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BIT Select STAR BIT 精選

  • 今日情報
  • 獨立觀點
  • STAR BIT 精選

量子物理專欄 論 Google 的量子霸權實驗 ( Quantum Supermacy )

banner

動區動趨 2019-10-10

  • 量子霸權
  • Google

本文為專欄作者《凝視奇點的物理學徒》所著,作者大學時修習「物理和經濟」,現為新加坡國立大學「量子物理博士生」。是個希望「生活在位元世界,而非原子世界的奇點主義者」。 上個月,NASA 「外洩」了Google量子霸權的實驗論文,從那之後,我便開始瘋狂地被相關的中英文消息洗版(甚至有人來私訊問評論);於是,我花了些時間把論文看看,找找到底有什麼有趣的細節,希望大家看了可以獲得一些收穫! 這年頭上網之後又說被撤下的東西通常還是找得到的,以下附上論文連結 (10/26 日更新)NASA 已於 10/23 在《Nature》期刊正式發表這份不小心洩漏的《量子霸權》論文 背景 首先,先帶大家來看看其中的背景觀念:「量子霸權的概念到底要怎麼定位?」 針對此事,我個人會說:他是個極為「人為」所建構出來的目標 —— 此次 Google 實驗室「透過量子電腦運行複雜的量子邏輯閘最終獲得的答案機率分佈」。 即使無法被古典電腦精確模擬,這個實驗也不具有什麼物理學上或者實際科技應用上的價值。 甚至相較於此實驗,物理上做出的「logcial qubit」或是「error correction code」都較此更具意義;在科學的應用層面,這次的實驗結果,也比不上透過量子模擬獲得分子能階,甚至是直接去攻克名聞遐邇的 Shor Algorithm。 Shor Algorithm:Shor 演算法是個著名的「量子演算法」,其顯示量子電腦可以破解現行常見的演算法,如「非對稱加密技術」如「RSA 加密」和「橢圓加密」。對於網際網路的通訊安全有強烈威脅,長期來說代表現行的電子郵件、線上金融和分散式帳本的數位簽章都必須升級到後量子密碼學。 即便如此,這也不代表本次 Google 的實驗沒有實際價值,至少他證明了「量子電路的結果分佈無法被古典電腦有效模擬」,這讓「量子計算」終於走出了古典的框架邁入新天地,這也正是本次實驗所建立的里程碑。 Google 這次的嘗試證明了:在資訊科學上「Extented Church-Turing Thesis 終於被違反」,這使本次 Google 的實驗仍舊具有前瞻、畫大餅和歷史紀念的意義。 Extented Church Turing Thesis:廣義邱奇-圖靈定理,在資訊科學中假設任何合理的計算模型都可以被圖靈機有效模擬(後者和我們的電腦傳統等價),定理被違反說明有比圖靈機更強的計算模型存在,在這個例子中是量子電腦 Google 的「量子霸權」 接下來,就讓我們來談談論文本身的核心成就。 通過重複運行 53 個量子位元產生的量子電路為一個週期,Google AI Quantum Lab 證明了:只要反覆循環這個週期超過12次以上,就會讓古典電腦的精確模擬變成不可行。 作者註:12 個週期需要超級電腦模擬「一週」;14個週期需要「四年」;16個週期則需要「六百年」。 (最大的電路是1113 Single Qubit Rotation and 430 Two qubit Entanglement) 其實,早在去年,Google 便曾有過類似的實驗。 只是當時實驗的量子位元只有40多顆,所以去年尚未達到「量子霸權(Quantum Supermacy)」。 由於計算的難度是和量子位元(qubit)數目,與週期數目呈現「指數成長」,即使他們的量子位元的品質並不是前無古人,以超導體量子電腦而言,這項數據(single qubit gate error ~0.15% / two qubitgate error ~0.6%)仍舊是個非常讓人驚艷的數字。 超導體量子電腦的計算時脈是奈秒,可以在給定的時間內有,極為大量的數據讓統計起伏降的夠低:注意,由於前段提到的 Gate Error,他們實驗的成功率(Fidelity)只有0.1% 的數量級。 不過,本次實驗的統計誤差小了個數量級,只有0.01%,所以最後的實驗是有5個標準差以上的信心水準。 量子電腦的古典驗算 而就量子霸權領域的「古典驗算」的部分,Google 也絕非兩手一攤說「我不會算就當作是對的吧」。 Google 的作法是:把整個量子電路拆成兩段古典可解的模塊,分別算完後再把他們黏合起來做比較。 由於這在小型的系統中的精確模擬,與此種近似法是相互吻合的,所以我會說:Google 用近似法來做驗算是有誠意和負責了。 Google 量子實驗室 值得讀者注意的是,Google AI Quantum Lab 在此實驗中做了一個大膽的預測:他們認為量子計算的潛能是雙重指數成長。 量子計算:用量子力學中的特殊物理行為,如疊加態和糾纏態來處理資訊科學問題的計算期。 第一個指數是由類似現在的摩爾定律(Moore’s law)在硬體貢獻的,固定的時間內量子電腦的量子位元會翻倍;而第二個指數成長本身就包含在指數成長的硬體本身,而量子位元本身的計算維度就是指數成長的(每增加一個量子位元向量空間的維度是乘二)。 摩爾定律:由英特爾(Intel)創始人之一戈登·摩爾提出的。其內容為:積體電路上可容納的電晶體數目,約每隔兩年便會增加一倍;經常被參照的「18個月」 這個預言確實非常大膽,畢竟沒有人可以肯定量子電腦所在的物理製程會不會有瓶頸?或是計算為度增加是否都可以被有效運用? 大膽的預測總是令人印象深刻:我前一次看到雙指數成本的預測就是在物理奇書「奇點臨近」,當中談到計算機的計算能力的章節裡(這本書就是我的部落格典故由來),沒想到第二次看到雙指數成長就會在自己的研究領域。 後更:量子霸權實驗的應用 我必須把此前提到的,Google 量子霸權實驗沒有實際應用價值的部分收回。 根據物理學家Scott Aaronson的部落格文章(Q9簡報P8)顯示,這種實驗可以產生「可驗證的隨機模型」:其提供了從「偽隨機變數」產生「隨機變數」的過程,且最後產生之隨機亂數是第三方都可以信任的。 這種把量子電腦當作隨機亂數產生器(True Random Number Generator)的雲服務對加密貨幣領域,乃至整個密碼學領域都有所幫助。 除了眾所熟知的「線上賭博和抽籤」需要隨機亂數之外,「權益證明(POS)」在抽籤決定驗證者時也需要隨機變數。 在以太坊 2.0(ETH 2.0)升級的幾個重點中,就包含了鏈上隨機變數、和進展到權益證明。(另外一個升級目標就是升級到後量子密碼學的簽章) 只能說,這或許能讓加密貨幣社群,在未受量子計算破解非對稱加密之害之前,提前因此受益。

Defi是包著糖衣的未爆彈?

