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今日情報

  • 今日情報
  • 獨立觀點
  • STAR BIT 精選

阿里巴巴旗下電商「考拉海購」採用區塊鏈系統強化溯源

banner

區塊客 2020/03/18

《新浪財經》3 月 17 日報導,中國電商巨擘阿里巴巴集團宣布,旗下跨境電商平台「考拉海購」(Koala)已於 3 月 16 日升級產品,引進全面連結、可追溯的區塊鏈系統,予以解決傳統跨境商品踪跡難查、商品和物流資訊不匹配、物流鏈責任難究等問題。 報導指出,阿里巴巴將螞蟻金服的區塊鏈技術整合考拉平台,可讓線上買家透過支付寶掃描 QR Code ,就能查看所購商品的詳細物流資訊。 據悉,更新後的考拉海購 App 將在「消費者完成購物後的訂單頁面」提供溯源圖標,並在原有的方位吊牌上新增區塊鏈 QR Code 和防偽指紋圖。考拉海購供應鏈質量經理趙杰臣表示, 區塊鏈對溯源最大的意義,是讓消費者知道自己的商品從哪來、去過哪、到哪去,用技術讓一切資訊更加透明化。 去年  9 月,阿里巴巴以 20 億美元全資收購網易的跨境電商平臺「考拉」,迄今仍維持以獨立品牌運營。 知情人士向陸媒透露,這套溯源區塊鏈系統是在收購案完成之後才研發的,目前已經覆蓋考拉海購所有自營商品,後續平台商家和海外直郵也將使用區塊鏈技術,未來將計劃覆蓋 62 國家地區、2,897 個產品類別和 7,432 個品牌。 媒體先前報導,航空運輸業者正因採用區塊鏈技術,年省 4,000 億美元。 泰國海關總署去年 8 月更宣布,正計劃利用 IBM 與海運巨頭快桅集團(MAERSK)共同開發的區塊鏈解決方案 Tradelens 來追蹤泰國港口的運輸情況,有望通過貨物追蹤和資訊共享來簡化運營流程。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 Telegram 官方頻道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比特幣暴跌致持倉量腰斬 63%,期貨市場還能玩什麼?

banner

區塊客 2020/03/18

全球金融市場受疫情蔓延影響紛紛下挫,比特幣上演瀑布式下跌。3 月 12 日晚間 30 分鐘內狂洩 2000 美元,從 7343 美元跌至 5500 美元,次日最低跌至 3950 美元。突如其來的行情瀑布下,二級市場「血流成河」,24 小時合約爆倉超過 38 億美元,高達 270 億元。 雖然期貨市場風險巨大,但加密市場向來不缺有冒險精神的投資者。根據 PAData 的統計,2 月 12 月 CoinGekco 收錄的期貨市場單日名義交易總額突破了 275.33 億美元。一個月後的 3 月 17 日,該網站收錄期貨市場的單日名義交易總額已經高達 386.49 億美元,增長率高達 40.37%。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大型交易所相繼持續發力期貨產品。從屢創新高的交易量和高速的產品迭代來看,這一市場已經成為了交易所角力的主戰場,而且還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交易所入局。  PAData 分析了 6 家提供期貨交易的平台共 135 個合約,其中部分是傳統大平台,部分是新興專業衍生品​​交易平台。發現過去一個月內,交易量上漲了 40%,但受制於幣價下跌,持倉量下跌 62.59%。  目前的期貨市場主要以交割合約和永續合約為主。根據 3 月 17 月 CoinGekco 的靜態數據,28 家提供期貨交易的交易所一共上線了 497 種交割合約,223 種永續合約和 6 種差價合約。其中,OKEx 上線的交割合約最多,共有 180 種,Binance 上線的永續合約最多,共有 24 種,唯一上線差價合約的 BEX 共推出了 6 種差價合約。 在當前的期貨市場中,各家交易所都有了不同的主打產品,例如 OKEx 的交割合約和 BEX 的差價合約。  從流動性來看,期貨市場近一個月的交易量有了很大的躍進。根據 3 月 17 月 CoinGekco 的截面靜態數據,28 家交易所 24 小時交易總量突破了 386.5 億美元,而 2 月 12 日這一數值只有 275.33 億美元,漲幅高達 40%。其中,Huobi DM 和 OKEx 的 24 小時交易量都突破了 50 億美元,BEX 也達到了 1.6 億美元。 雖然交易量上漲了,但是近一個月受比特幣突然下跌影響,持倉總額反而下跌了。3 月 17 日的數據顯示,28 家交易所 24 小時未平倉頭寸累計約 24.12 億美元,而 2 月 12 日這一數值約為 64.47 億美元,跌幅約為 62.59%。其中 BitMEX 和 OKEx 的持倉量超過 5 億美元,Binance 和 Deribit 的持倉量均跌至 3 億美元以下,BEX 的持倉量約為 1800 萬美元。  從期貨市場的標的資產來看,6 家交易所一共開通了 25 種資產的合約,其中 Binance 開通的資產種類最多,共涉及 24 種,其他交易所開通的資產種類大約在 10 種左右。 其中,BTC 是持倉量最大的資產,大約占到 6 家交易所總持倉量的 75.17%,其次是 ETH,持倉量約佔 5 家交易所總持倉量的 11.84%,EOS、BCH、LTC、 XRP、BSV 和 ETC 的持倉量佔比則介於 1%-3% 之間,而剩餘 17 種資產的持倉量佔比都低於 1%。  從 6 家交易所持倉量最高的 3 種合約的持倉量來看,在交割合約中,季度合約的持倉量要高於周和月度合約,尤其是當季合約和次季合約。 比如 BitMEX 上的 XBTM20(6 月到期,相當於次季合約)是 BitMEX 上持倉量僅次於 BTC 永續合約的產品,當前持倉量約為 0.8 億美元,XBTH20(3 月到期,相當於當季合約)的持倉量也較高,達到了 0.4 億美元。次季合約 BTC-USD-200626 是 OKEx 上的持倉量最高的產品,達到了 1.75 億美元,當季合約 BTC-USD-200327 次之,持倉量大約為 0.75 億美元。而在永續合約中,只有 BTC 永續合約的持倉量進入前 5,市場對其他資產的永續合約消化一般。BEX 目前的差價合約總持倉量已經突破了 1778 萬美元,其中 BTC 的差價合約持倉量最高,約為 900 萬美元。  期貨的風險偏好較高,加上加密貨幣幣價波動大,這使得加密貨幣期貨的風險較傳統期貨更高。如果遇到幣價在短時間內大幅度波動的情況,那麼爆倉的金額和單數也會隨之迅速攀升。  根據合約帝統計的爆倉數據,3 月 12 日和 13 日兩日,全網爆倉總額連續超過 20 億美元,其中 BitMEX 的 BTC 永續合約爆倉佔大多數。  為了改善永續合約的用戶體驗,降低永續合約的風險,BEX 交易所推出了差價合約。根據路透金融詞典的定義,差價合約泛指不涉及實物商品或證券的交換、僅以結算價與合約價的差額作結算的包含高槓桿效應的交易方式。  差價合約與永續合約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都是虛擬結算產品,都沒有交割日期。但 BEX 推出的差價合約在保證高槓桿效應的同時還改進了一般永續合約的交易體驗。  據 BEX 交易所的 CEO Charlie Meraud 介紹, BEX 對交易用戶最友好的一點,就是沒有點差。我們的差價合約價格是和現貨價格掛鉤的,現貨是多少,我們就是多少。而其它合約平台的期貨都有滑點。我們的差價合約真正做到了無針,除非現貨也出現了打針行情。 另外 BEX 的差價合約也沒有分攤,因行情劇烈波動導致的用戶穿倉損失,將由平台承擔,永久零穿倉分攤。 目前,BEX 已經上線 6 種差價合約,資產標的包括 BTC、ETH、BCH、EOS、LTC 和 XRP。 截至 3 月 17 日當天,BEX 差價合約的 24 小時交易額已經超過了 1.38 億美元,24 小時持倉量將近 2000 萬美元。其中,BTC/USDT 差價合約的 24 小時交易額超過了 8000 萬美元,持倉量約為 890 萬美元。其次,BCH/USDT 的 24 小時交易額也超過了 2000 萬美元,持倉量約為 386 萬美元。另外 EOS/USDT 和 LTC/USDT 的 24 小時交易額也都超過了 1500 萬美元。  指數期貨和利率期貨未來可期  目前的加密貨幣金融衍生品市場以商品期貨為主,其中又以交割合約和永續合約為主。交易所為了在金融衍生品市場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正在不斷推出新的期貨產品,比如期權合約和指數合約。  期權是在未來某個時間可以行使的一種權利,買入期權後,若到期日行使權利對買方有利,買方將通過行權獲得相應收入,賣方需要配合買方行權做出相應支出。若到期日行使權利對買方不利,買方可選擇不行權,賣方也無需配合行權做出相應支出。比如參考美式期權的 OKEx 期權合約是以代幣進行結算的期權合約產品,期權合約到期前,期權交易雙方都可提前平倉,提前解除自己的權利或義務,目前已經上線了 BTC 看漲期權和看跌期權。  除了期權合約以外,指數合約來源於傳統金融領域的股票價格指數期貨,是指以股價指數為標的的標準化期貨合約,雙方約定在未來的某個特定日期,可以按照事先確定的股價指數的大小,進行標的指數的買賣,到期後通過現金結算差價來進行交割。加密貨幣領域的指數期貨是指以加密貨幣指數為標的的期貨合約,比如有衍生品交易平台推出的神龍指數合約、平台幣指數合約、匿名幣指數合約等。  可以看到,目前加密貨幣領域的期貨產品創新主要以商品期貨為主,即期貨的資產標的為代幣,而金融期貨較少。這與加密貨幣市場缺少規範的,專業的,有背書的指數有關。隨著未來衍生品市場進一步成熟,金融期貨的開發還有很大空間,比如指數差價合約。另一方面,隨著存幣生息和抵押借貸產品的持續發展,利率期貨也值得期待。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 Telegram 官方頻道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最不容忽視的市場力量:礦池去年向交易所注入 70 萬枚比特幣

