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BIT Select STAR BIT 精選

  • 今日情報
  • 獨立觀點
  • STAR BIT 精選

如果你相信谷歌與互聯網股票,也請相信以太坊!

banner

幣特財經 2019-10-25

  • ETH
  • 以太坊
  • 互聯網

在互聯網泡沫塵埃落定之後,我們見證了那些別具一格的互聯網公司從灰燼中崛起,為用戶帶來了巨大的價值。這不僅讓它們吸引了數億用戶,而且還轉化為相關股票價格的顯著上漲。 歷史往往會重演,我們可以回顧互聯網的過去,進而看看未來的加密資產會是什麼樣子。雖然加密資產的使用歷史不過寥寥數年,但該領域已經產生了一些有價值的指標,可以幫助我們預測未來。 劇透警告:加密資產的未來很可能與互聯網的歷史相似。 在討論這些指標之前,我們簡要回顧一下互聯網和基於互聯網的股票的成長歷史情況。 「70%的互聯網股票價格上漲,僅僅是由於互聯網的發展。」— Thomas Lee, Fundstrat 下方圖表顯示了2006到2018年,Gmail的新用戶成長趨勢。 數據來源:www.rocketblocks.me 從上圖可以看出,使用Gmail個人用戶的成長是驚人的:從2006年開始只有幾百萬用戶,20年後達到了十億多用戶。僅僅20年間Gmail用戶成長了100多倍。 下方圖表是谷歌從2006年到2019年的股價走勢。 數據來源:Yahoo Finance 從這張圖中可以看出,谷歌的股價走勢與Gmail的用戶成長趨勢非常相似。上圖顯示,谷歌的股票價格從2006年的近170美元,漲到了2016年的1200多美元。這還不包括2014年的股票分割(stock split)。考慮到此次股票分割,投資者在短短20年時間裡,獲得了近1400%的投資回報。 讓我們再來看一個例子,以獲得更多的數據。我們來看看過去20年互聯網用戶的成長情況 (見下圖),而不是只關注一兩家公司的情況。 互聯網用戶的成長趨勢。數據來源:DART Consulting 上圖顯示,互聯網用戶從2006年的約4000萬,成長到2016年的近4億。在過去20年裡,用戶成長了近10倍。 我們再將互聯網用戶的成長,與第一信託道瓊斯互聯網指數基金 (FDN) 的成長趨勢相比較一下。下圖顯示了在同一時間段內FDN的巨大成長。 可能大多數人會說:「只是因為我們看到互聯網的用戶量,清楚地反映了互聯網股票價格的上漲,並不意味著加密領域也會發生同樣的情況。」情況的確可能會是如此。 但如果我告訴你,這種情況已經在發生了呢? 下圖展現了2015到2019年,以太坊網路的日交易量變化趨勢。雖然2017年第四季度,由於瘋狂的投機而出現交易量飆升,但過去4年的成長是驚人的。 2015年10月,以太坊網路每天只處理6000筆交易,但到了2019年10月,以太坊網路每天處理的交易量超過70萬筆。在短短的四年時間裡,以太坊網路的日交易量成長了100倍。 圖源:EtherScan.io 下圖表是ETH的歷史價格趨勢,它與上面的以太坊網路日交易量趨勢圖幾乎相同,但是有一個不同點。 不同之處在於ETH價格下降的幅度,遠遠大於交易量。這一發現使得Chris Burniske (加密投資機構 Placeholder VC合夥人) ,在其書中提醒投資者,加密資產價格下跌的幅度大於基本面。 下圖展示了以太坊網路中的活躍位址數成長趨勢。這顯示了以太坊網路的活躍帳戶/用戶數,呈現了穩定成長。 圖源:BitInfoCharts 下圖展示了ETH市值 (也即ETH的價格乘以流通中的ETH總量) 的成長趨勢。可以看出,下圖的成長趨勢與上圖的活躍位址數成長趨勢,幾乎沒有區別 (儘管衡量的是完全不同的對象)。 圖源:BitInfoCharts 最後一個圖表是ETH價格 (藍線) ,與以太坊網路的新增位址數 (紅線) 成長趨勢的對比。 正如你所看到的,上圖中的ETH價格幾乎總是直接與新增的位址數相對應。對創新的投資者來說,當前的市場條件和資訊不對稱,暫時使得ETH的交易遠低於其基本價值。 在過去的四年裡,以太坊經歷了爆炸式的發展,不僅是從投機的角度來看,從現實世界中有價值的用例來看更是如此。 這種趨勢不僅會繼續下去,而且會產生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所顯示的複合效應 (即網路的用戶數目越多,那麼整個網路和該網路內的每台電腦價值也就越大)。 如果你想知道為什麼以太坊仍將繼續成為佔主導地位的公鏈,只需看看圍繞以太坊的網路效應和友好的開發者生態。 本文為金色財經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如果你相信谷歌與互聯網股票 也請相信以太坊」