banner

果殼 2019-09-20

  • Defi
  • 去中心化金融
  • Nasdaq
  • P2P網路借貸

Defi厲害的地方在於集客力,許多去中心化借貸、交易所借貸教學如雨後春筍冒出,大家趨之若鶩。美國納斯達克(Nasdaq)甚至宣布新增新的加密貨幣指數(Defix),追蹤各大去中心化金融(De-Fi)項目,包括 MakerDAO、Augur、Gnosis、Numerai、0x、Amoveo。 納斯達克發言人表示: 「這個指數,將反映區塊鏈領域最有前景的去中心化金融的表現。」 一如往常,我除了要來分析Defi(借貸)的厲害之處,又要來扮黑臉提醒:Defi真的可以安心發大財嗎? 產業問題:只看遠景不管獲客 很多人批評區塊鏈技術活在「雲端」上,誤以為去中心化是萬靈丹,許多區塊鏈項目的共識協議,只幻想著未來去中心化協議將如何取代中心化集團的服務、如何打破壟斷,甚至可以為人民取回更多自主權。 我認為這些批評很對,我觀察到這個產業的盲點是,只看遠景不管獲客。意思是餅畫出來了,也吸引了投資人加入了,卻沒有實際辦法,做出有競爭力的產品來獲得「使用者」,這裡的獲客,講的是真正的使用者。 例如以太坊的ICO。我們誤以為ICO會將智能合約發揚光大。初期,ICO的確獲得許多募資方參與,「在空氣中變出黃金」帶來了兩年的投資熱潮,卻因為ICO錯誤的誘因機制,吸引來錯誤的客群。 他們多數只看「預期價格」而不管「內在價值」。 高超的營銷、市場操縱技巧,才能快速拉高預期價格,也讓多數項目把大量心力只放在營銷上,例如EOS,而不是把資源投注在技術及研發,屬於提升「內在價值」的穩步伐。 當價值與價格高度背離,越來越多韭菜發現,沒有使用者,Token的價值根本是0。 泡沫來了,把原本的投機客趕跑了,好投資客也看不上眼了。獲得使用者?從來就沒有發生過。 查理·蒙格,波克夏合夥人之一,也是一位堅定的比特幣厭惡者。他提到一種重要觀點: 查理在 Strengths and Weaknesses, after Considering Interdisciplinary Needs一文,提到對於經濟學的四個反思,其中第四個: Too Much Emphasis on Macroeconomics(過度在意宏觀經濟學,而忽略個體經濟的重要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BVDqAHQ4-M 區塊鏈產業也常常有 查理·蒙格 所提到的問題: 項目過度強調預設的經濟模型、是否跟對風口、要取代的對象夠不夠大,卻忽略公司或項目本身的決策品質。 例如Filecoin這種大型項目,他的遠景是要打敗AWS(Amazon Web Services),打敗去中心化的敵人。要怎麼獲得實際使用者?不重要。我們很少看到項目方討論為何AWS(Amazon Web Services)可以連續三年在雲端IaaS(公有雲)市場連年高達45%的市場率;也少看到開發者社群、服務供應商討論未來上線後,究竟要如何調整個體資源分配、分配機制,才能從AWS那邊搶到客戶。 但Defi不是如此。 DeFi的集客力 去中心化金融DeFi(Decentralized Finance )是個新概念,定義各方有不同解讀,具體上我認為是,向客戶提供金融服務時(例如借貸),運用分散式帳本技術、加密貨幣或智能合約來完成。 重點是讓傳統金融商品以去信任、透明的方式進行互動,與一般金融服務機構最大的差異在於,開發者、營運商、客戶均無需批准即可參與進來金融服務中。(來源) 我們從四大Defi protocal(MakerDAO、Compound、Uniswap、Augur)用兩張用戶雷射圖來看,這個成長速度非常驚人: 下方圖片說明: Logo周圍的彩色點可視為該Defi的使用者用戶規模;中間不同顏色的點,代表同時使用兩種Defi以上的用戶數。(來源:動區) 2018年11月以前的Defi用戶 截至2019年8月的Defi用戶 我注意到兩點,一、用戶規模大幅成長,這顯而易見,而質押的ETH數量截稿前超過 210 萬枚,累計鎖倉的資產總價值約為4.96億美金(數據)。二、圖中的用戶都是有與該 DeFi 協議互動的錢包地址,可說大部分都是真正的「使用者」。 DeFi怎麼集客的? 得力於去中心化借貸的高利率,許多借貸平台甚至出現15%的超高年化利率,以下我將集中火力談這個部分。 去中心化借貸平台,簡單來說,就是沒有單一中心化的金融機構來經營,同時置外於各國政府監理的金融服務。借貸流程皆透過智能合約完成,且資產不需交給第三方銀行保管,配息的利率原則上是依照市場供需來自動調整、決定。 這也是去中心化借貸能夠吸引客戶的原因,因為去掉大量中介機構(解決信任問題)、沒有政府監理的額外成本(區塊鏈的抗審查),以及加密貨幣槓桿市場的高風險高報酬特性,才造就如此高的年化利率。 跟憑空飛來吸金跑路的傳銷資金盤,有本質上的不同,不可混為一談。為什麼大家趨之若鶩地加入去中心化借貸行列,因為他比市面上普遍的投資工具利率高了非常多: 圖片來源:幣安研究院 例如目前用戶數數一數二的Compound,他是運行在以太坊鏈上的開源協議,用戶可以隨時透過該平台借出或借入資產抵押品,借貸利率雖然按照市場供需不停浮動,大致維持在10%左右。 去中心化借貸不打高空、不談願景,用高利率持續吸收使用者,吸客速度到目前為止越來越快。 回到一開始查理·蒙格提到的:個體經濟的重要性。雖然Defi解決了集客力的問題,那去中心化借貸模式是否有持續性? P2P歷史借鏡 P2P網路借貸是之前紅極一時的模式,最早成立的 P2P 個人金融借貸公司在英國,其線上平台於 2005 年 3 月設立。而中國是P2P借貸成長最快的區域之一: 2018年第二季,中國P2P平台家已達 6,548 家,貸款規模達 1 兆 3,170 億人民幣(約 2,036 億美元),是2016 年第 1 季的 1.61 倍。(來源) 後來,P2P歷經了三次倒閉潮,分別在2014、2015以及2018年發生,據統計,截至2018年有問題的P2P平台高達 4,800 家,受影響投資人超過 132 萬人,貸款數額達 960億人民幣(約 140億美元)。 這三波倒閉潮讓我們看到P2P存在的大問題:中心化平台欠缺擔保機制與風險控管,還有個人信用過度曝險。當信用違約大規模出現,市場恐懼心理發酵,平台又沒有可行機制來避免連鎖效應 – 民眾擠兌潮。 去中心化借貸的機制確有努力回應P2P借貸的問題,例如: 目前,在Compound及多數Defi平台裡不支援信用貸款,只支援抵押貸款(抵押你的穩定幣)。也就是說,沒有抵押擔保品不能借錢。 與P2P(person to person)點對點媒合不同的是,Compound採用“P to pool”的方式,將資金集中在資金池中,再另外分配給不同借款人,分散單一個體違約的風險。 自動斷頭(清算):配合抵押擔保,當市場發生大幅波動風險,使得借款人的倉位低於一定安全倍數,就會觸發斷頭機制,智能合約會自動把擔保品賣掉來償債。 但不代表解決了所有問題。 風險提醒 目前Defi的借貸產品在我看來潛在風險比較可以預見,主要是因為產品線相對單純,而且普遍都要有足額擔保。除非有: 加密貨幣市場出現短時間內大幅下跌(雖然大家都說不可能發生)。 智能合約漏洞或含有惡意程式碼 抵押物的估值失靈:例如compound取得市價的機制出了問題,或穩定幣價格被高估,可能導致超額借款。 老實說,我認為短期內(3個月-半年內)出現系統性風險的機率不大,系統性風險要等到系統變得複雜才會有,但這一天真的會很久嗎? 未來Defi產品勢必複雜化,將提高系統性風險 當去中心化借貸市場逐漸龐大,會有更多市場競爭者入場搶食,例如Bitfnex交易所的USDT借貸、近期加入的幣安(幣安寶申購)。 圖片來源 中心化借貸平台也是市場競爭者之一 高息去中心化借貸已經證明有市場,未來更多中心化交易所加入戰局後,勢必引來新軍備競賽,會讓Defi也要被迫將產品複雜化,否則無法滿足使用者需求。 系統性風險一定來自於大規模違約加上無法清償,經與專家Pei討論後,我們認為去中心化借貸若要發生系統性風險,可能兩種方向:擔保複雜化以及合約交互 — 想像一下未來Defi平台推出「多種資產抵押」服務(如MakerDAO的新專案-Multi-Collateral Dai);或是「合約之間交互抵押」等類似的衍生性商品,將讓風險變得越來越無法預估。 在金融市場常見的:拿債證再去抵押,Defi也能依樣畫葫蘆。若Defi的世界進展到可在不同平台間交互放貸,例如我用DAI放貸給Compound取得cDAI ,再把cDAI抵押給MakerDao產生DAI,這時是否「足額擔保」就很難界定了,而黑天鵝發生時,所連動的違約風險範圍及金額也將無從估計,這時,系統性風險就有可能發生。 結語 一切看似都還很早期,都還能輕鬆賺錢(但老實說,這種放貸都非常短期,利率也浮動,還有各種手續費,我懷疑有多少人能一整年都拿到10%以上的利率)。 歡迎來到Defi去中心化金融領域,這是個沒有外部監理、服從共識、服從人性的世界。過去,人性展現在金融商品不斷衍伸不受控地複雜化,然後包裝成高利率的產品賣給搞不清楚的投資人。 希望一切只是我的過度憂慮,因為是人性帶領大家步入金融海嘯的。