banner

區塊客 2020/03/17

一系列的工作使礦工成為數位資產市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們的競爭驗證了 BTC 交易的永久性並防止雙重消費。這取代了必須通過中央機構才能進行交易的需要,並且他們是將要出售的新 BTC 的來源。這引發了有關礦工權力的質疑。礦工之間競爭到底有多激烈,新 BTC 又如何進入市場? 利用 Chainalysis 的數據,我們可以定量地回答這些問題。協調各個礦工資源的礦池是正是該答案的關鍵。礦池在 BTC 挖礦中占主導地位,但礦池之間存在巨大的競爭。這表明網絡目前是且將來也會是安全的。 新的 BTC 傾向於通過火幣和 OKEx 這兩個主要交易所進入市場,但似乎其他交易所對礦池 BTC 的競爭也相當激烈。由於礦池需要法定貨幣來支付費用,因此與中國有關的交易所占主導地位,這裡是最容易將 BTC 兌換成人民幣(儘管不是直接)的地方,也進一步提供了礦工主要位於中國進行挖礦的證據。 現在 BTC 挖礦主要通過專業的礦池進行。2012 年之前,BTC 主要是由匿名人士開采的。這種情況在 2013 年發生了變化,大多數挖礦活動都是通過礦池進行的。礦池使單個礦工可以通過集體部署其資源,以便在池中更頻繁地開採 BTC,並共享收益。礦池還可以提供雲挖礦服務,客戶需要在雲挖礦中為代表其自身的挖礦行為付費。 隨著專用 ASIC 礦機使用的持續增加,獨立礦工向礦池的轉移也在不斷進行。如果沒有 ASIC,則挖礦將成為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並且價格將從每 BTC 數十美元上漲到數百美元。2019 年,著名的礦池獲得了 92%的挖礦獎勵,這是自 2016 年以來最低的水平,這表明近期一些礦工開始獨立挖礦,或者礦池在尋求更強的隱私性。 到 2020 年初,BTC 著名的礦池數量已從 2017 年 3 月的峰值 30 個降至 11 個。該數量下降與 2019 年第一季度 BTC 價格相對較低,且總哈希率翻了一番的時期相吻合。較低的法定貨幣獎勵和獲得獎勵所需的資源增加,可能導致了礦業資源的整合。 如果礦池的數量較少,則會增加單個礦池可以控制哈希率份額的風險,從而使得該礦池可以擾亂整個網絡。但是,自 2016 年以來,任何時候哈希率最大的礦池也從未超過總哈希率的 33%,2019 年,哈希率最大的礦池佔總哈希率的 16.8%,緊隨其後的第二和第三大礦池,哈希率分別佔 12.9%和 12.8%。這表明礦工已經將其哈希率分配到各個池中,從而不存在哈希率上占主導地位的礦池,儘管前四大礦池確實控制了大部分哈希率。 相對於 2017 與 2018 年,2019 年頂級礦池的競爭表現得更加激烈。2019 年全年,平均來看最大的礦池也僅僅在第一名的位置上停留了 4 個月,而與其他礦池如 BTC.COM、F2Pool、和 Poolin 在前四名的位置上相互輪換,而對比來看 2017 年最大的幾家礦池如 Antpool.com、BTC.com、在其相應的排名上停留了整整一年。排名前二之外的礦池的競爭總是非常激烈,每隔一兩個月其排名便會起起落落。 因此,儘管礦池相對較少,但並沒有某個礦池佔據主導地位,並且它們之間存在較強烈的競爭。這也表明了 BTC 的交易目前是完整而不受干擾的。它也揭示了去中心化的一個重要方面,即具有一定激勵性質的中心化。例如,礦工可以通過加入礦池來增加其總獎勵。但是,BTC 協議是開放的,這意味著礦工可以切換礦池,因此中心化並不意味著權利的集中。也就是說,挖礦決策的權利可以在其他方面中心化:礦池之間可以妥善合作;Bitmain 生產了大部分挖礦硬件。另我們還需要進一步研究以了解礦工哈希率的中心化程度如何,而不僅僅是他們加入礦池的中心化程度。 礦工除了具有可以驗證 BTC 交易的角色之外,他們還是新 BTC 的關鍵來源。自 2018 年以來,按挖礦時的價值計算,礦工共收到價值 123 億美元的 BTC,其中 94% 來自礦池。 礦池在收到 BTC 後不會長時間持有它。自 2017 年以來,礦池持有 BTC 的平均時間最長為 67 天。這一峰值出現在 2018 年 7 月,因為礦池在 2017 年末的價格止跌回升上漲後長期持有 BTC。隨著價格在 2018 年 7 月之後下跌,礦池將他們一直持有的 BTC 發送出去,即使價格上漲,這種趨勢即便在 2019 年 BTC 價格增長時也仍在繼續。這表明了兩點:首先,礦池分配給礦工的 BTC 越來越多;其次,他們自持的 BTC 庫存水平較低且並未增長。 礦池和礦工無法長時間持有其 BTC 的主要原因是:他們需要出售其 BTC 來換取法定貨幣,以支付諸如開展挖礦所需的電費之類的成本。因此,礦工將他們的 BTC 發送給交易所,或送到經紀人那裡,後者通常會在交易所出售,以換取法定貨幣。 由於交易者尋求獲取套利機會,流入交易所的所有 BTC 中幾乎將近 90%是來自其他交易所的。但這只是在不同的市場之間轉移 BTC,而並不會改變可用於買賣的 BTC 總量,因此它不會從根本上影響價格。 與之相反,當礦工將 BTC 發送到交易所時,他們也在向市場注入流動性。這增加了市場上 BTC 的供應量,從而可能會降低 BTC 價格。除了從其他交易所獲得的 BTC 外,礦池是 BTC 流入交易所的最重要來源,其次是託管錢包和商務服務。自 2017 年以來,交易所從服務中獲得的 BTC,有 28% 來自礦池(除去其他交易所流入)。 但是,礦池並不是新 BTC 進入市場的唯一來源。因為在個人錢包中留存以用作投資的 BTC 比待開采的 BTC 數量要更多。因此,如果將用於投資的 BTC 流入交易所,那麼市場流動性可能會大大增加。2020 年 3 月中旬的 BTC 價格下跌似乎就是符合這種情況。這類 BTC 還可以彌補因 BTC 減半而帶來的可用 BTC 數量的損失,BTC 減半將使挖出新區塊的獎勵從 12.5BTC 降至 6.25BTC。 當我們識別流向交易所的 BTC 後,我們就會確定其 BTC 價值來源的最終服務端(如礦池)。價值可能已經(而且大部分時間是通過)服務端之間的中間地址傳遞的,而不是通過直接轉移而直接從一個服務端轉移到另一個服務端。這些中間地址通常由未知的私人實體控制,例如從礦池接收 BTC 然後發送到交易所的礦工,或者發送給交易所 OTC 經紀商。也就是說,我們通過諸如礦工或經紀人之類的未知實體之間的任意數量的轉移來查看交易所對礦池的間接敞口,對比分析直接敞口,該行為可為我們了解整個網絡市場的運行狀況提供更為全面的了解。 作為一個整體而言,2019 年礦池發送 BTC 到 415 個不同的交易所,只有 2 個礦池只專門發送到一個交易所。儘管接收 BTC 的交易所有很多,但 2019 年 10 個主要交易所獲得了礦池所開采的 70 萬 BTC 中的 77%。火幣是主要的接收方,佔 29%,其次是 OKEx,佔 12%。 平均而言,在任何時候,從礦池接收到最多 BTC 的交易所收到的 BTC 僅佔交易所從礦池接收到的 BTC 總量的 25%。排名前 4 位的交易所平均共佔 54%。因此,似乎礦池傾向於集中向某些交易所發送 BTC。 然而,除了火幣在整個 2019 年一直保持排名第一,並且經常是新 BTC 流入的主要目的地之外,似乎其他爭奪 BTC 的交易所之間的競爭會更加激烈。除了排名前幾位的交易所,其他交易所很少能夠穩定維持其排名。2017 年是交易所排名特別動蕩的一年。礦工將 BTC 發送到韓國交易所以謀求從其高價的 BTC 中獲利。這一年 OKEx 的人氣飆升,而儘管 BTCC 關閉了,但礦工又迎來另外一個交易所—Binance。 由於礦池需要法定貨幣來支付費用,因此火幣和 OKEx 等與中國相關交易所的主導地位提供了表明礦工主要位於中國的證據。從這些交易所中,將 BTC 兌換成人民幣較為便利(儘管不能直接完成)。這也表明,這些交易所是 BTC 市場的主要流動性提供者,因為它們經常供應新的 BTC。 然而,前兩名交易所之外的競爭程度也表明,其他交易所都渴望吸引新 BTC 所帶來的流動性,因此它們可能會積極尋求與礦工合作。當交易所 BTC 的價格持續上漲時,礦工們似乎也會抓住該套利機會,就像以前在韓國發生的那樣。 挖礦通常被視為數位貨幣的神秘力量,也許是因為它是該類資產所獨有的特質。但是,正如本報告所表明的那樣,BTC 挖礦也似乎是一種合理行為,因為礦工在面對競爭時會做出使他們的回報最大化的決策,而正如中本聰所設計的那樣,這樣做會確保網絡的安全。 BTC 挖礦 vs BCH 挖礦:反映了對價格的看法 礦池不單只開採一種數位貨幣。對礦池來說,同時開採 BTC 和 BCH 是比較常見的,因為它們是通過相同的算法 SHA-256 進行開采的。這使得挖礦硬件可以為算法進行優化,從而使得礦池可以在挖掘任一幣種之間進行切換。其實礦池還開採以太坊,萊特幣和其他代幣,但是無法切換它們之間的專用硬件。 在 2019 年,總礦池中 59%的哈希率是來源於同時開採 BTC 和 BCH 的礦池。在這兩種數位貨幣之間,2019 年 95%的礦池哈希率專用於 BTC,高於 2018 年的 91%。因此,大多數礦池的哈希率都發生於可在兩幣種之間切換的池中,但是這種哈希率的絕大部分是用於 BTC 的。 BTC 在 2019 年的價值在 16 到 39 BCH 之間,因此總的來說開採 BTC 更有利可圖,因此它吸引了大多數哈希值。但是,隨著匯率的變化,礦池的確會切換一些哈希率。BCH 價格相對於 BTC 價格的百分比變化與 BCH 哈希率相對於 BTC 哈希率的百分比變化之間通常存在正相關。因此,當匯率變化時,一些礦池確實會切換哈希率,實際上有些礦池會自動切換。 我們不會期望兩者之間存在完美的相關性。它需要時間來開采和銷售:數小時到數天這取決於哈希率的份額。因此,切換哈希率分配的程度反映了礦池對這兩類資產短期價格的看法。如果匯率發生變化,但哈希率沒有變化,則意味著礦池認為將來匯率是會恢復正常的。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 Telegram 官方頻道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狂人日記】今天蹦迪,明天就進 ICU,如今的市場便是如此!3 月 17 日行情分析