台灣成立新社群平台「密碼龐克」— 從比特幣核心精神進行「在鏈上的交流」

banner

動區動趨 2019-03-03

  • 鏈圈
  • P2P
  • 去中心化
  • 比特幣
  • 以太坊

2018 年 12 月密碼龐克網站平台正式創立,核心成員由東晃慈(Koji Higashi)、陳伯韋和黃雅信,共同經營。沿用了「密碼龐克」一詞背後延伸的理念,期待可以建立一個針對區塊鏈、比特幣、以太坊技術學習資源網站、以及論壇,讓學習資源、最新訊息可以廣為流通與分享,更多開發者和研究員能夠因為掌握了第一手的開發經驗、最新資訊,並彼此探討交流。 「我這幾年來也一直想要為台灣社群貢獻有意義的事情。」東晃慈這麼表示。 緣起 當團隊夥伴提議將這個線上社群定名為 Cypherpunk Taiwan 時,正好也和與團隊的中心思想十分契合,於是這三人便開始共同營造理想的社群環境。密碼龐克是一個很有歷史的密碼學組織,以隱私、自由、匿名為最高宗旨的精神,正因為有這樣的精神所以才需要密碼學,因此該團隊決定取名叫「Cypherpunks Taiwan 密碼龐克」。 「密碼龐克對我來說是自由的象徵。以比特幣和區塊鏈來說,這樣的精神建立在金融上的掌握權,創新上的自由(不需許可的創新),還有抵抗審查的自由。」東說道。 核心成員之一的陳伯韋認為,「許多人在使用比特幣、談論比特幣,但卻不清楚比特幣誕生的背景。現在看到的故事好像往往是營銷出來的形象,Cypherpunk 不只是一個團隊,也是一種精神。該團隊開發出了洋蔥網絡、非對稱式密碼學、P2P network 如 BitTorrent 等等影響著比特幣誕生的技術,去中心化、匿名網絡,其實才是比特幣的核心價值所在之處。 「Cypherpunk 是對『隱私追求』十分熱衷的組織。隱私,在現實世界是一個概念,但搬到電腦的世界終究要用密碼學去實踐。」陳向動區表示。 但陳也認為,「比特幣目前做到了自由,但在隱私跟自由的取捨,究竟是衝突還是並存?」他仍然沒有想得很清楚,但陳相信兩者之間仍然存在某種關聯。 正因密碼龐克精神讓一群人塑造了比特幣現在的模樣,這群人仍持續的在這個領域發揮他們的天賦進行科技的創新,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更崇尚這樣的精神。 有趣的是,發起人之一的東晃慈被問及,身為日本人,為什麼會選擇在台灣經營這樣的社群,他回答道, 「選擇台灣的考量跟原因並不是因為我的工作發展策略上的考量,其實主要是更個人喜好的原因。我多年前就認識許多台灣一些社群的主要參與者,也讓我很自然的選擇在 2016 年搬到台灣來住。」 比特幣、以太坊和其他區塊鏈項目都會非常重視他們的社群經營和成長,當東晃慈還在日本時,從 2014 年就全職投入到區塊鏈領域,經常受到社群參與者私下的幫助他在工作上完成許多事情,而且十分專業。 「我也希望台灣也能有這樣的社群文化。」東告訴動區。 台灣目前社群文化特色 「Cypherpunks Taiwan」認為社群(Community)雖重要,但經營的不好也可能毀了許多項目的發展。雖然加上現在企業和監管者對這個領域的發展越來越關注,但實際上推動創新、找到更多應用場景同時要捍衛創新者應有的權利,這一切還是得靠社群。如果有足夠的一群人滿富熱情的長期努力,該團隊相信這項科技與未來的法規環境將會很不一樣。 