文組也該知道的區塊鏈技術知識《1》 從一筆交易來看 ETH 與 BTC 之異同

banner

動區動趨 2019-08-17

  • 以太坊
  • BTC
  • ETH

本文作者為賴彥廷,於區塊鏈解決方案服務商 Pelith 沛理科技擔任專案經理,本系列文章並不會談到太深的技術鑽研,而是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讓每一個想要了解區塊鏈技術的讀者,都可以在讀完後說出:原來如此! 要了解以太幣(ETH)或是比特幣(BTC)是如何運作,從一筆交易來切入是很好的著力點,因為幾乎所有的概念與原理都是圍繞著交易來發生的。 本篇文章將從一筆普通的 ETH 交易與一筆 BTC 交易來檢視架構上的異同,藉以了解各自之運作原理。 下方是一筆在 Etherscan( 以太坊的區塊瀏覽器,任何在鏈上發生的交易都可以在 Etherscan 一覽無遺 )上隨機擷取的交易,我們先來解析一下這筆交易內容包含的資訊。 以太坊上的一筆普通交易 一筆以太坊上的隨機交易 第1點「交易雜湊值」,即這筆交易的 id,是唯一識別值,如我們的身分證字號一般。這個值是由這筆交易的所有資訊雜湊而成。 第2點「所在區塊」,為這筆交易位在的區塊,亦即「區塊高度」。後方灰標籤中的 「13 Block Confirmations」代表在這個區塊之後已經接了 12 個區塊(包含本區塊共有 13 個區塊已經確認)。因為有可能有分叉的問題,故通常在一筆交易出塊後,要等到 5 個以上的區塊確認,才較能確保本交易是在最長的區塊鏈之上,相關資訊不會再被更動。 第3點「時間戳記」,為礦工打包本筆交易上鏈的時間,時間以 UTC(世界協調時間)表示,和台灣有 8 個小時的時差。 第4點「來自地址」,表示本筆交易是從哪個地址送出。 第5點「接收地址」,表示本筆交易的金額將被哪個地址接收。 第6點「交易金額」,表示本筆交易中所轉移了多少顆以太幣,後方會以檢視時的時價來換算。 第7點「手續費」,在以太坊中進行交易,必須經由礦工運算打包後上鏈,故需要支付給礦工手續費。一筆一般的以太坊轉帳交易會使用 21,000 的 Gas(燃料),可以理解成點對點網路要花多少資源去做這筆交易的運算。 [註]以太坊交易手續費公式: Tx Fee(7手續費)= Gas Used(7-2燃料用量) * Gas Price(7-3單位燃料價格) 用比喻來說明的話,可以理解成台北開車至台中的油錢:「油錢 = 使用公升數 * 每公升油價」 而 Gas Limit 比較像是出發前你要加多少公升的油,如果加的油不足你旅程需要的油,那這趟旅程(這筆交易)就會失敗。 發送交易時,部分錢包的 Gas Price & Gas Limit 是可以自己設定的,Gas Limit 基本上只要大過交易所需的用量,不要交易失敗即可。比較需要注意的是,在以太坊如果因為 Gas Limit 設不夠等原因交易失敗,那麼手續費還是會被收取,不會退回。(因為礦工還是花資源下去幫你算了) 因為交易的 Gas Used 是礦工實際在運算時才會被決定的,故 Gas Price 成為決定要支付給礦工多少手續費的決定因子。原則上手續費越高會越優先被礦工打包上鏈,交易的等待時間會越短。由於以太坊上交易量會隨時間改變,欲知道當前即時狀況以決定手續費要設多少,可以到 ETH gas station 查看。 第8點「Nonce」,目前比較沒有一個比較統一的翻譯,我個人覺得可以理解為序次,前方的值 “22954”表示這個「來自地址」截至本交易為止,已發送了 22954 筆交易。 後方的值 “210” 則表示這筆交易是在這個「所在區塊」中的第 210 筆交易。 第9點「額外註記」,則是可以寫上額外的文字作為這筆交易的註記,也會牽涉到以太坊與比特幣最大的不同處之一:智慧合約,我們會在後續詳述。 介紹完了以太坊的一筆交易,接下來我們要先來談談以太坊和比特幣的架構,才能來介紹比特幣的交易。因為比特幣的交易長相比較特別一些,不像以太坊這麼直覺。 以太坊的架構類似銀行帳戶,有資料庫在記錄每個帳號和帳號的餘額,透過交易來更新。如下圖所示,地址 14c5f8ba 在一筆交易中發送了 10 個 eth 給 地址 bb75a980 ,於是在交易過後雙方的以太幣數量便被更新了。 比特幣的UTXO模型 然而,比特幣是採用了另外一種,叫作 UTXO(Unspent Transaction Output,Transaction 簡稱 Tx)的架構,如下圖所示: 我們可以想像比特幣是一坨一坨的錢堆,我們的地址比較像是能夠操控這些錢堆的鑰匙。可以把錢堆湊在一起做交易;也可以把一坨錢堆拆開來交易。 每一筆交易可以有多個 input(錢堆),交易後也可以變成一或多個新的錢堆。我們直接透過 Blockstream Bitcoin Explorer( 比特幣的區塊瀏覽器,任何在鏈上發生的交易都可以在這一覽無遺 )上的隨機一筆比特幣交易來一探究竟: 比特幣的一筆普通交易 可以發現,這筆交易動用了三個錢堆,推測可能是這三個錢堆的所有者想要發送四顆比特幣給別人,但他想動用的前兩個錢堆總額不足四顆,所以便再動用了第三個錢堆,湊足四顆發送給別人。而多出的比特幣則會變為「Unspent (未花費)」的錢堆回到所有者身上。 打開 Details 查看交易的細節後便可以發現,右下方的 #1 錢堆中有標注 Unspent 的字樣,這筆錢堆在交易後會返回到發送交易的地址中。 此外,我們可以發現 input 的三筆錢堆,總額是 6.1446498 BTC;而 output 的兩筆錢堆,總額卻只有 6.1442275 BTC。中間有 0.0004223 BTC 的差額,原因是比特幣交易需要付手續費給幫忙驗證打包上鏈的礦工,故這 0.0004223 BTC 便是這筆交易手續費的金額。 UTXO 的架構,其實是解決了 Account model 同一個地址(帳戶)無法同時進行兩筆交易的問題(Account model 一定會有先後順序,即 Nonce)。以太幣為了避免雙重花費(Double Spending:同一筆錢被花了兩次),會以 Nonce 來標註每一筆交易的先後次序,若同時發送多筆交易,一但前面有一筆交易卡住,則後面的交易也都會跟著塞住。 比特幣 UTXO 的架構可以同時進行多筆交易,一個地址可以「同時」將多個錢堆發送給多個不同的地址,在同一個區塊,甚至同一筆交易中完成。可以把多個錢堆同時進行交易,算是讓交易變得更加有效率。(雖然比特幣出一個塊依然要10分鐘⋯⋯) 至此,我們對於比特幣和以太幣的架構都有初步的認識了。接著便要來介紹以太幣和比特幣最核心的差異:智慧合約。我們再來重新檢視一下比特幣和以太幣的交易。 一筆以太坊上的隨機交易 還記得在以太坊交易的第9點中,有個額外註記的部分,我們在前面跳過了。其實這個部分不只可以作為額外註記,要在以太坊上發佈智慧合約、操作智慧合約也都是要透過這個欄位來輸入程式碼,被礦工執行。 其實比特幣也可以在交易中做額外註記,會標註在「OP_RETURN」的欄位中,但比特幣這個額外備註的欄位並無法被解釋為程式碼,故在此便只能單純作為交易的註記。 結論 以太坊採用 Account Model 架構;比特幣則是採用 UTXO 架構。 以太坊同一個地址 (帳戶) 發送出的交易必有先後順序之分(Nonce);比特幣則是類似錢堆的架構。 以太坊可以在「Input Data」欄位輸入程式碼,部署或操作智慧合約;比特幣則只能在「OP_RETURN DATA」欄位單純做備註。