banner

區塊客 2020/03/17

昨天是暴跌過後第一天開留言區,因為暴跌剛好趕上了周五,因此週末按照慣例是不開留言的,週一至週四開,週五至週日關,縱觀昨天大家的留言,主要分為以下幾種類型: 大部分留言都比較負面了,這種時候如果繼續尋底,這些人將會逐步崩潰,讓現在還抱有希望的人都進入這種負面情緒裡,目前距離這個狀態還比較遠,但好在,已經大部分人進入了這種情緒,只要市場持續走弱,就會逐步進入冰點,地量見地價,看到本輪真正的底部。 關於大資金入場,這件事我本以為沒什麼好解釋的,但看到大家產生了諸多懷疑,認為經濟危機都來了,主流市場的資金都跑了,幣圈怎麼可能有人佈局,狂人必須從比較宏觀的面上來告訴大家,雖然主流資產如股市都在暴跌,但不代表所有機構資金都跑光了,只是會有相對的減倉而已,大資金不像小散一樣,來去自由,之前紮根在幣圈的大資金,同樣如此。他們進來需要一個週期,出去更是需要很長時間,絕不是暴跌這幾天就能跑的掉。大資金往往都在長期佈局,看好的是未來 5-10 年的機會,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基金都是 10 年起鎖倉。所以幣圈的資金顯然不會因此而撤退,反而會因為如此大幅的下跌跌出機會,讓這些機構逐步買入看好的幣種。 關於華爾街,在 17 年大牛市和 19 年 4 月這一波,是由他們持續買入導致的一波上漲,而後在高點他們分別上線了芝加哥商品期貨交易所(CME)的比特幣期貨,以及美國證監會(SEC)批复的 BAKKT 交易平台,這便是華爾街進入幣圈的標誌性事件。這一波狂人昨天再次提及華爾街的入場,是因為看到了這條消息: Bakkt 獲 3 億美元 B 輪融資!官方:今夏推加密貨幣支付 App 微軟以及美國洲際交易所投了 3 億美金搞了個加密貨幣交易所,Microsoft 和 ICE 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公司就不用狂人介紹了,如果巨頭和華爾街不看好這個市場,請問他們為什麼會在比特幣腰斬後斥資 20 億人民幣打造一個交易所呢?如果華爾街壓根就不想正視幣圈,又何必在芝商所推出比特幣期貨和期權,又何必在腰斬之後加碼幣圈的生態呢?一切的行為都指向,大資金仍然在長期佈局這個市場,我們站在當下,看到的僅僅是幣價下跌了,產生了巨大的絕望情緒,而聰明的人,都會在這次的鑽石坑過後尋找屬於自己的機遇。 在這種情緒轉換之中,市場就完成了財富交替,最終賺錢的,仍然會是那些看的更遠的一群人,賺的是自己的認知錢,二八定律,永不改變。 比特幣: 比特幣昨天到今天的行情完全聯動了股市,主要就是聯動美股的盤前期貨,由於美股盤前期貨可以預期當晚美股走勢,因此比特幣會在美股開盤之前先行預期美股走勢,率先反應在幣價上,今天早間從 6 點開始,美股盤前期貨的走勢是這樣的: 比特幣是這樣的: 圖中看到,走勢基本是一致的,所以大家在判斷比特幣價格的時候,美股盤前期貨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先行指標,由於下午美股期貨以及 A 股仍然有機會向上,所以這個位置暫不看空,短期市場有望繼續反彈。 現在無論是美股 A 股還是幣圈,都是今天蹦迪明天 ICU,多空雙方互相送刀子追著對方跑,所以踏准節奏比持有更重要,跌多了就撈一點,漲多了就出一點,空頭壓倒性優勢短期已經消失了,進入了多空博弈區,所以昨天看跌今天看漲這種短期預判會成為常態,大家要習慣於現在的市場,別一味的看漲或看跌。 ETH: 相對比特幣弱一些,短期不參與。 XRP: 沒啥想說的,繼續聯動。 LTC: 反彈相對還不錯,如果看大餅反彈,可以考慮一些,強壓在 37。 BCH: 相對主流幣裡面走勢最強的,已經進入 180 附近的強壓區,如果能夠順利站上 190,有機會打開新的反彈空間,主流幣的風向標。 EOS: 聯動為主,壓力位 2.1。 ETC: 一會就減產了,市場沒啥反應,聯動為主。 BSV: 聯動,沒有爸爸 BCH 強。 ZEC: 進入 26 附近的壓力區,由於他的壓力位沒有其他主流那麼強,如果上漲起來相對更容易突破一些。 ADA: 聯動,壓力位 0.0268。 市場就這德行,節奏把握好了,這行情比牛市還來勁,因為波動大,風險相對可控,但能不能感受到這種節奏的變化,就要靠自己的真本事了,比特幣的強壓力在 5580,支撐在 4800 了,這種節奏下,狂人只能幫大家到這了,至於中間的小波段,只能看大家各自的本領了。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 Telegram 官方頻道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Bakkt 獲 3 億美元 B 輪融資!官方:今夏推加密貨幣支付 App

banner

區塊客 2020/03/17

近來,受新冠病毒疫情擴散及國際油價下跌雙重衝擊,全球金融市場動蕩加劇,即便正值多事之秋,但紐約證券交易所母公司洲際交易所集團(ICE)旗下比特幣期貨交易平台 Bakkt 依然迎來好消息。 3 月 16 日,Bakkt 宣布完成 3 億美元 B 輪融資,投資人包括洲際交易所集團(ICE)、波士頓顧問集團、微軟公司的創投基金 M12、Goldfinch Partners 和 Pantera Capital。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幾家公司也曾於去年 1 月出資參與 Bakkt 的第一輪籌資。 根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官網上的公開數據顯示,Bakkt 這次 B 輪融資是於 3 月 13 日結束,但當天比特幣報價 3,916 美元,觸及多個月低點。Bakkt 新任執行長 Mike Blandina 在聲明中提到,新到位資金將用於開發數位資產核心服務,例如:公司預計將在今年夏季推出的加密貨幣支付 App。 此外,Bakkt 還在近期剛完成對忠誠度計劃提供商 Bridge2 Solutions 的收購。因此,Bakkt 即將推出的加密貨幣支付 App 未來有望結合點數技術與架構,將加密貨幣的廣泛採用再進一步推向極致,足以證明 Bakkt 正試圖擴大和瞄準零售型客戶群。 Mike Blandina 就表示,儘管加密貨幣市值達 1 萬億美元,但對於很多消費者而言,使用加密貨幣仍然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因此,Bakkt 希望能通過新款的支付 App,將飛行里程、紅利積分、遊戲資產等各式各樣的代幣聚合到單一的數位錢包內,方便用戶管理、交易之餘,還能將數位資產轉換為現金。 截止發稿時,部分正在使用星巴克行動 App 的用戶發現,已可使用「Bakkt Cash」作為支付選項。對此,星巴克表示, Bakkt 的支付選項仍在測試當中,預計這項新舉措將能吸引到更多的客戶。 延伸閱讀???? Bakkt 真正價值在哪?一文看懂紐交所微軟星巴克投資策略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 Telegram 官方頻道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百度工程師監守自盜!濫用公司上百台服務器「挖礦」被判 3 年

banner

區塊客 2020/03/17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一份判決書指出,百度一名安姓服務器運營維護工程師在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透過技術手段在 155 台百度服務器上進行挖礦以獲取門羅幣,最終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 3 年,罰款 1,100 人民幣,並沒收違法所得 10 萬人民幣 。 判決書顯示,2018 年 4 月,安某通過技術手段讓 155 台服務器下載挖礦腳本,轉而將百度的運算資源上傳到哈希網站,藉此挖取門羅幣,再以比特幣進行結算。據悉,安某是從哈希網站將比特幣提現到 otcbtc.com 網站,再將比特幣出售後,獲利約 10 萬人民幣。 案發時,安某的哈希網站帳戶中還有約 1.44 枚比特幣,otcbtc.com 網站內則存有大概 1.5 枚比特幣。直到同年 6 月,百度通過安全管理監控系統發現大量服務器運行異常,所以通過調取後台操作日誌發現,服務器倍加造挖礦腳本,而操作人就是安某。 經調查發現,安某非法控制百度 155 台服務器,為百度造成直接經濟損失 2.7 萬人民幣。不過,截止發稿時,百度並未回應媒體置評請求。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 Telegram 官方頻道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加強流動性!MakerDAO 考慮新增支援 USDC 作為抵押品