回到 2014 年,台灣比特幣、區塊鏈社群幾乎不存在,當時陳伯韋就與一群社群的早期參與者開始談論比特幣。而被問到這幾年來對台灣社群的觀察,陳表示: 「一直以來傳銷、投機者充斥著整個產業,且多數公司並不知道區塊鏈的進入門檻高。需要了解到一個程度才能真正認識到區塊鏈的技術瓶頸,但我想目前大部分的人仍不清楚技術現在真實的發展情況。」陳伯韋繼續說道, 「這就是為什麼要有這個社群,就是為了讓知識能夠傳遞、分享,透過自發性的研討、辯論,才能激起更上層的火花。」 不過,該團隊也提到,社群這個字近期也有被濫用的情況,一個好的社群並不代表盲目的支持、炒作特定的幣,或是一直對價格波動感到擔心。而是一群愛好者客觀且理性的探討、關注科技在長期上的影響,而非短期報酬。 而台灣社群與其他東晃慈熟悉的其他地區的社群文化有何不同,東是這麼評價的: 「我認為台灣社群與其他地方最大的不同是,台灣社群參與者普遍來說更加年輕、也更以開發者為主,我認為是一個很大的優勢。」 在日本,社群的參與者平均年齡會更高一些,目前討論的議題多數是圍繞在監管、合規、還有市場行為,韓國也是類似這樣。而台灣則很特別的是,許多人是非常有熱情、更注重在底層技術上、而非僅僅是關注應用而已。 「Cypherpunks Taiwan」社群經營的理念 其一,希望可以增加社群對技術本身的識讀能力,不論參與者的興趣是投資、還是技術發展,我認為了解科技本身的趨勢是至關重要的。而這不只是關乎個人,而企業也需要了解。越多人了解,這個領域的發展會更迅速。若對科技的識別度不夠,不了解困難與挑戰和造成低效率的原因,企業也難以下決策。 「Cypherpunks Taiwan」希望成為很珍貴的資源共享、學習的一個地方。 其二,該團隊希望能不只是對科技試讀力,也能培養出很強的社群意識,在去中心化、去信任的科技之上。該團隊表示,從他們的經驗看來,有時候社群越多人參與,反而越少去注重這樣的意識本質,包含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去信任(Trustlessness)、數位隱私(Digital Privacy)、和非許可制的創新(Permissionless innovations)。 「對我來說,比特幣之所以如此特別,就是因為開創了這樣的可能性。這確實是破壞性的改變遊戲規則的一個創舉,所以我也希望 Cypherpunks Taiwan 能夠幫助推廣這樣的精神,同時也推行駭客文化。」東繼續說道, 「一部分啟發我這麼做的原因是,我的團隊夥伴陳伯韋無私的奉獻他寶貴的時間,將許多重要的技術資源翻譯成中文,只為了貢獻。」 區塊鏈是一個全球性的現象,Cypherpunks Taiwan 最終希望能為台灣帶來全球性的資源。 「台灣人或許把區塊鏈作為新時代必備的知識,但真正有價值的是區塊鏈更深度、更多應用,例如,閃電網絡、隔離見證、智能合約等等。了解到一定的程度,才不會經常看到區塊鏈出現在技術應用不適合的場景之上,造成區塊鏈看似萬能卻始終無法落地的現象。」 陳伯韋認為多數人對區塊鏈的停留在表面層次,而真正能夠為科技帶來創新必須清楚、辨認瓶頸,其二是要更認識到技術的核心,那些才是最值得探討的。 「目前 Cypherpunk Taiwan 還剛起步,我相信這只是長期發展的一小步,而我期許這一小步能讓未來發展更加提升。」東總結道。