以太坊(Ethereum)區塊鏈在「隱私、匿名功能」上,矛盾的現在與未來

banner

動區動趨 2019-06-24

  • 以太坊
  • Blockchain

以太坊區塊鏈(Ethereum)使用許多技術應用在隱私問題上,例如混合器(Mixer)、計算資料層(Computational data layers)、零知識證明(Zero-knowledge proofs, ZKP)等,但以太坊的隱私與區塊鏈高透明度的限制之間所產生出的矛盾早以存在,近年來專家們也不停鑽研要如何尋求共榮。 以太坊區塊鏈這種公有鏈的隱私問題存在著一種矛盾,因為根據區塊鏈技術的設計,數據必須在系統上共享並且廣泛分佈,才能被認​​定是有效的資料。 此外,對於像以太坊這樣備受矚目的公有鏈,會存在來自多方的區塊鏈分析網站和數據抓取服務,來將這些數據傳播到以太坊以外的用戶,更加凸顯了用戶的隱私問題。 電子錢包 Argent 的 CEO 兼聯合創始人 Itamar Lesuisse ,將以太坊區塊鏈的隱私問題描述為系統上「最愚蠢的應用案例」: 如果我說:『你能寄給我價值 10 美元的以太幣嗎?這是我的錢包地址。』 現在,你就知道我有多少錢了。 透過共享一個公開的以太坊地址,很容易就能知道該地址內的資金數額。 當然,用戶可以持有幾個存著不同數量以太幣的加密貨幣錢包;然而,只要洩漏其中一個錢包地址,尤其是如果資金先前已在錢包之間進行過轉移的話,就很有可能透過分析,了解及用戶所有的錢包。 「我指的是那些被我要求匯款給我的朋友,他們可以立即知道我有多少資金。」Lesuisse 強調說: 「以太坊是如此透明,這是區塊鏈技術一個很好的現象,但對於一些用戶來說,這種狀況可能會嚇跑他們。」 這就是為什麼 Lesuisse 和其他人正在努力創造更好的工具,以便在以太坊區塊鏈上進行私有交易,甚至是私有運算(private computation)。最終目標,是鼓勵更多群眾或企業,大規模地採用以太坊區塊鏈。 針對區塊鏈的企業應用,四大會計事務所之一「安永(Ernst & Young, EY)」的區塊鏈項目負責人保羅.布洛迪(Paul Brody)過去曾表示: 「 如果你想要有企業或大規模投資者的加入,隱私是至關重要的。 如果你希望他們使用公有鏈,就必須為他們提供隱私。我們相信,如果沒有隱私,將不會帶來太多想認真投入的企業用戶。」 隱私應用 由研究人員 Shafi Goldwasser、Silvio Micali、Charles Rackoff 於 1980 年代末發表的論文「交互式證據系統的知識複雜性」中,首次發想的零知識證明(ZKP)技術。 爾後,第一個將 ZKP 技術廣泛應用的數字貨幣 Zcash 在 2016 年尾推出,藉由將匿名交易(shielded transaction)來確保公有鏈上的交易更加隱私。在上個月,安永的區塊鏈團隊也在 GitHub 上發布了名為「Nightfall」的代碼,作為實現以太坊區塊鏈匿名交易的實驗性解決方案。 安永在 5 月份發表 Nightfall 之後,區塊鏈新創公司 「0xcert」的開發團隊也開始發布他們的代碼,使用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Token, NFT) ERC-721 ,為 Nightfall 的特定應用添加了一些新功能。 「我們在 Nightfall 中添加的重要項目,是選擇性驗證。如果我不願意,我就不會公開所有內容。」 0xcert 的 CSO厄本.奧斯瓦爾德(Urban Osvald)解釋道:「 Nightfall 和我們的工具相結合,確實使得工具和功能的組合能更廣泛地適用在遊戲和收藏物件上,但更重要的是它們也同時在為大規模的企業應用鋪路。」 Osvald 在談到背後的動機時表示, 0xcert 最大的目標是要將非同質化代幣的運用擴大,但這個進程實在太慢了,因此他們需要借助區塊鏈的力量,來盡可能地推促這個進度。 隱私問題的延伸 除了以太坊區塊鏈的交易隱私外,另一家區塊鏈新創公司「Enigma」則著重於「為任何類型的數據隱私,創建一個離線計算的環境」。 Enigma 的成長行銷負責人托爾.拜爾(Tor Bair)表示:「 當我們談論計算隱私(computational privacy)時,是超越了單純保護匿名性或交易金額的構想,你實際上是可以對加密數據進行計算的。」 「你可以進行去中心化的信用評分,以保護那些試圖建立信譽的用戶的數據。」 拜爾補充道:「就遊戲而言,我們需要數據保持隱私,或者你可能以安全的方式生成隨機數來防止他人取得你的數據,這些都是在我們的區塊鏈協議裡,一些未來可能的潛在應用。」 隱私工具 Hopper Argent 的首席科學家 Julien Niset 認為,現在迫切需要一個可以立即應用在以太坊上的基本隱私工具:「 以太坊需要很多隱私解決方案,來滿足不同的需求。」 「 我們真正解決了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問題 —— 就是如何私下將資金從 A 匯到 B。」 Niset 談論的工具叫做 Hopper,一個開源的混合器(Mixer),可以在使用 iOS 系統的手機上,用以太坊區塊鏈進行私人交易。 從本質上來講,Hopper 是一個智能合約,用戶可以在不洩露任何公共帳戶地址的情況下,私下存入 1 個以太幣(ETH)的票據(notes),並從中提取資金,還可以利用 ZKP 技術來驗證這項私人交易的接收者。 「 用戶可以在不用揭示從哪個帳戶匯入的情況下,將 1 個以太幣的票據存入混合器智能合約,僅需通過提供寄存在票據中的零知識證明 —— 『zk-SNARK』,就可將其提取到另一個帳戶。」Argent 的 GitHub 頁面如此描述。 雖然 Hopper 可以立即應用在以太坊上,但 Niset 也表示,Hopper 絕不是以太坊隱私問題的終極解決方案。 「我們不願意宣稱我們為以太坊解決了隱私問題,這不是 Hopper 的本質,這只是一個開源的社群。」Niset 說:「真正重要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合作。我們只是使用了其他人的開發,並將它應用在行動錢包上而已。」 因此,Argent 的執行長 Itamar Lesuisse 強調,從他的角度來看,Hopper 只是一種可以立即上線的隱私產品解決方案,在未來幾年後也只會成為眾多產品的其中之一而已。 Lesuisse 得出的結論是: 「目前,有很多解決方案正在進行中,並將在未來幾年內變得更加先進。從產品的角度來說,我們是希望能解決現今的問題,但未來可能還會有很多的解決方案。」