banner

區塊客 2020/03/17

去中心化金融(DeFi)領域的龍頭業者 MakerDAO 正身處於不確定的市場環境中,面臨流動性風險。根據 3 月 16 日發布的社群貼文,MakerDAO 社群正考慮新增支援穩定幣 USDC,以作為協助抵禦流動性風險的抵押品選項。 延伸閱讀???? 以太幣「價崩」MakerDAO 前景受壓?使出「殺手鐧」償還 400 萬美元呆帳 USDC 是由高盛集團投資的金融科技公司 Circle 以及加密貨幣交易所 Coinbase 聯手創建的美元穩定幣。據悉,MakerDAO 的基礎開發團隊是在 3 月 16 日美東時間上午 11 點開會,並討論讓 USDC 成為抵押品配接器(Adaptor) 的程式碼。 根據討論區貼文,此舉將允許鎖定 USDC、生成 DAI,也可以出售 DAI 換回 USDC,藉此恢復 DAI 的流動性,並且讓幣值掛勾降回至 1 美元。同時,這也能讓金庫(Vault)持有人可在不用承受 DAI 掛勾美元高額損失的情況下關閉金庫。 不過,這篇貼文也提到幾個不利因素。根據作者的看法,支援 USDC 作為抵押品將降低 DAI 的去中心化「純度」,也就是不再由百分百由去中心化的資產進行擔保,另外,此舉還會增加監管上的風險。 對此,一名 MakerDAO 代表對 USDC 會削弱去中心化的觀點提出反對意見。他表示, DAI 是去中心化的,因為沒有中央機構來生成(鑄造)、保管或准許人們使用 DAI。每個人都是自行完成上述一切過程,這也是為何社群正推動這套系統規範(parameter)的原因。 這名代表還提及,社群一直在討論:是否能夠將各種資產用作抵押品,而這當中就有一些資產並不是去中心化的,就像是代幣化證券,若真如此,MKR 持有人是不是就不應該接受這些資產?就憑擔保資產來評斷 DAI 究竟是不是去中心?代表認為,這是個錯誤的做法。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 Telegram 官方頻道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洞察穩定幣:2 月以來淨增發 5.6 億,前百巨鯨緊握 70% 籌碼