哈佛名教授:我們可能不需要區塊鏈 別錯把驗證當信任

banner

鏡週刊 2019-03-01

  • Blockchain
  • 乙太坊
  • 比特幣
  • 加密貨幣

「區塊鏈作為去信任的解決方案,往往比它所要取代的物件要糟糕得多。」 寫過《應用密碼學》(Applied Cryptography)等教科書等級著作、任教于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的美國著名資訊安全大師 Bruce Schneier,近日在《連線》雜誌發表一篇長文,從信任與安全的角度,強烈質疑區塊鏈技術的價值。此文引起各方廣泛熱議。 在這篇原題 There's No Good Reason to Trust Blockchain Technology 的文章中,Bruce Schneier 指出區塊鏈號稱可以用技術取代人類社會的信任,但實際上驗證(verification)並不等於信任(trust)。 他呼籲大家勿盲目相信區塊鏈,批評需要准入機制的私有區塊鏈毫無意思,也說如比特幣、乙太坊這類開放的公有區塊鏈亦毫無用處。若問「你需要一個公有區塊鏈嗎?」,「答案幾乎是不。」因為區塊鏈可能無法解決任何你認為可用它來解決的安全問題。而它所解決的安全問題則可能並非你所需解決的。 圖|Bruce Schneier(來源:harvard.edu) 圖|Bruce Schneier(來源:harvard.edu) Bruce Schneier的全文如下: 我們沒有任何好的理由去信任區塊鏈技術 在他首次提出比特幣的2008年的白皮書中,匿名的中本聰總結道:「我們已經提出了一個無需依靠信任的電子交易系統。」他所指的便是區塊鏈——支撐比特幣的系統。規避信任是一個偉大的承諾,然而事與願違。誠然,比特幣去除了特定的仲介——就像內嵌於其它交易系統,如信用卡中的那樣的。但是你仍然必須去信任比特幣,以及關乎它的一切事物。 很多人已經撰寫過關于區塊鏈本身及其對信任的替代,重塑或者去除。但當你分析區塊鏈與信任的關係時,你很快就會意識到那些文章所言,炒作意味遠高於其價值。區塊鏈作為去信任的解決方案,往往比它所要取代的物件要糟糕得多。 首先要給出一個警告(caveat),當本文提及區塊鏈時,是指一些非常具體的東西:構成公有區塊鏈的資料結構和協定。它們有三個基本要素。第一個是分散式(有多個備份)但又中心化(只有一個總的)帳本,這是一種記錄發生了什麼事情和事情以怎樣次序發生的方式。這份帳本是公共的,意味著任何人都可以讀取它,以及不可篡改的,意味著沒有人可以改變其上所記錄的過往事宜。 第二個要素是共識演算法,即確保所有的帳本都是相同的機制。其通常被稱作挖礦;該系統的一個重要部分是任何人都可以參與其中。共識演算法同樣是分散式的,意味著在共識網路中,你無需信任任一特定節點。在維護這套系統正常運行所需的能源及資料容量方面,共識演算法的成本是比較高的。比特幣有截至目前全球成本最高的共識演算法。 最後,第三個要素是貨幣。這是某種具有價值並可被公開交易的數位權杖。貨幣是區塊鏈的必要元素,它可以激勵所有人參與其中。包含這些權杖的交易則被記錄在帳本上。 私有區塊鏈則毫無意思。(此處私有區塊鏈是指運用區塊鏈資料結構但並無以上三要素的系統。)通常來說,私有區塊鏈對使用者有外部的准入限制。這些並非什麼新奇的東西;私有區塊鏈是分散式的附加資料結構,其中包含一個有權加入其中的個人的列表。在分散式系統領域,共識機制已經被研究了超過60年的時間。附加資料結構的研究時間也大致如此。它們只是名義上的區塊鏈,並且據我所知去做區塊鏈的唯一原因是借著區塊鏈炒作。 公有區塊鏈的所有三個元素作為一個單獨的網路組合在一起,提供新的安全屬性。問題是:它真的有什麼用嗎?這完全是一個信任的問題。   人類社會的信任含義複雜,勿把驗證等同信任 信任之於社會至關重要。作為一個物種,人類相互信任。脫離信任,社會無法運轉,事實上我們大多數時候甚至不會去想,這是衡量信任如何運作的一個指標。 信任一詞具有很多的含義。有私人與親密的信任。當我們說我們信任一位朋友的時候,我們是指我們信任他們的行事動機,並知曉他們的動機將怎樣影響他們的行動。還有較不親密,不太私人的信任——我們可能不認識某人,也不知道他們的動機,但可以信任他們未來的行動。區塊鏈使這樣的信任變得可能:比如我們不認識任何一位元礦工,但我們信任他們將遵循挖礦協定並使整個系統運轉。 關於信任,絕大多數區塊鏈的擁躉有一個不自然地狹隘的定義。他們喜歡這樣的口頭禪「我們信任代碼」,「我們信任數學」,「我們信任加密貨幣」。這是驗證意義上的信任,但驗證本身同信任並不相同。 