「區塊鏈」到底是什麼?專業懶人包在這裡

banner

Cloud Mile 2019-06-13

  • Blockchain
  • FinTech
  • 去中心化
  • 技術
  • 金融市場

FinTech – 金融 科技 麻吉麻吉     FinTech ( Financial technology ) 將我們所認知的傳統金融服務,轉型並透過科技的手段進行,讓企業可以提供更有效率的服務,也讓使用者可以更便利即時的操作。換一個角度切入也可以想成是,科技業漸漸佈局到以往傳統的金融業,試圖帶來一波新的衝擊性改變。   不論從哪一個角度來解讀,可以知道的是 Fintech 將會是未來科技和金融業界都無法忽視的趨勢。在這個數位崛起的時代,Fintech 也不僅僅只是科技與金融,甚至市場與政府,都是這個趨勢下需要應運出新服務的角色。而區塊鏈 BlockChain 技術的應用,也是站在金融的基礎之上進而興起。 區塊鏈源起二說 拜占庭問題 關於區塊鏈的起源有兩個故事可以討論:首先是今日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是當年東羅馬帝國的首都拜占庭,當時東羅馬帝國強盛、國土遼闊,在國防的配置上,每一個軍隊的駐點都相隔遙遠,將軍與將軍之間只能夠依靠信差來傳遞重要消息,因此在對外作戰的時候,拜占庭軍內部所有的將軍和大官員需要達成一致的共識,才能夠決定是否出兵,但若軍隊中存有叛徒或是間諜更可能影響將軍的判斷,結果往往不能夠得到大多數人的意見,在已知有成員謀反的情況如何連結相隔遙遠的軍營來取得一致協議,就成了有名的「拜占庭問題 ( The Byzantine Generals Problem )」。 The Byzantine General’s Scenario。圖/Debraj Ghosh, PhD   拜占庭將軍問題在網路世界的解讀是在容許入侵體系的一種模型化,後來發現區塊和區塊鏈可以解決這個問題,1982年美國計算機科學家 Leslie Lamport 把軍中各地軍隊彼此取得共識、決定是否出兵的過程,延伸至運算領域,設法建立具容錯性的分散式系統,即使部分節點失效仍可確保系統正常運行,可讓多個基於零信任基礎的節點達成共識,並確保資訊傳遞的一致性,而 2008 年出現的比特幣區塊鏈便應用了此觀念。 比特幣   第二個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區塊鏈起源就是「比特幣」,為了比特幣而產生了區塊鏈,比特幣就是區塊鏈的第一個應用,後面的段落會再針對比特幣做詳細說明,接下來我們先來試著了解區塊鏈到底是什麼。 區塊鏈其實是公眾的電子記帳資料庫   首先,對區塊鏈需要的第一個理解是,它是一種「將資料寫錄的技術」。如同前述,區塊鏈起源於中本聰 ( Satoshi Nakamoto )的比特幣,因此區塊鏈就是作為比特幣的底層技術,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分散式資料庫」,透過集體維護讓區塊鏈裡面的資料更可靠,或是可以把它理解成是一個全民皆可參與的電子記帳本,一筆一筆的交易資料都可以被記錄。   區塊鏈技術可以說是互聯網時代以來,最具顛覆性的創新技術,依靠複雜的密碼學來加密資料,再透過巧妙的數學分散式演算法,讓互聯網最讓人擔憂的安全信任問題,可以在不需要第三方介入的前提下讓使用者達成共識,以非常低的成本解決了網路上信任與資料價值的難題。 簡化的支付驗證(Simplified Payment Verification)。圖/比特幣白皮書 去中心化和不可竄改性   區塊鏈有幾個最重要的特色,首先就是它的核心宗旨──去中心化,為了強調區塊鏈的共享性,讓使用者可以不依靠額外的管理機構和硬體設施、讓它不需要中心機制,因此每一個區塊鏈上的資料都分別儲存在不同的雲端上,核算和儲存都是分散式的,每個節點都需要自我驗證、傳遞和管理,這個去中心化是區塊鏈最突出也是最核心的本質特色。   在去中心化的前提之上,每個運算節點的運作方式就會透過「工作量證明機制(Proof of Work,POW)」來進行,也就是誰先花費最少的時間,透過各自的運算資源來算出答案並得到認可它就成立,如此一來就可以實現多方共同維護,讓交易可以被驗證。 工作量證明(Proof of Work)。圖/比特幣白皮書   與去中心化類似的概念是區塊鏈的「開放性」和「獨立性」,區塊鏈技術的基礎是開源的,除了其中交易的訊息會另外被加密之外,其中所有的運算數據都是對所有人開放,任何人都可以透過公開的介面去查詢區塊鏈中的數據,系統信息非常透明。而獨立性指的是整個區塊鏈的系統不需要依靠第三方,因此便不會受到任何外力的干預。   同時也就衍生出了區塊鏈的相對「安全性」和「匿名性」,因為區塊鏈的數據是分散式的演算,因此也沒有人可以隨意修改網路上的數據,去除掉了人為操控的可能,也就讓區塊鏈本身相對安全,因為區塊鏈上的訊息不需要公開驗證,彼此之間的訊息傳遞都可以匿名進行。   區塊鏈的另一大特色是其「不可竄改性」,區塊鏈中的每一筆資料一旦寫入就不可以再改動,只要資料被驗證完就永久的寫入該區塊中,其中的技術是透過 Hashcash 演算法,透過一對一的函數來確保資料不會輕易被竄改,這種函數很容易可以被驗證但卻非常難以破解,無法輕易回推出原本的數值,資料也就不能被竄改,每個區塊得出的值也會被放進下一個區塊中,讓區塊鏈之間的資料也都被正確的保障。 比特幣夯翻全球   再大致了解了區塊鏈的技術和概念之後,接著要和大家介紹紅遍全世界的比特幣,我們知道區塊鏈就是比特幣的底層技術,或是可以說,比特幣帶動了區塊鏈觀念的興起,去中心化的公開性讓所有人都能夠自由購入與售出,交易的匿名性和金流資料的安全性更是比特幣所依靠的基礎。   前面段落提到,比特幣是由一個名叫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的人所發明,但其實現實中並沒有人知道中本聰究竟是誰,連其性別、職業或是年齡都不甚清楚,關於比特幣的討論交流全部在網上進行。比特幣的命名是「Bitcoin」,取自電腦運算的最小位元,是一套點對點(P2P)形式的「虛擬貨幣」,不需要依靠特定的貨幣機構發行,對持有者而言,比特幣除了幣值相對穩定,而且在全球都能夠使用,加上它去中心化的安全性,讓它在全世界一炮而紅。 我不是克雷格·懷特。我們每個人都是中本聰(I am not Craig Wright. We are all Satoshi)。 Satoshi 比特幣發明人   這樣的虛擬貨幣交易成本低、穩定安全,有些國家(例如俄羅斯)甚至考慮要開發國定的虛擬貨幣,但在現有的金融制度底下,大多數國家的法律還無法定義比特幣,這樣的虛擬貨幣並不受到任何政府、任何銀行控制,因此它目前也還未被合法化。   比特幣將所有的交易歷史都記錄在區塊鏈之中,區塊鏈會持續延長並相互連結,且新的區塊一旦加入到區塊鏈中就不會再被移走。比特幣的交易數據需要連續得到六個區塊的驗證後成立,缺點就是這個過程稍嫌緩慢。   另外,前面提到的工作量證明機制在比特幣中被稱為「挖礦」,也就是類似於一種運算的競爭,中本聰把消耗CPU的電力和時間比與成金礦的生產過程,比特幣的每一個網路節點都需要驗證,因此使用者會需要透過自己的工作效率來證明運算結果,確認後的交易才會被打包到區塊鏈中,透過不斷重複的嘗試來符合某一個節點要求的解,這樣的技術競爭受到許多專業人士的熱愛,讓大家可以在眾多的公正平台上發掘不同硬體的計算能力。 比特幣白皮書原文 https://bitcoin.org/bitcoin.pdf 中文說明 AndyLin – 《比特幣:端對端電子現金系統》(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I AndyLin –《比特幣:端對端電子現金系統》(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II 區塊鏈將成長為超級帳本 HYPERLEDGER FABRIC   目前區塊鏈的演進大約可以分為三個主要階段,第一階段也就是以比特幣作為代表,這個體系將區塊鏈建立起來,而第二階段是以以太坊為主,以太坊(Ethereum)也是一個開源的公共區段鏈平台,其中以太幣(Ether)也是透過專用加密技術的去中心化的虛擬貨幣,到目前為止以太幣已經是市值第二高的加密貨幣,僅次於比特幣。   區塊鏈的第三階段目標就是超級帳本,以Linux基金會所創辦的「超級帳本計畫(Hyperledger Project)」為例,這是第一款專門為大型企業所設計的區塊鏈模組,主要是希望讓企業可以更輕鬆的導入區塊鏈技術,也代表著區塊鏈的發展日趨成熟。   「Hyperledger Fabric」有需多專門為商業導向所設計的用途,包含貨運追蹤、智慧合約等功能,期待可以落實區塊鏈的應用,因為區塊鏈有共享式帳本的特性,在這個區塊鏈中所有的成員不論是上下游或是協同關係,都能夠透過區塊鏈來快速的共享大量的資源,同時也能兼顧安全性,因此這樣成熟的區塊鏈技術可以應用的層面應該值得各界期待。   目前應用的情況以金融業最多,同時也不少政府部門表示對區塊鏈的運作感興趣,另外像是醫療界也能夠妥善運用區塊鏈技術,醫院中病人的數據、病歷等等都需要隱私,同時區塊鏈的不可竄改性也讓病患資料可以被保障,甚至未來能夠結合人工智慧,將病歷更進一步的導向智能諮詢、智能抓藥等功能,行動機器人醫生的需求就是大量的、可靠的安全資料,這樣的需求可以透過區塊聯技術來滿足,在醫療費用越來越高的此刻,遠端醫療的低成本市場、結合人工智慧區塊鏈的醫療保健服務值得我們期待。 麻省理工學院(MIT)採用了區塊鏈技術,讓百餘名畢業生透過智慧型手機領取他們的數位文憑,成為全球首批頒發虛擬證書的大學之一。當學生下載Blockcerts Wallet之後,它會產生一組金鑰(私鑰加上公鑰),並將公鑰傳送給MIT,把它寫入數位紀錄中,再於該區塊鏈加上認證碼。區塊鏈上並沒有記錄文憑資訊,有的只是MIT建立該紀錄的時戳,最後MIT再寄出含有公鑰的數位文憑,藉由學生手機上的私鑰來進行本人驗證。