banner

區塊客 2020/03/17

穩定幣的變化深刻反映了市場的變化。當加密貨幣市場價格突然暴跌時,穩定幣成為投資者的對沖工具。在上週市場劇烈波動期間,USDT 佔據了 BTC 交易的 60%-75%,且 USDT 場外價格和美元相比屢屢錄得高溢價。 雖然近期各類穩定幣也頻頻增發,但穩定幣市場的格局自 2018 年來一直是以 USDT 為首,各種 USDT 的總市場份額基本穩定在 80% 以上,TUSD、USDC、BUSD 等新興穩定幣不溫不火,只佔據較少一部分市場,並且在流動性上高度依賴一至兩個交易所。另外,穩定幣的籌碼仍然高度集中,儘管 TOP 5 的人均持幣量佔比下降了一半,但 TOP 100 的巨鯨仍舊掌握了約 70% 的籌碼。 雖然整體宏觀市場格局並無大變化,但近來穩定幣市場仍然出現一些值得關注的新動向。比如,除了 USDT 在多條公鏈上啟動「印鈔機」以外,USDC、USDE、NUSD 等新興穩定幣也頻繁增發。穩定幣與 DeFi 產生了更多聯繫,除了 USDC 率先進軍借貸市場以外,WETH、WBTC、HBTC 等錨定主流代幣的新型泛穩定幣也展現了巨大的可能。除此之外,新玩家已經入場,公鏈和交易所發行(或合作發行)的穩定幣顯露後來居上之勢。 PAData 聯合全球 DApp 數據服務平台 DAppTotal 回顧分析今年 2 月以來的穩定幣鏈上數據,在全面展示穩定幣的當下的同時,以期為理解未來穩定幣市場的走向提供參考。 USDT 一直是穩定幣市場的龍頭老大,在 2018 年 9 月以前,其市值佔比始終穩定在 95% 以上。但受發行方 Tether 的信任危機及其與 Bitfinex 的糾紛影響,自 2018 年 10 月開始,USDT 的市值佔比持續下跌,至 2019 年 1 月時各類 USDT 的總市值份額已經跌至 70% 左右,為歷史最低點。此後 USDT 在多條公鏈上開啟「印鈔機」,至 2019 年 4 月後,各種 USDT 的市值佔比已經回升至 80% 以上,並維持至今。 根據最新數據顯示,截至 3 月 9 日,OMNI-USDT、ERC20-USDT、TRC20-USDT 和 EOS-USDT 四種 USDT 的總市值佔比已經達到了 83.10%,約為 49.54 億美元。 除此之外,USDC 佔據了第二把交椅,截至 3 月 9 日,市值約為 4.59 億美元,佔比約為 7.70%。其次市值佔比超過 1%,即超過 6000 萬美元的還有 PAX、TUSD、BUSD 和 DAI,分別佔比約為 3.36%、2.17%、1.64% 和 1.20%。 從 USDT 內部結構來看,Tether 進一步轉向 ERC20-USDT 的行動已經較為明朗,目前 ERC20-USDT 的市值佔 USDT 市值的比重高達 61.35%,佔穩定幣總市值的比重也已經達到了 50.99%。今年 2 月底後 ERC20-USDT 市值佔比所有提高,其中兩個比較明顯的節點分別是 2 月 20 日和 3 月 5 日,當天 ERC20-USDT 的市值佔比環比增長分別為 5.27% 和 3.94%。與此同時,TRC20-USDT 的市值和占比均有所下降,環比降幅分別為 5.25% 和 0.11%。 2 月來累計淨增發 5.62 億增發與市場情緒弱負相關 今年以來,各類穩定幣增發/銷毀頻繁。根據統計,2 月 1 日至 3 月 9 日期間,穩定幣共增發 268 次,相當於日均增發 7 次,共計銷毀 220 次,相當於日均銷毀 6 次。其中,DAI、NUSD、USDC、USDE、BUSD 增發和銷毀頻繁,累計均超過 50 次,增發和銷毀次數最多的 NUSD 和 DAI 達到了 76 次。另外,ERC20-USDT 在此期間只有增發,沒有銷毀,共計增發 6 次。 此期間,各類穩定幣累計增發 15.53 億美元,累計銷毀 9.81 億美元,累計淨增發 5.62 億美元。其中,ERC20-USDT 累計淨增發(因無銷毀,實際等於增發)7.40 億美元,成為市場流動性的主要來源。 其次,BUSD 累計淨增發 0.57 億美元,USDC 累計淨增發 0.18 億美元。另外 USDC、EOSDT、USDS、USDx 也分別淨增發 10 萬美元以上。  除此之外,其餘穩定幣在 2 月以來的淨增發均為負,其中 TRC20-USDT 縮水 2.16 億美元,PAX 縮水 0.26 億美元,DAI、NUSD、GUSD 和 USDE 也都縮水 10 萬美元以上。  穩定幣目前的主要職能是承擔交易媒介,為了進一步觀察市場流動性,即穩定幣淨增發金額與市場走向之間的潛在關係,PAData 分析了穩定幣淨增發與 alternative.me 市場恐慌指數 [ 1] 之間的皮爾森係數,當數值的絕對值越高時,兩者的相關性越強。 根據 alternative.me 的定義,恐慌指數的數值越小,市場越恐慌,數值越大,市場越貪婪。因此,若穩定幣淨增發金額與市場恐慌指數呈正相關時,可以認為高淨增發金額與貪婪相關,低淨增發金額與恐慌相關,反之則可以認為,高淨增發金額與恐慌相關,低淨增發與貪婪相關。根據統計,穩定幣的整體淨增發金額與市場情緒無統計相關,但各穩定幣的表現又各有不同。 其中,相關性較高的是透明度更高的去中心化穩定幣 USDx,其 2 月以來的淨增發金額與前 7 天平均恐慌指數和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均成高度負相關,與當天恐慌指數呈現微弱負相關。USDx 是 dForce 推出的錨定一籃子美元穩定幣的穩定幣,持幣可以在藉貸平台 Lendf.Me 上獲得收益。高度負相關的可能原因是,在行情不好的時候,USDx 的持幣人選擇為藉貸池子提供流動性以獲取貸款收益,相當於獲得穩健的存款理財收益。但是同樣可以實現貸款收益的 DAI 和 USDC 等資產沒有表現出這種強關聯。 另一個相關性高較高的情況是 2 月以來 TRC20-USDT 的淨增發與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之間呈現高度負相關。這意味著,TRC20-USDT 淨增發的後一周幣價下行,市場較為恐慌。  2 月以來鏈上交易突破 466 億,DAI 交易與市場情緒高度相關 從穩定幣的鏈上交易情況來看,2 月以來,穩定幣的鏈上交易次數達到了 523 萬次,其中僅 ERC20-USDT 就達到 354.6 萬次,佔比約為 67.8%,其次,TRC20- USDT、OMNI-USDT 和 USDC 的鏈上交易次數也都突破了 30 萬次。 同期穩定幣鏈上交易總額突破 466 億美元,ERC20-USDT 鏈上交易總額達到 305.29 億美元,佔比約為 65.51%,TRC20-USDT、OMNI-USDT 和 USDC 的鏈上交易總額也都突破 30 億美元。 無論從鏈上交易次數來看,還是從鏈上交易額來看,除了 ERC20-USDT、TRC20-USDT、OMNI-USDT 和 USDC 數據表現較好以外,其他穩定幣的交易次數和交易額都不高。  PAData 進一步分析了穩定幣鏈上交易量與 alternative.me 市場恐慌指數之間的皮爾森係數,當數值的絕對值越高時,兩者的相關性越強。根據統計,從整體看,穩定幣的鏈上交易量與市場情緒之間無統計相關。 但從各個穩定幣的層面來看,相關性較高的有 DAI,其鏈上交易量與前 7 天平均恐慌指數、當天恐慌指數和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都呈高度正相關,這意味著當 DAI 鏈上交易額高時,前後一周的市場情緒都較為貪婪,與之情況較為類似的還有 sUSD。另外,GUSD 的鏈上交易量與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呈現負相關,即當 GUSD 鏈上交易量高時,後一周的市場情緒通常較為恐慌。而目前佔據「半壁江山」的 ERC20-USDT 的鏈上交易量與前後一周的市場情緒基本都無關。 但必須要強調的是,上述相關性分析受到時間範圍的影響和製約,其相關性可能具有一定程度的隨機性,對於穩定幣的鏈上數據與二級市場行情之間的相關性還需要更長時間範圍的跟踪。另外,這種相關性不可理解為因果關係,也即不可作為投資決定的主要參考因素。  籌碼集中度大幅降低交易量來源高度集中 截至 3 月 9 日,OMNI-USDT 共有 33.61 萬個持幣地址,ERC20-USDT 共有 89.67 萬個持幣地址,USDC 共有 10.74 萬個持幣地址,TUSD 共有 2.46 個持幣地址,DAI 共有 3.77 萬個持幣地址。USDT 在用戶層面依然有著巨大的領先優勢。 根據統計,平均每種穩定幣餘額 TOP 100 的地址掌握各穩定幣總流通量的 70.19%,其中發行時間最早的 OMNI-USDT 籌碼集中度最高,TOP 100 的地址總餘額佔比達到了 87.62%, DAI 的籌碼集中度最低,TOP 100 的地址總餘額佔比約為 52.57%。         如果將巨鯨地址的範圍進一步縮小至餘額 TOP 5,平均每個巨鯨的持有量佔比約為 6.35%,即平均 7.8 個錢包地址就可以控制一個穩定幣一半的流通量。根據 PAData 於 2018 年的統計的數據,這一數值大約為 12.75%,當前的籌碼集中度大約較一年前下降一半。可見隨著行業的深入發展,穩定幣的用戶規模已經有了較明顯的擴大。 這裡需要指出的是 OMNI-USDT 和 TUSD 最大的巨鯨都掌握了 18% 左右的市場流動性,但 OMNI-USDT 的地址是 Tether Treasury,如果去掉這兩個極端高值,穩定幣巨鯨地址的平均實際籌碼佔比可能低於 6.35%。 雖然巨鯨籌碼集中度有了較明顯的下降,但除了 USDT 以外,穩定幣的交易額(這里分析是未經校準的名義交易量)主要依賴一至兩個交易所的狀況並未得到改善。這意味著,在事實上,除了 USDT 具有廣泛的交易媒介功能以外,其他穩定幣在承擔這一功能時具有較明顯的局限性。 根據 CoinGekco 的數據,名義交易量尤為集中的穩定幣有 USDE,其 100% 的交易量都來自 eTorox,nUSD 有 99.97% 的交易量來源於 KuCoin,BUSD 作為 Binance 推出的穩定幣,有 98.09% 的交易量來源於 Binance 本身。此外,EOSDT、EURS、GUSD、TUSD、USDC 的交易量中都有 50% 以上來源於 1 家交易所。  穩定幣的發行主體和錨定標的發生新變化 除了 USDT 以外,大多數穩定幣都與個別交易所深度捆綁,無論是主動為之抑或被動為之。這使得交易所入場穩定幣成為順理成章的事,而原來的穩定幣發行方改行做起了穩定幣發行解決方案供應商。比如 Binance 聯合 PAX 推出的穩定幣 BUSD,Huobi 也發行過 HUSD,從交易入口層面轉化其他美元穩定幣。但從穩定幣市場的總體表現來看,交易所穩定幣不溫不火,而且其發展高度依賴交易所的交易業務,很難跨出交易所的生態系統,或者這些穩定幣根本也無意跨出交易所。 與交易所穩定幣情況類似的還有公鏈穩定幣,比如 Tron 定製版 USDT,Ontology 定製版 PAX,這些致力於生態建設的公鏈認為與穩定幣聯盟可以為其上的 DApp 增加流動性,也可以帶動企業級應用開發,還可以降低普通用戶使用 DApp 的門檻擴大用戶群體。但目前來看,無論是 TRC20-USDT 還是 EOSUSDT 還是 ONT-PAX 帶給公鏈的能量還十分有限,TRC20-USDT 的市值佔比近期還略有下降,並不似 ERC20-USDT 那樣爆發。 近期隨著 DeFi 的發展,一批封裝 ETH 和 BTC 的 ERC20 泛穩定幣開始接踵出現,比如 WETH、WBTC、HBTC、imBTC、EBTC 等。之所以稱之為泛穩定幣是因為其內核與法幣穩定幣是相似的,都是 1:1 錨定某種資產發行的代幣。這些 ERC20 泛穩定幣的主要應用場景是 DeFi,其出現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受制於代幣協議和跨鏈技術,BTC 和 ETH 等主流代幣無法跟上 DeFi 的發展需求,而這些泛穩定幣的出現有利於在現有技術框架下促進主流資產融入 DeFi。 數據說明: [1] alternative.me 的恐慌指數量化自比特幣的相關數據,包括波動率(25%)、成交量(25%)、問卷調查結果(15%)、社交媒體文本分析(15%)、市場份額(10%)和趨勢(10%)。但比特幣是當前加密貨幣市場的主導貨幣,佔據了超過 60% 的市場份額。並且根據以往的相關性分析來看,比特幣的幣價漲跌與其他如 ETH、BCH、XRP、EOS 等主流幣的漲跌高度正相關。因此這一指數也適用於觀察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的情緒。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 Telegram 官方頻道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此期間,各類穩定幣累計增發 15.53 億美元,累計銷毀 9.81 億美元,累計淨增發 5.62 億美元。其中,ERC20-USDT 累計淨增發(因無銷毀,實際等於增發)7.40 億美元,成為市場流動性的主要來源。 其次,BUSD 累計淨增發 0.57 億美元,USDC 累計淨增發 0.18 億美元。另外 USDC、EOSDT、USDS、USDx 也分別淨增發 10 萬美元以上。  除此之外,其餘穩定幣在 2 月以來的淨增發均為負,其中 TRC20-USDT 縮水 2.16 億美元,PAX 縮水 0.26 億美元,DAI、NUSD、GUSD 和 USDE 也都縮水 10 萬美元以上。  穩定幣目前的主要職能是承擔交易媒介,為了進一步觀察市場流動性,即穩定幣淨增發金額與市場走向之間的潛在關係,PAData 分析了穩定幣淨增發與 alternative.me 市場恐慌指數 [ 1] 之間的皮爾森係數,當數值的絕對值越高時,兩者的相關性越強。 根據 alternative.me 的定義,恐慌指數的數值越小,市場越恐慌,數值越大,市場越貪婪。因此,若穩定幣淨增發金額與市場恐慌指數呈正相關時,可以認為高淨增發金額與貪婪相關,低淨增發金額與恐慌相關,反之則可以認為,高淨增發金額與恐慌相關,低淨增發與貪婪相關。根據統計,穩定幣的整體淨增發金額與市場情緒無統計相關,但各穩定幣的表現又各有不同。 其中,相關性較高的是透明度更高的去中心化穩定幣 USDx,其 2 月以來的淨增發金額與前 7 天平均恐慌指數和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均成高度負相關,與當天恐慌指數呈現微弱負相關。USDx 是 dForce 推出的錨定一籃子美元穩定幣的穩定幣,持幣可以在藉貸平台 Lendf.Me 上獲得收益。高度負相關的可能原因是,在行情不好的時候,USDx 的持幣人選擇為藉貸池子提供流動性以獲取貸款收益,相當於獲得穩健的存款理財收益。但是同樣可以實現貸款收益的 DAI 和 USDC 等資產沒有表現出這種強關聯。 另一個相關性高較高的情況是 2 月以來 TRC20-USDT 的淨增發與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之間呈現高度負相關。這意味著,TRC20-USDT 淨增發的後一周幣價下行,市場較為恐慌。  2 月以來鏈上交易突破 466 億,DAI 交易與市場情緒高度相關 從穩定幣的鏈上交易情況來看,2 月以來,穩定幣的鏈上交易次數達到了 523 萬次,其中僅 ERC20-USDT 就達到 354.6 萬次,佔比約為 67.8%,其次,TRC20- USDT、OMNI-USDT 和 USDC 的鏈上交易次數也都突破了 30 萬次。 