

    ~m

    Gas Price (gwei):NaN

  • 礦工費越高將會加快您的交易處理速度

本網站不支援IE,請使用Chrome瀏覽器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