分散式帳本 看見三趨勢

sample_BN

經濟日報 2018-12-02

  • 分散式帳本
  • 以太坊
  • Blockchain
  • 技術

區塊鏈也可稱為分散式帳本技術,是不需依賴第三方,通過自身分散式節點進行數據的傳遞、交流、驗證和存儲的一種技術方案,透過去中心和可信任的方式共同維護一個可靠的資料庫。發展歷程中,以R3聯盟、超級帳本聯盟(Hyperledger)與以太坊聯盟(Enterprise Ethereum Alliance,EEA)是目前相關技術與平台發展較為健全與完善之重要組織,其擁有的會員組成與所創建之平台各具特色。 現今約有60間企業同時加入一個以上之聯盟,即表示目前尚未有單一聯盟或平台成為區塊鏈之主流或霸主地位,各企業大廠皆在多方參與和布局。例如西班牙對外銀行、埃森哲、英特爾、湯森路透等,皆參與及加入三個聯盟。但仍能從中透露些端倪,至今銀行、金融機構相關產業仍以R3聯盟為主要的區塊鏈技術發展基地。 比較與分析三大重要平台之特性差異,並發掘相關情報,以探討區塊鏈相關技術在未來可能發展之趨勢,包含以下三項;一、提供多元共識:由貨幣、金融發展演變至更複雜的社會應用,多元、可插拔的共識機制,方能應付不同場景的區塊鏈3.0階段場景。 二、加快交易效率:Uber平均每秒要處理數十趟的旅程、PayPal為數百次的交易、Visa則是數千次、主要股票交易所則需交易數萬次,若是物聯網交換訊息將達數十萬次,因此如何提高吞吐量已成為重要技術趨勢之一。 三、健全獎勵制度:以太幣已成為比特幣之外的最大市值貨幣,提供誘因給開發者,能促進系統內開發與使用效率,以利提升鏈與制度之健全發展。區塊鏈的價值在於價值轉移,也就是可把數位資產轉移給他人,另外核心功能之一包括交易,因此虛擬貨幣有其存在的效用。 觀察近期區塊鏈相關情勢發展進行歸納並解析,首先,新的聯盟持續增加與發展,如早期的金融業R3聯盟,到今年由全球四大車廠寶馬、福特、雷諾與通用汽車等成立MOBI聯盟,這之間快速發展數十個重要聯盟或組織;再者,平台架構仍在推陳出新與提供改善方案,如技術面的共識機制優化與改善、吞吐量的提升,平台面的Fabric、Iroha、Sawtooth、Corda、Ethereum等多元發展;另外,擴充、穩定、安全性相關議題也在發酵並改進。這三項情勢可判斷目前技術仍屬初期,策略上仍需透過各企業間的合作,改善缺陷與問題,並建置產業共用之主流平台。 另外藉由觀察聯盟會員進行解析,包括成員不斷變動或增加、初創會員開創或參與其他新的區塊鏈聯盟或組織,如原先摩根大通與桑坦德銀行退出R3聯盟,芝商所則在超級帳本聯盟降其會員等級,但卻都成為以太坊的創始理事會員。 甚至,直接架構新的平台或投資區塊鏈新創公司,如高盛直接投資Circle和數位資產控股等區塊鏈新創公司,以及摩根大通直接發展自己的區塊鏈Quorum平台。綜合這三項觀點評估,因技術仍在初期,各方人馬想要架構適用於其身處產業之平台,成為產業區塊鏈之領導者,甚至試圖開發能達跨產業應用之通用平台。 目前為百家爭鳴的情勢,市場短期間內很難由單一平台或技術一統天下,軟體開發業者仍有機會占一席之地,依技術強弱分為兩種類型,以提供相關建議。強勢業者可直接開發建立新的平台架構,以改善當前聯盟區塊鏈平台未盡之處,立足區塊鏈技術一席之地,包括開發具特色共識機制平台,如提高交易速度,或是節點的凍結及修復功能。 倘若只是弱勢業者則可依附大型、較多人使用的平台架構,開發或完善具特色的智能合約,利用現有的底層技術架構相關商業應用場景,以便各企業能有效的導入相關應用,協助企業提升競爭力,如適用於食品、物流業等。(作者是資策會MIC產業分析師)