同期穩定幣鏈上交易總額突破 466 億美元,ERC20-USDT 鏈上交易總額達到 305.29 億美元,佔比約為 65.51%,TRC20-USDT、OMNI-USDT 和 USDC 的鏈上交易總額也都突破 30 億美元。 無論從鏈上交易次數來看,還是從鏈上交易額來看,除了 ERC20-USDT、TRC20-USDT、OMNI-USDT 和 USDC 數據表現較好以外,其他穩定幣的交易次數和交易額都不高。  PAData 進一步分析了穩定幣鏈上交易量與 alternative.me 市場恐慌指數之間的皮爾森係數,當數值的絕對值越高時,兩者的相關性越強。根據統計,從整體看,穩定幣的鏈上交易量與市場情緒之間無統計相關。 但從各個穩定幣的層面來看,相關性較高的有 DAI,其鏈上交易量與前 7 天平均恐慌指數、當天恐慌指數和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都呈高度正相關,這意味著當 DAI 鏈上交易額高時,前後一周的市場情緒都較為貪婪,與之情況較為類似的還有 sUSD。另外,GUSD 的鏈上交易量與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呈現負相關,即當 GUSD 鏈上交易量高時,後一周的市場情緒通常較為恐慌。而目前佔據「半壁江山」的 ERC20-USDT 的鏈上交易量與前後一周的市場情緒基本都無關。 但必須要強調的是,上述相關性分析受到時間範圍的影響和製約,其相關性可能具有一定程度的隨機性,對於穩定幣的鏈上數據與二級市場行情之間的相關性還需要更長時間範圍的跟踪。另外,這種相關性不可理解為因果關係,也即不可作為投資決定的主要參考因素。  籌碼集中度大幅降低交易量來源高度集中 截至 3 月 9 日,OMNI-USDT 共有 33.61 萬個持幣地址,ERC20-USDT 共有 89.67 萬個持幣地址,USDC 共有 10.74 萬個持幣地址,TUSD 共有 2.46 個持幣地址,DAI 共有 3.77 萬個持幣地址。USDT 在用戶層面依然有著巨大的領先優勢。 根據統計,平均每種穩定幣餘額 TOP 100 的地址掌握各穩定幣總流通量的 70.19%,其中發行時間最早的 OMNI-USDT 籌碼集中度最高,TOP 100 的地址總餘額佔比達到了 87.62%, DAI 的籌碼集中度最低,TOP 100 的地址總餘額佔比約為 52.57%。         如果將巨鯨地址的範圍進一步縮小至餘額 TOP 5,平均每個巨鯨的持有量佔比約為 6.35%,即平均 7.8 個錢包地址就可以控制一個穩定幣一半的流通量。根據 PAData 於 2018 年的統計的數據,這一數值大約為 12.75%,當前的籌碼集中度大約較一年前下降一半。可見隨著行業的深入發展,穩定幣的用戶規模已經有了較明顯的擴大。 這裡需要指出的是 OMNI-USDT 和 TUSD 最大的巨鯨都掌握了 18% 左右的市場流動性,但 OMNI-USDT 的地址是 Tether Treasury,如果去掉這兩個極端高值,穩定幣巨鯨地址的平均實際籌碼佔比可能低於 6.35%。 雖然巨鯨籌碼集中度有了較明顯的下降,但除了 USDT 以外,穩定幣的交易額(這里分析是未經校準的名義交易量)主要依賴一至兩個交易所的狀況並未得到改善。這意味著,在事實上,除了 USDT 具有廣泛的交易媒介功能以外,其他穩定幣在承擔這一功能時具有較明顯的局限性。 根據 CoinGekco 的數據,名義交易量尤為集中的穩定幣有 USDE,其 100% 的交易量都來自 eTorox,nUSD 有 99.97% 的交易量來源於 KuCoin,BUSD 作為 Binance 推出的穩定幣,有 98.09% 的交易量來源於 Binance 本身。此外,EOSDT、EURS、GUSD、TUSD、USDC 的交易量中都有 50% 以上來源於 1 家交易所。  穩定幣的發行主體和錨定標的發生新變化 除了 USDT 以外,大多數穩定幣都與個別交易所深度捆綁,無論是主動為之抑或被動為之。這使得交易所入場穩定幣成為順理成章的事,而原來的穩定幣發行方改行做起了穩定幣發行解決方案供應商。比如 Binance 聯合 PAX 推出的穩定幣 BUSD,Huobi 也發行過 HUSD,從交易入口層面轉化其他美元穩定幣。但從穩定幣市場的總體表現來看,交易所穩定幣不溫不火,而且其發展高度依賴交易所的交易業務,很難跨出交易所的生態系統,或者這些穩定幣根本也無意跨出交易所。 與交易所穩定幣情況類似的還有公鏈穩定幣,比如 Tron 定製版 USDT,Ontology 定製版 PAX,這些致力於生態建設的公鏈認為與穩定幣聯盟可以為其上的 DApp 增加流動性,也可以帶動企業級應用開發,還可以降低普通用戶使用 DApp 的門檻擴大用戶群體。但目前來看,無論是 TRC20-USDT 還是 EOSUSDT 還是 ONT-PAX 帶給公鏈的能量還十分有限,TRC20-USDT 的市值佔比近期還略有下降,並不似 ERC20-USDT 那樣爆發。 近期隨著 DeFi 的發展,一批封裝 ETH 和 BTC 的 ERC20 泛穩定幣開始接踵出現,比如 WETH、WBTC、HBTC、imBTC、EBTC 等。之所以稱之為泛穩定幣是因為其內核與法幣穩定幣是相似的,都是 1:1 錨定某種資產發行的代幣。這些 ERC20 泛穩定幣的主要應用場景是 DeFi,其出現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受制於代幣協議和跨鏈技術,BTC 和 ETH 等主流代幣無法跟上 DeFi 的發展需求,而這些泛穩定幣的出現有利於在現有技術框架下促進主流資產融入 DeFi。 數據說明: [1] alternative.me 的恐慌指數量化自比特幣的相關數據,包括波動率(25%)、成交量(25%)、問卷調查結果(15%)、社交媒體文本分析(15%)、市場份額(10%)和趨勢(10%)。但比特幣是當前加密貨幣市場的主導貨幣,佔據了超過 60% 的市場份額。並且根據以往的相關性分析來看,比特幣的幣價漲跌與其他如 ETH、BCH、XRP、EOS 等主流幣的漲跌高度正相關。因此這一指數也適用於觀察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的情緒。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 Telegram 官方頻道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其次,BUSD 累計淨增發 0.57 億美元,USDC 累計淨增發 0.18 億美元。另外 USDC、EOSDT、USDS、USDx 也分別淨增發 10 萬美元以上。  除此之外,其餘穩定幣在 2 月以來的淨增發均為負,其中 TRC20-USDT 縮水 2.16 億美元,PAX 縮水 0.26 億美元,DAI、NUSD、GUSD 和 USDE 也都縮水 10 萬美元以上。  穩定幣目前的主要職能是承擔交易媒介,為了進一步觀察市場流動性,即穩定幣淨增發金額與市場走向之間的潛在關係,PAData 分析了穩定幣淨增發與 alternative.me 市場恐慌指數 [ 1] 之間的皮爾森係數,當數值的絕對值越高時,兩者的相關性越強。 根據 alternative.me 的定義,恐慌指數的數值越小,市場越恐慌,數值越大,市場越貪婪。因此,若穩定幣淨增發金額與市場恐慌指數呈正相關時,可以認為高淨增發金額與貪婪相關,低淨增發金額與恐慌相關,反之則可以認為,高淨增發金額與恐慌相關,低淨增發與貪婪相關。根據統計,穩定幣的整體淨增發金額與市場情緒無統計相關,但各穩定幣的表現又各有不同。 其中,相關性較高的是透明度更高的去中心化穩定幣 USDx,其 2 月以來的淨增發金額與前 7 天平均恐慌指數和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均成高度負相關,與當天恐慌指數呈現微弱負相關。USDx 是 dForce 推出的錨定一籃子美元穩定幣的穩定幣,持幣可以在藉貸平台 Lendf.Me 上獲得收益。高度負相關的可能原因是,在行情不好的時候,USDx 的持幣人選擇為藉貸池子提供流動性以獲取貸款收益,相當於獲得穩健的存款理財收益。但是同樣可以實現貸款收益的 DAI 和 USDC 等資產沒有表現出這種強關聯。 另一個相關性高較高的情況是 2 月以來 TRC20-USDT 的淨增發與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之間呈現高度負相關。這意味著,TRC20-USDT 淨增發的後一周幣價下行,市場較為恐慌。 從穩定幣的鏈上交易情況來看,2 月以來,穩定幣的鏈上交易次數達到了 523 萬次,其中僅 ERC20-USDT 就達到 354.6 萬次,佔比約為 67.8%,其次,TRC20- USDT、OMNI-USDT 和 USDC 的鏈上交易次數也都突破了 30 萬次。 同期穩定幣鏈上交易總額突破 466 億美元,ERC20-USDT 鏈上交易總額達到 305.29 億美元,佔比約為 65.51%,TRC20-USDT、OMNI-USDT 和 USDC 的鏈上交易總額也都突破 30 億美元。 無論從鏈上交易次數來看,還是從鏈上交易額來看,除了 ERC20-USDT、TRC20-USDT、OMNI-USDT 和 USDC 數據表現較好以外,其他穩定幣的交易次數和交易額都不高。  PAData 進一步分析了穩定幣鏈上交易量與 alternative.me 市場恐慌指數之間的皮爾森係數,當數值的絕對值越高時,兩者的相關性越強。根據統計,從整體看,穩定幣的鏈上交易量與市場情緒之間無統計相關。 但從各個穩定幣的層面來看,相關性較高的有 DAI,其鏈上交易量與前 7 天平均恐慌指數、當天恐慌指數和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都呈高度正相關,這意味著當 DAI 鏈上交易額高時,前後一周的市場情緒都較為貪婪,與之情況較為類似的還有 sUSD。另外,GUSD 的鏈上交易量與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呈現負相關,即當 GUSD 鏈上交易量高時,後一周的市場情緒通常較為恐慌。而目前佔據「半壁江山」的 ERC20-USDT 的鏈上交易量與前後一周的市場情緒基本都無關。 但必須要強調的是,上述相關性分析受到時間範圍的影響和製約,其相關性可能具有一定程度的隨機性,對於穩定幣的鏈上數據與二級市場行情之間的相關性還需要更長時間範圍的跟踪。另外,這種相關性不可理解為因果關係,也即不可作為投資決定的主要參考因素。  籌碼集中度大幅降低交易量來源高度集中 截至 3 月 9 日,OMNI-USDT 共有 33.61 萬個持幣地址,ERC20-USDT 共有 89.67 萬個持幣地址,USDC 共有 10.74 萬個持幣地址,TUSD 共有 2.46 個持幣地址,DAI 共有 3.77 萬個持幣地址。USDT 在用戶層面依然有著巨大的領先優勢。 根據統計,平均每種穩定幣餘額 TOP 100 的地址掌握各穩定幣總流通量的 70.19%,其中發行時間最早的 OMNI-USDT 籌碼集中度最高,TOP 100 的地址總餘額佔比達到了 87.62%, DAI 的籌碼集中度最低,TOP 100 的地址總餘額佔比約為 52.57%。         如果將巨鯨地址的範圍進一步縮小至餘額 TOP 5,平均每個巨鯨的持有量佔比約為 6.35%,即平均 7.8 個錢包地址就可以控制一個穩定幣一半的流通量。根據 PAData 於 2018 年的統計的數據,這一數值大約為 12.75%,當前的籌碼集中度大約較一年前下降一半。可見隨著行業的深入發展,穩定幣的用戶規模已經有了較明顯的擴大。 這裡需要指出的是 OMNI-USDT 和 TUSD 最大的巨鯨都掌握了 18% 左右的市場流動性,但 OMNI-USDT 的地址是 Tether Treasury,如果去掉這兩個極端高值,穩定幣巨鯨地址的平均實際籌碼佔比可能低於 6.35%。 雖然巨鯨籌碼集中度有了較明顯的下降,但除了 USDT 以外,穩定幣的交易額(這里分析是未經校準的名義交易量)主要依賴一至兩個交易所的狀況並未得到改善。這意味著,在事實上,除了 USDT 具有廣泛的交易媒介功能以外,其他穩定幣在承擔這一功能時具有較明顯的局限性。 根據 CoinGekco 的數據,名義交易量尤為集中的穩定幣有 USDE,其 100% 的交易量都來自 eTorox,nUSD 有 99.97% 的交易量來源於 KuCoin,BUSD 作為 Binance 推出的穩定幣,有 98.09% 的交易量來源於 Binance 本身。此外,EOSDT、EURS、GUSD、TUSD、USDC 的交易量中都有 50% 以上來源於 1 家交易所。  穩定幣的發行主體和錨定標的發生新變化 除了 USDT 以外,大多數穩定幣都與個別交易所深度捆綁,無論是主動為之抑或被動為之。這使得交易所入場穩定幣成為順理成章的事,而原來的穩定幣發行方改行做起了穩定幣發行解決方案供應商。比如 Binance 聯合 PAX 推出的穩定幣 BUSD,Huobi 也發行過 HUSD,從交易入口層面轉化其他美元穩定幣。但從穩定幣市場的總體表現來看,交易所穩定幣不溫不火,而且其發展高度依賴交易所的交易業務,很難跨出交易所的生態系統,或者這些穩定幣根本也無意跨出交易所。 與交易所穩定幣情況類似的還有公鏈穩定幣,比如 Tron 定製版 USDT,Ontology 定製版 PAX,這些致力於生態建設的公鏈認為與穩定幣聯盟可以為其上的 DApp 增加流動性,也可以帶動企業級應用開發,還可以降低普通用戶使用 DApp 的門檻擴大用戶群體。但目前來看,無論是 TRC20-USDT 還是 EOSUSDT 還是 ONT-PAX 帶給公鏈的能量還十分有限,TRC20-USDT 的市值佔比近期還略有下降,並不似 ERC20-USDT 那樣爆發。 近期隨著 DeFi 的發展,一批封裝 ETH 和 BTC 的 ERC20 泛穩定幣開始接踵出現,比如 WETH、WBTC、HBTC、imBTC、EBTC 等。之所以稱之為泛穩定幣是因為其內核與法幣穩定幣是相似的,都是 1:1 錨定某種資產發行的代幣。這些 ERC20 泛穩定幣的主要應用場景是 DeFi,其出現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受制於代幣協議和跨鏈技術,BTC 和 ETH 等主流代幣無法跟上 DeFi 的發展需求,而這些泛穩定幣的出現有利於在現有技術框架下促進主流資產融入 DeFi。 數據說明: [1] alternative.me 的恐慌指數量化自比特幣的相關數據,包括波動率(25%)、成交量(25%)、問卷調查結果(15%)、社交媒體文本分析(15%)、市場份額(10%)和趨勢(10%)。但比特幣是當前加密貨幣市場的主導貨幣,佔據了超過 60% 的市場份額。並且根據以往的相關性分析來看,比特幣的幣價漲跌與其他如 ETH、BCH、XRP、EOS 等主流幣的漲跌高度正相關。因此這一指數也適用於觀察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的情緒。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 Telegram 官方頻道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同期穩定幣鏈上交易總額突破 466 億美元,ERC20-USDT 鏈上交易總額達到 305.29 億美元,佔比約為 65.51%,TRC20-USDT、OMNI-USDT 和 USDC 的鏈上交易總額也都突破 30 億美元。 無論從鏈上交易次數來看,還是從鏈上交易額來看,除了 ERC20-USDT、TRC20-USDT、OMNI-USDT 和 USDC 數據表現較好以外,其他穩定幣的交易次數和交易額都不高。  