【深度觀點】為何瑞波能成功,而瑞波幣卻可能一文不值

banner

動區動趨 2018-07-14

  • Ripple
  • 金融市場
  • 加密貨幣
  • 投資
  • 幣圈

至於原因一部分是因為他們提供了一系列令人困惑的物品,一部分是這個團隊經歷過的許多轉折與改變(pivot)。再加上國際間銀行系統的複雜程度,我們的困惑與誤解就這樣慢慢的形成了。 若要真正徹底的了解Ripple在做些什麼,我們須要快速回顧一下Ripple的過去和它嘗試解決的問題。 Ripple Labs創立於2012,現今擁有超過150位員工。從創立到現在他們已從投資人手上募到了超過9000萬美金,其中包括了Andreeson Horrowitz 和 Google Ventures的投資。 Ripple最初的願景是打造一個「更好的比特幣」 — 特別針對銀行業 — 有著每秒超過1000次的交易速度和更短的區塊確認時間(確認交易)。這個目標下的產物就是所謂的 「XRP」。 你可能在銀行轉帳時有聽過SWIFT(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環球財務通訊協會),在接下的文章我們會討論這兩個方式為什麼重要,和他們該如何合作。 但在一開始,我們還是先來看看錢是怎麼在銀行系統之間流轉的。 國內銀行轉帳 當我們想要把錢從一個銀行轉到另一個時,意味著一個銀行的總存款會下降而另一個會上升,最好這個過程也是有經過驗證的。 還好,國內每家銀行在中央銀行都有個戶頭,因此中央銀行這個受信任的第三方可以負責處理這種業務。 舉例來說,JP Morgan要轉帳到Wells Fargo,他們可以利用在Federal Reserve(美國中央銀行)的帳戶進行計算。 JP Morgan告訴Federal Reserve它要轉多少錢,經過簡單的加減後把數目加到Wells Fargo的戶頭裡。錢就這樣被移動了,稱為即時支付結算(Real Time Gross Settlement),在美國叫做Fedwire。 這個動作可以瞬間完成,但是代價卻很高。 如果我們並不在意即時性,另一個方式會是整理一整天的轉帳項目並在當天結束前在中央銀行完成計算。 這個方式叫做「延遲淨額清算系統」(Deferred Net Settlement System),大部分國家的支付系統都是根據這兩個方式再做一些調整的。 國際銀行轉帳 相對於國內,國際間的轉帳多了一個挑戰。假設英國的Barclays想匯錢到加拿大的RBC,不幸的是他們沒有在共同中央銀行擁有戶頭,因此他們無法簡單的轉移資金。 為此他們運用了一些小手段,就是Barclays和RBC互相在對方銀行設立一個戶頭。這兩個戶頭有各自的帳戶餘額,那些數字就代表了他們欠對方錢的數目。 也就是說,這個方法可以被想像成是開一張借據或是一個承諾,當資金須要被移轉時銀行只要調整這個戶頭裡的數字就好。在現實中這些調整並不是即時性的,而是根據銀行自己決定的間隔來去做更動。 銀行也要決定資金兌換的匯率和之中的手續費。 不過由於RBC和Barclays都是大銀行了,他們理所當然會在對方銀行裡有對應的戶頭。 但假如我們在英國要從名不見經傳的小銀行A匯錢到加拿大的小銀行B,他們兩家銀行不見得有上述的對應關係。對這兩家銀行來說,他們要做的是透過像是RBC的大銀行來完成這筆交易。 步驟如下: A銀行透過國內銀行轉帳的方式 (在英國叫做CHAPS) 匯錢到Barclays。 Barclays啟動國際轉帳的程序,傳送SWIFT訊息到在加拿大有對應的銀行(RBC)。RBC接著從Barclays的帳戶裡扣除那筆金額來傳送。 RBC也用國內銀行轉帳 (加拿大的ACSS) 將錢匯到小銀行B,完成交易。 上面所介紹的過程大概需要四天來完成,有些情況甚至需要多於兩家相對應的銀行來做國際轉帳。其中要注意的是在跨國境的步驟,錢實際上沒有真的移轉。 它需要的是各種各樣銀行之間的協議,包括手續費、匯率和結算的次數。這個概念在接下來的篇幅會很重要。 SWIFT 所以SWIFT在這之中扮演著什麼腳色呢?全名為環球財務通訊協會,負責著整個SWIFT網路的運作,它主要可以讓銀行之間安全的傳送電子訊息。 當銀行A要從Alice的帳戶中轉移X數量的金錢,到Bob位於銀行B的帳戶時,SWIFT是兩個銀行之間標準化的溝通程序,就像是銀行之間能夠互通的語言一樣。 一旦某銀行收到了SWIFT的訊息時,該銀行就會啟動上面描述的處理程序。要記得SWIFT訊息並不會傳送金錢,僅僅是一些指令而已。 SWIFT會向銀行收取使用費,並且販賣自己的軟體系統,然而SWIFT系統事實上已經非常的老舊且過時了。 假的SWIFT詐騙訊息所造成的安全漏洞在今年就導致了超過8100美金被偷取,可看出這個系統已經逐漸變得支離破碎。於是我們終於要來看看Ripple要如何與SWIFT競爭了。 Ripple和xCurrent Ripple的答案是xCurrent,可以把它想像成更現代化且更有效率版本的SWIFT。 使用xCurrent的銀行也等於接受了”跨帳本協議”(Inter Ledger Protocol, ILP),同時也與銀行原有的帳本記錄整合,並將即時的追蹤各方的借貸紀錄和流動性資產。 xCurrent的優勢來自於快速且可雙向溝通的協議。 相較於單向的SWIFT,取而代之的結果是銀行能夠分享例如手續費、匯率、風險評估和KYC(know your customer)的資訊。 雙向的資訊流通意味著這個系統能夠找到完成一筆交易的最佳路徑,更高的透明性也促成了更低的手續費和更可靠的轉帳。 銀行現在能夠更準確的預估一筆交易的總成本和路徑,還可以追蹤處在任何階段的交易狀況,這在過去的系統中是不可能達成的。 另一個可以大量減少成本的因素是時間,在跨境的部分轉帳從原本數天的時間縮短為瞬間完成。 這個時間的縮短對於銀行尤其重要,因為當銀行之間有互相對應的帳戶時,銀行必須凍結住一些資金來證明他們有足夠的流動性資產來達成這筆「轉帳」(沒有實際上的移轉)。 而這些閒置被凍結的資本,也就是所謂的流動性成本,對銀行來說是一個負面的機會成本,因為錢靜置在那邊沒有任何效益。 預期中使用Ripple(xCurrent)會省下的成本如下圖所示。 不過也是有一個可能的大問題,就是所有的銀行都要在xCurrent和SWIFT中選同個邊站,這樣溝通才會順利。 畢竟網路相連的效應是非常重要的。 到這裡你可能會注意到,XRP到現在都還沒被提到,那是因為xCurrent並不是使用XRP。 事實上,當你聽到有銀行宣布採用Ripple的系統時,他們其實是在使用xCurrent(Ripple和xCurrent其實比較可以互用)。那XRP又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呢? XRP? XRP是轉帳的問題中最理想化的解答。 相較於銀行之間互相開一大堆的帳戶來轉換世界各地的貨幣,若是每個銀行都使用XRP來處理國際轉帳的話不是更簡單多了嗎? 這樣的話,XRP會是全球認可的貨幣並且可以瞬間完成世界各個角落的交易。Ripple稱這項服務為xRapid,令人驚訝的是,Ripple提供關於它的資訊少之又少。 XRP和xRapid會跟xCurrent整合在一起,省下大量的成本並提高銀行效率。 那些為了國際轉帳而設的帳戶都不需要了,只要大家一起用XRP就能解決問題。照此看來,這個理想可以顛覆所有現今的系統,可以從下圖看到成本差異: 但就與xCurrent可能有的問題一樣,XRP想成為國際間的橋梁並不容易。它的成功取決於一些重要假設、流通性和穩定性。 銀行不會想要把XRP留在手上,不然就跟舊的系統一樣鎖死資本而沒有改善。 想要減少這部分的成本,銀行要有能力找到能夠流通的地方。意思是說,假如台灣的銀行收到了一些XRP並想拿它來換新台幣,他們應該要有一個能夠兌換的方法。 銀行也會希望XRP的價格能夠穩定,不然在轉帳的過程會存在太多的風險。XRP要穩定的話它的價格要達到一個市場接受的水平,而這是被市場的供需所決定的。 由此可見,銀行並不會特別想要持有著XRP。 這對他們來說不是投資的項目,而是一種運作的方式而已。他們不會在乎XRP到底值5塊錢或50塊,他們只會買它並拿來傳遞,讓接收者能夠換成當地的法定貨幣。 但誰又會是在轉換時扮演買方的腳色呢? 根據Ripple的說法,市場中會有”做市商”(Market maker)去接受賣方的報價,並從交易XRP和一般貨幣之中獲利。對於這項說法該如何運作的細節,Ripple盡其所能的含糊其詞。 所以目前一顆XRP的價錢是如何決定的?是那些在交易所活躍的投機者們,不過以長期來說他們不會是XRP價格的變因。 XRP也有可能成為人們的信仰之一,就像比特幣一樣,然而對於”Ripple”的客群來說,也就是所謂的銀行們,他們是不太可能被這種信仰或是理想給驅動的。 XRP最後一個可能的價值在於它讓銀行所能節省的成本。 假如銀行系統能因為使用XRP每年能省下10兆美金,那的確可以形成足夠左右XRP價格的穩定需求。但事實上相較於使用XRP的風險,它的成本效益根本沒有這麼高。 在最好的情況之下(所有系統都採用)XRP也只比xCurrent多省下33%成本,但對於銀行來說,XRP所帶來的進步不能只有幾個百分比,它必須在一個完全不同的層級才能讓銀行情願去做改變。 難道銀行會願意為了這十幾二十個百分比,去承擔投資這個數位貨幣的風險嗎? 如果XRP繼續維持著目前的狀態,它的確可以在未來全面使用的情景中帶來穩定的價值。 但目前XRP所面臨的阻礙是非常巨大的,讓它很難達成所謂網路的效應讓銀行們一呼百應。想要克服目前的交易系統並成為全球通用的貨幣,如果沒有一個國家在後面撐腰是很難達成的。 接下來? Ripple已經有許多成功的案例了,有著超過75個銀行採用了xCurrent的系統。 Ripple可能(或已經!?)成為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並徹底毀滅SWIFT,但這不代表XRP會跟著一起成功。 其實這家公司或許該再次根據市場反應來做對應,捨棄掉它舊的商業模式。在這個情況來看XRP就像是一個不需要的發明,而Ripple和投資者們必須去想到底該如何看待並處理XRP。