PAData 進一步分析了穩定幣鏈上交易量與 alternative.me 市場恐慌指數之間的皮爾森係數,當數值的絕對值越高時,兩者的相關性越強。根據統計,從整體看,穩定幣的鏈上交易量與市場情緒之間無統計相關。 但從各個穩定幣的層面來看,相關性較高的有 DAI,其鏈上交易量與前 7 天平均恐慌指數、當天恐慌指數和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都呈高度正相關,這意味著當 DAI 鏈上交易額高時,前後一周的市場情緒都較為貪婪,與之情況較為類似的還有 sUSD。另外,GUSD 的鏈上交易量與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呈現負相關,即當 GUSD 鏈上交易量高時,後一周的市場情緒通常較為恐慌。而目前佔據「半壁江山」的 ERC20-USDT 的鏈上交易量與前後一周的市場情緒基本都無關。 但必須要強調的是,上述相關性分析受到時間範圍的影響和製約,其相關性可能具有一定程度的隨機性,對於穩定幣的鏈上數據與二級市場行情之間的相關性還需要更長時間範圍的跟踪。另外,這種相關性不可理解為因果關係,也即不可作為投資決定的主要參考因素。  籌碼集中度大幅降低交易量來源高度集中 截至 3 月 9 日,OMNI-USDT 共有 33.61 萬個持幣地址,ERC20-USDT 共有 89.67 萬個持幣地址,USDC 共有 10.74 萬個持幣地址,TUSD 共有 2.46 個持幣地址,DAI 共有 3.77 萬個持幣地址。USDT 在用戶層面依然有著巨大的領先優勢。 根據統計,平均每種穩定幣餘額 TOP 100 的地址掌握各穩定幣總流通量的 70.19%,其中發行時間最早的 OMNI-USDT 籌碼集中度最高,TOP 100 的地址總餘額佔比達到了 87.62%, DAI 的籌碼集中度最低,TOP 100 的地址總餘額佔比約為 52.57%。         如果將巨鯨地址的範圍進一步縮小至餘額 TOP 5,平均每個巨鯨的持有量佔比約為 6.35%,即平均 7.8 個錢包地址就可以控制一個穩定幣一半的流通量。根據 PAData 於 2018 年的統計的數據,這一數值大約為 12.75%,當前的籌碼集中度大約較一年前下降一半。可見隨著行業的深入發展,穩定幣的用戶規模已經有了較明顯的擴大。 這裡需要指出的是 OMNI-USDT 和 TUSD 最大的巨鯨都掌握了 18% 左右的市場流動性,但 OMNI-USDT 的地址是 Tether Treasury,如果去掉這兩個極端高值,穩定幣巨鯨地址的平均實際籌碼佔比可能低於 6.35%。 雖然巨鯨籌碼集中度有了較明顯的下降,但除了 USDT 以外,穩定幣的交易額(這里分析是未經校準的名義交易量)主要依賴一至兩個交易所的狀況並未得到改善。這意味著,在事實上,除了 USDT 具有廣泛的交易媒介功能以外,其他穩定幣在承擔這一功能時具有較明顯的局限性。 根據 CoinGekco 的數據,名義交易量尤為集中的穩定幣有 USDE,其 100% 的交易量都來自 eTorox,nUSD 有 99.97% 的交易量來源於 KuCoin,BUSD 作為 Binance 推出的穩定幣,有 98.09% 的交易量來源於 Binance 本身。此外,EOSDT、EURS、GUSD、TUSD、USDC 的交易量中都有 50% 以上來源於 1 家交易所。  穩定幣的發行主體和錨定標的發生新變化 除了 USDT 以外,大多數穩定幣都與個別交易所深度捆綁,無論是主動為之抑或被動為之。這使得交易所入場穩定幣成為順理成章的事,而原來的穩定幣發行方改行做起了穩定幣發行解決方案供應商。比如 Binance 聯合 PAX 推出的穩定幣 BUSD,Huobi 也發行過 HUSD,從交易入口層面轉化其他美元穩定幣。但從穩定幣市場的總體表現來看,交易所穩定幣不溫不火,而且其發展高度依賴交易所的交易業務,很難跨出交易所的生態系統,或者這些穩定幣根本也無意跨出交易所。 與交易所穩定幣情況類似的還有公鏈穩定幣,比如 Tron 定製版 USDT,Ontology 定製版 PAX,這些致力於生態建設的公鏈認為與穩定幣聯盟可以為其上的 DApp 增加流動性,也可以帶動企業級應用開發,還可以降低普通用戶使用 DApp 的門檻擴大用戶群體。但目前來看,無論是 TRC20-USDT 還是 EOSUSDT 還是 ONT-PAX 帶給公鏈的能量還十分有限,TRC20-USDT 的市值佔比近期還略有下降,並不似 ERC20-USDT 那樣爆發。 近期隨著 DeFi 的發展,一批封裝 ETH 和 BTC 的 ERC20 泛穩定幣開始接踵出現,比如 WETH、WBTC、HBTC、imBTC、EBTC 等。之所以稱之為泛穩定幣是因為其內核與法幣穩定幣是相似的,都是 1:1 錨定某種資產發行的代幣。這些 ERC20 泛穩定幣的主要應用場景是 DeFi,其出現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受制於代幣協議和跨鏈技術,BTC 和 ETH 等主流代幣無法跟上 DeFi 的發展需求,而這些泛穩定幣的出現有利於在現有技術框架下促進主流資產融入 DeFi。 數據說明: [1] alternative.me 的恐慌指數量化自比特幣的相關數據,包括波動率(25%)、成交量(25%)、問卷調查結果(15%)、社交媒體文本分析(15%)、市場份額(10%)和趨勢(10%)。但比特幣是當前加密貨幣市場的主導貨幣,佔據了超過 60% 的市場份額。並且根據以往的相關性分析來看,比特幣的幣價漲跌與其他如 ETH、BCH、XRP、EOS 等主流幣的漲跌高度正相關。因此這一指數也適用於觀察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的情緒。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 Telegram 官方頻道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但從各個穩定幣的層面來看,相關性較高的有 DAI,其鏈上交易量與前 7 天平均恐慌指數、當天恐慌指數和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都呈高度正相關,這意味著當 DAI 鏈上交易額高時,前後一周的市場情緒都較為貪婪,與之情況較為類似的還有 sUSD。另外,GUSD 的鏈上交易量與後 7 天平均恐慌指數呈現負相關,即當 GUSD 鏈上交易量高時,後一周的市場情緒通常較為恐慌。而目前佔據「半壁江山」的 ERC20-USDT 的鏈上交易量與前後一周的市場情緒基本都無關。 但必須要強調的是,上述相關性分析受到時間範圍的影響和製約,其相關性可能具有一定程度的隨機性,對於穩定幣的鏈上數據與二級市場行情之間的相關性還需要更長時間範圍的跟踪。另外,這種相關性不可理解為因果關係,也即不可作為投資決定的主要參考因素。 截至 3 月 9 日,OMNI-USDT 共有 33.61 萬個持幣地址,ERC20-USDT 共有 89.67 萬個持幣地址,USDC 共有 10.74 萬個持幣地址,TUSD 共有 2.46 個持幣地址,DAI 共有 3.77 萬個持幣地址。USDT 在用戶層面依然有著巨大的領先優勢。 根據統計,平均每種穩定幣餘額 TOP 100 的地址掌握各穩定幣總流通量的 70.19%,其中發行時間最早的 OMNI-USDT 籌碼集中度最高,TOP 100 的地址總餘額佔比達到了 87.62%, DAI 的籌碼集中度最低,TOP 100 的地址總餘額佔比約為 52.57%。         如果將巨鯨地址的範圍進一步縮小至餘額 TOP 5,平均每個巨鯨的持有量佔比約為 6.35%,即平均 7.8 個錢包地址就可以控制一個穩定幣一半的流通量。根據 PAData 於 2018 年的統計的數據,這一數值大約為 12.75%,當前的籌碼集中度大約較一年前下降一半。可見隨著行業的深入發展,穩定幣的用戶規模已經有了較明顯的擴大。 這裡需要指出的是 OMNI-USDT 和 TUSD 最大的巨鯨都掌握了 18% 左右的市場流動性,但 OMNI-USDT 的地址是 Tether Treasury,如果去掉這兩個極端高值,穩定幣巨鯨地址的平均實際籌碼佔比可能低於 6.35%。 雖然巨鯨籌碼集中度有了較明顯的下降,但除了 USDT 以外,穩定幣的交易額(這里分析是未經校準的名義交易量)主要依賴一至兩個交易所的狀況並未得到改善。這意味著,在事實上,除了 USDT 具有廣泛的交易媒介功能以外,其他穩定幣在承擔這一功能時具有較明顯的局限性。 根據 CoinGekco 的數據,名義交易量尤為集中的穩定幣有 USDE,其 100% 的交易量都來自 eTorox,nUSD 有 99.97% 的交易量來源於 KuCoin,BUSD 作為 Binance 推出的穩定幣,有 98.09% 的交易量來源於 Binance 本身。此外,EOSDT、EURS、GUSD、TUSD、USDC 的交易量中都有 50% 以上來源於 1 家交易所。  穩定幣的發行主體和錨定標的發生新變化 除了 USDT 以外,大多數穩定幣都與個別交易所深度捆綁,無論是主動為之抑或被動為之。這使得交易所入場穩定幣成為順理成章的事,而原來的穩定幣發行方改行做起了穩定幣發行解決方案供應商。比如 Binance 聯合 PAX 推出的穩定幣 BUSD,Huobi 也發行過 HUSD,從交易入口層面轉化其他美元穩定幣。但從穩定幣市場的總體表現來看,交易所穩定幣不溫不火,而且其發展高度依賴交易所的交易業務,很難跨出交易所的生態系統,或者這些穩定幣根本也無意跨出交易所。 與交易所穩定幣情況類似的還有公鏈穩定幣,比如 Tron 定製版 USDT,Ontology 定製版 PAX,這些致力於生態建設的公鏈認為與穩定幣聯盟可以為其上的 DApp 增加流動性,也可以帶動企業級應用開發,還可以降低普通用戶使用 DApp 的門檻擴大用戶群體。但目前來看,無論是 TRC20-USDT 還是 EOSUSDT 還是 ONT-PAX 帶給公鏈的能量還十分有限,TRC20-USDT 的市值佔比近期還略有下降,並不似 ERC20-USDT 那樣爆發。 近期隨著 DeFi 的發展,一批封裝 ETH 和 BTC 的 ERC20 泛穩定幣開始接踵出現,比如 WETH、WBTC、HBTC、imBTC、EBTC 等。之所以稱之為泛穩定幣是因為其內核與法幣穩定幣是相似的,都是 1:1 錨定某種資產發行的代幣。這些 ERC20 泛穩定幣的主要應用場景是 DeFi,其出現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受制於代幣協議和跨鏈技術,BTC 和 ETH 等主流代幣無法跟上 DeFi 的發展需求,而這些泛穩定幣的出現有利於在現有技術框架下促進主流資產融入 DeFi。 數據說明: [1] alternative.me 的恐慌指數量化自比特幣的相關數據,包括波動率(25%)、成交量(25%)、問卷調查結果(15%)、社交媒體文本分析(15%)、市場份額(10%)和趨勢(10%)。但比特幣是當前加密貨幣市場的主導貨幣,佔據了超過 60% 的市場份額。並且根據以往的相關性分析來看,比特幣的幣價漲跌與其他如 ETH、BCH、XRP、EOS 等主流幣的漲跌高度正相關。因此這一指數也適用於觀察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的情緒。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 Telegram 官方頻道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如果將巨鯨地址的範圍進一步縮小至餘額 TOP 5,平均每個巨鯨的持有量佔比約為 6.35%,即平均 7.8 個錢包地址就可以控制一個穩定幣一半的流通量。根據 PAData 於 2018 年的統計的數據,這一數值大約為 12.75%,當前的籌碼集中度大約較一年前下降一半。可見隨著行業的深入發展,穩定幣的用戶規模已經有了較明顯的擴大。 這裡需要指出的是 OMNI-USDT 和 TUSD 最大的巨鯨都掌握了 18% 左右的市場流動性,但 OMNI-USDT 的地址是 Tether Treasury,如果去掉這兩個極端高值,穩定幣巨鯨地址的平均實際籌碼佔比可能低於 6.35%。 雖然巨鯨籌碼集中度有了較明顯的下降,但除了 USDT 以外,穩定幣的交易額(這里分析是未經校準的名義交易量)主要依賴一至兩個交易所的狀況並未得到改善。這意味著,在事實上,除了 USDT 具有廣泛的交易媒介功能以外,其他穩定幣在承擔這一功能時具有較明顯的局限性。 根據 CoinGekco 的數據,名義交易量尤為集中的穩定幣有 USDE,其 100% 的交易量都來自 eTorox,nUSD 有 99.97% 的交易量來源於 KuCoin,BUSD 作為 Binance 推出的穩定幣,有 98.09% 的交易量來源於 Binance 本身。此外,EOSDT、EURS、GUSD、TUSD、USDC 的交易量中都有 50% 以上來源於 1 家交易所。 除了 USDT 以外,大多數穩定幣都與個別交易所深度捆綁,無論是主動為之抑或被動為之。這使得交易所入場穩定幣成為順理成章的事,而原來的穩定幣發行方改行做起了穩定幣發行解決方案供應商。比如 Binance 聯合 PAX 推出的穩定幣 BUSD,Huobi 也發行過 HUSD,從交易入口層面轉化其他美元穩定幣。但從穩定幣市場的總體表現來看,交易所穩定幣不溫不火,而且其發展高度依賴交易所的交易業務,很難跨出交易所的生態系統,或者這些穩定幣根本也無意跨出交易所。 與交易所穩定幣情況類似的還有公鏈穩定幣,比如 Tron 定製版 USDT,Ontology 定製版 PAX,這些致力於生態建設的公鏈認為與穩定幣聯盟可以為其上的 DApp 增加流動性,也可以帶動企業級應用開發,還可以降低普通用戶使用 DApp 的門檻擴大用戶群體。但目前來看,無論是 TRC20-USDT 還是 EOSUSDT 還是 ONT-PAX 帶給公鏈的能量還十分有限,TRC20-USDT 的市值佔比近期還略有下降,並不似 ERC20-USDT 那樣爆發。 近期隨著 DeFi 的發展,一批封裝 ETH 和 BTC 的 ERC20 泛穩定幣開始接踵出現,比如 WETH、WBTC、HBTC、imBTC、EBTC 等。之所以稱之為泛穩定幣是因為其內核與法幣穩定幣是相似的,都是 1:1 錨定某種資產發行的代幣。這些 ERC20 泛穩定幣的主要應用場景是 DeFi,其出現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受制於代幣協議和跨鏈技術,BTC 和 ETH 等主流代幣無法跟上 DeFi 的發展需求,而這些泛穩定幣的出現有利於在現有技術框架下促進主流資產融入 DeFi。 數據說明: [1] alternative.me 的恐慌指數量化自比特幣的相關數據,包括波動率(25%)、成交量(25%)、問卷調查結果(15%)、社交媒體文本分析(15%)、市場份額(10%)和趨勢(10%)。但比特幣是當前加密貨幣市場的主導貨幣,佔據了超過 60% 的市場份額。並且根據以往的相關性分析來看,比特幣的幣價漲跌與其他如 ETH、BCH、XRP、EOS 等主流幣的漲跌高度正相關。因此這一指數也適用於觀察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的情緒。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 Telegram 官方頻道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 1
  • 14
  • 15
  • 16
  • 20