給非技術者的入門課:什麼是以太坊?(上)

banner

許明恩 Astro Hsu 2017-10-23

  • 技術
  • 0x
  • 技術

全球市值最高的兩大數位貨幣分別是比特幣(BTC)、以太幣(ETH)。比特幣的區塊鏈可以視為一本帳本,交易由礦工(記帳者)記錄在區塊(帳本的每一頁)上,計算交易金額的單位就是比特幣。 但是如果你曾經把比特幣、比特幣區塊鏈的用途,拿來套在以太幣、以太坊(以太幣的區塊鏈)上,那今天的內容會對你有所幫助。 如果你對比特幣不太熟悉,我建議你先看我寫的比特幣內容,會更容易理解我接下來要說的以太坊(Ethereum)。 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 他是今年 23 歲的軟體工程師,在 2011 年接觸到比特幣之後,同年就創辦媒體 Bitcoin Magazine 寫數位貨幣的新聞。Bitcoin Magazine 到今天還是這個領域內的指標性媒體,而我認為 Vitalik Buterin 做過媒體的經驗讓他現在可以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解釋複雜技術概念。 後來到 2013 年他提出以太坊,讓想要建立分散式應用(Decentralized App)的開發者,可以直接使用以太坊既有的資源來開發,而不需要自己從頭架構區塊鏈。接下來,我會解釋什麼是以太坊。 手機作業系統如果是 LINE 我拿你已經比較熟悉的智慧型手機來解釋以太坊,會比較容易理解。現在主流的手機作業系統只有兩種:Android 和 iOS。你常用的 App 通常都是既有 Android 版本也有 iOS 版本,例如 Facebook、LINE 或是 Tinder。但有一些比較小眾或比較新的 App 他就只有 iOS 版本卻沒有 Android 版,或者相反。這是因為在 Android、iOS 兩種不同作業系統上開發同一個 App 其實是不同的兩件事,作業系統彼此之間是不互通的。 今天為了要解釋以太坊,請你把區塊鏈想像成手機作業系統,而比特幣就是建構在比特幣作業系統(區塊鏈)的唯一一個 App。你可以想像中本聰為了提出比特幣這個應用(App),而自己開發一個區塊鏈(作業系統)嗎? 這工程浩大的程度就像是 LINE 要開發自家 App 時,市面上並沒有 Android、iOS 讓他選。而是 LINE 公司得自己開發一個自家的手機作業系統可能就叫做 LINE OS,而 LINE OS 上面只會有一個 App 叫做 LINE 專門用來傳訊息。如果你可以想像一個作業系統上面只能安裝一個 App 的不方便、荒謬程度,你就可以想像一個區塊鏈上只有比特幣一個應用的現狀。區塊鏈還在發展的非常初期,而智慧型手機已經發展好多年了。 從目前手機作業系統的市佔率就可以看出來,其實世界上不需要那麼多的作業系統,就如同世界上不需要那麼多的區塊鏈一樣。我們需要的可能是少數幾個像是 Android、iOS 這樣主流且可以讓數百萬 Apps 建構在他們之上的作業系統,而以太坊就是區塊鏈領域的 Android 或 iOS 作業系統。 分散式應用和以太坊 以太坊最大的價值就是讓需要使用區塊鏈(手機作業系統)的分散式應用(App),不需要再建構自己專屬的區塊鏈(作業系統),而可以用以太坊來開發即可。這就像是 Google 告訴臉書、微軟:你們的服務只需要基於我的 Android 作業系統來開發 App 即可,不需要再各自從頭開發不同的手機作業系統了。 這樣一來使用者就可以在 Android 的應用商店(Google Play)一次找到各種不同的 App 來安裝,對作業系統開發商、App 開發商、使用者都方便。Android 和 iOS 花了好一段時間才逐步演化成目前的商業版圖,我認為區塊鏈也會按照類似邏輯再來一次,而以太坊在區塊鏈領域扮演重要的平台角色。 一個最容易說明以太坊價值的例子是電子錢包 MyEtherWallet。 我們上一篇說過珍奶幣、代幣經濟的例子,區塊鏈讓我們能夠發行許多不同領域、不可複製的代幣。在以太坊上的代幣有一個共通的標準 ERC-20,只要是根據 ERC-20 標準所做出來的代幣無論是珍奶幣、棒球幣、豪宅幣,都可以存放在 MyEtherWallet 這個統一的錢包內。 但如果代幣不符合 ERC-20 的標準或是應用(App)是自建區塊鏈(作業系統)而不是建立在以太坊上,那這個代幣就得自己開發錢包來儲存,在不同種類代幣的交易上也會複雜許多。 今天我們先說了什麼是以太坊,這個系列的下集我會告訴你以太坊是如何運作的,還有以太幣(ether)不只是交易的貨幣也是以太坊的「燃料」。 另外,今天我去參加「金融科技、創新創業暨區塊鏈最新發展」研討會,預計這週三我會寫這場活動我所聽到值得分析的內容。

  • 1
  • 2

近期活動

  • 全球微電網系統整合平台發佈大會 暨 國際記者會
  • AI/BigData技能養成系列課程-區塊鏈入門實務(確定開課)
  • 第四屆《Hit FinTech》金融科技產業高峰會

匯率轉換器

熱門貨幣

1
icon BITCOIN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05844%
  • 價格 $7316.78
  • 成交量(24h) $35,982,239,513
2
icon ETHEREUM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18122%
  • 價格 $171.23
  • 成交量(24h) $12,657,649,309
3
icon XRP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31509%
  • 價格 $0.200057
  • 成交量(24h) $1,887,809,508
4
icon TETHER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20116%
  • 價格 $0.998873
  • 成交量(24h) $44,255,841,117
5
icon BITCOIN CASH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3.15903%
  • 價格 $265.45
  • 成交量(24h) $4,671,115,966
6
icon BITCOIN SV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1.47906%
  • 價格 $219.32
  • 成交量(24h) $3,669,673,293
7
icon LITECOIN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01976%
  • 價格 $46.16
  • 成交量(24h) $3,223,255,167
8
icon EOS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13137%
  • 價格 $2.73
  • 成交量(24h) $2,802,095,406
9
icon BINANCE COIN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24292%
  • 價格 $15.07
  • 成交量(24h) $409,608,526
10
icon TEZOS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5.58303%
  • 價格 $2.14
  • 成交量(24h) $204,953,129

貪婪指數

Crypto Fear & Greed Index

礦工費 & 處理時間 (Ethereum)

  • gas fastest

    Fastest

    ~m

    Gas Price (gwei):NaN

  • gas fast

    Fast

    ~m

    Gas Price (gwei):NaN

  • gas slow

    Slow

    ~m

    Gas Price (gwei):NaN

  • 礦工費越高將會加快您的交易處理速度

本網站不支援IE,請使用Chrome瀏覽器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