近期活動

  • 全球微電網系統整合平台發佈大會 暨 國際記者會
  • AI/BigData技能養成系列課程-區塊鏈入門實務(確定開課)
  • 第四屆《Hit FinTech》金融科技產業高峰會

匯率轉換器

熱門貨幣

1
icon BITCOIN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56556%
  • 價格 $7309.4
  • 成交量(24h) $36,204,864,951
2
icon ETHEREUM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41381%
  • 價格 $170.69
  • 成交量(24h) $12,007,658,693
3
icon XRP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152%
  • 價格 $0.198883
  • 成交量(24h) $1,919,943,352
4
icon TETHER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24835%
  • 價格 $1
  • 成交量(24h) $44,922,319,478
5
icon BITCOIN CASH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3.39139%
  • 價格 $264.9
  • 成交量(24h) $4,645,465,259
6
icon BITCOIN SV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1.45328%
  • 價格 $219.31
  • 成交量(24h) $4,251,183,518
7
icon LITECOIN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45144%
  • 價格 $46.12
  • 成交量(24h) $3,273,865,572
8
icon EOS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61909%
  • 價格 $2.72
  • 成交量(24h) $2,853,621,125
9
icon BINANCE COIN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79613%
  • 價格 $15.06
  • 成交量(24h) $350,441,788
10
icon TEZOS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3.84376%
  • 價格 $2.12
  • 成交量(24h) $207,595,181

貪婪指數

Crypto Fear & Greed Index

礦工費 & 處理時間 (Ethereum)

  • gas fastest

    Fastest

    ~m

    Gas Price (gwei):NaN

  • gas fast

    Fast

    ~m

    Gas Price (gwei):NaN

  • gas slow

    Slow

    ~m

    Gas Price (gwei):NaN

  • 礦工費越高將會加快您的交易處理速度

本網站不支援IE,請使用Chrome瀏覽器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