在2012年,我寫了一本關於信任和安全的書,《騙子與局外人》(Liars and Outliers)。在這本書中,我羅列了四類我們人類用於激勵值得信賴行為的系統。前兩類是道德與聲譽。問題是它們只能適用於一定數量的人口。對於小的社區來說原始系統即信任與聲譽是足夠的,但更大的社區則需要委託代理,以及更多的形式主義。 第三類是機構。機構有規則與法律來促使人們依據組織標準行事,並制裁那些違規者。某種意義上,法律使聲譽正式化。最後,第四類是安全系統。這些是我們採用的各種安全技術:門鎖和高柵欄,報警系統和警衛,取證和審計系統等。 這四樣要素協同工作進而促成信任。以銀行業為例。金融機構,商人,以及個人均會在意其聲譽,這防止了偷竊與欺騙。圍繞銀行業各方面的法律與規則,包括在欺詐情況下限制風險的應急方案,使每個人都在界限內行事。 此外還有很多安全系統在運行,從防偽技術到網路安全技術。 Kevin Werbach 在2018年的新書,《區塊鏈與新的信任結構》(Blockchain and the New Architecture of Trust)中,總結了四種不同的「信任結構」。第一種是點對點的信任。這基本對應著我所說的道德和聲譽系統:成對的互信的人們。他的第二種是利維坦式(leviathan)信任,同機構信任相對應。你可以在合約系統中看到它的作用,這使互不信任的幾方可以達成協議,因為他們相信政府會幫忙處理糾紛。Kevin 的第三種是仲介信任。一個好的例子是信用卡系統,後者允許不互信的買賣雙方達成交易。他的第四種信任結構是分散式信任。這是對特定安全系統即區塊鏈的新興的信任結構。 區塊鏈的作用是使人們對他人或機構的信任轉移到技術上來。你需要相信加密學,一眾協定、軟體、電腦與網路。並且你需要絕對信任它們,因為它們通常是單節點故障。 當這種信任被證明是錯位的時,人們是無法追索其損失的。如果你的比特幣交易所被駭客攻擊,你會損失掉你所有的資產。如果你的比特幣錢包被駭客攻擊,你會損失掉你所有的資產。如果你忘記了登錄資訊,你會丟失你所有的資產。如果你智慧合約的代碼中有漏洞,你會損失掉你所有的資產。如果某人成功破解了區塊鏈的安全性,你會損失你所有的資產。在許多層面,信任技術比信任人更加困難。你願意去信任人類的法律系統,還是一些你沒有專業能力審計的電腦代碼? 區塊鏈擁躉指出更加傳統形式的信任很昂貴,例如銀行手續費。但區塊鏈信任同樣成本高昂;只是該成本是隱性的。對於比特幣來說,成本包含挖礦費用、交易手續費,以及巨大的資源浪費。   區塊鏈必須與其它傳統系統共存 區塊鏈沒有移除信任人類機構的需求。在信任方面總會存在一個鴻溝,是單靠技術難以消弭的。人們仍然需要掌控局面,並且總有在系統之外進行治理的需求。這在關於改變比特幣區塊大小,或是修復針對乙太坊的DAO攻擊的持續辯論中是顯而易見的。總是會存在覆蓋規則的需求,並且始終有永久性的規則更改能力的需求。只要硬分叉有發生的可能性(即掌控區塊鏈的人置身系統之外去改變它 ),人們就需要掌控它。 任何區塊鏈系統都必須同其它更加傳統的系統共存。舉例來說,現代銀行業的設計是可逆的。比特幣並不是。這使得兩者難以相容,結果通常是不安全的。Steve Wozniak被騙走了7萬美元的比特幣,因為他忘記了這一點。 區塊鏈技術往往是中心化的。比特幣理論上是一個基於分散式的信任機制,但實踐中這並非事實。幾乎所有使用比特幣的人都必須相信少數可用錢包中的一個,並使用少數幾個可用的交易所之一。人們必須相信軟體和作業系統以及運行的所有電腦。我們看到了對錢包和交易所的攻擊。我們已經看到了特洛伊木馬(Trojans),網路釣魚(phishing)和密碼猜測(password guessing)。犯罪分子甚至在系統中使用了用於修復手機的漏洞來竊取比特幣。 此外,在任何分散式信任系統中,都有一些後門方法可以讓集中化悄悄回歸。對於比特幣來說,只有少數幾個礦工是舉足輕重的。有一家公司提供大部分的採礦硬體。只有少數幾個占主導地位的交易所。從某種程度上說,大多數人都是通過這些集中的系統進行比特幣交易的。這也允許駭客攻擊基於區塊鏈的系統。 這些問題並非是現有區塊鏈應用的漏洞,它們根植于區塊鏈的原理中。任何對區塊鏈系統安全性的評估都必須將整個社會技術系統考慮在內。太多的區塊鏈擁躉只關注技術而忽略了其他因素。 某種意義上,人們不使用比特幣是因為人們不信任比特幣。這同加密網路或者共識協定都毫無關係。事實上,一個如果你丟失私密金鑰或下載惡意軟體就會導致你丟失生平積蓄的系統,並不值得信任。再多地去解釋SHA-256如何防止雙花也無濟於事。 類似的,某種意義上,那些使用區塊鏈的人是因為其信任區塊鏈。人們是否持有比特幣是基於聲譽;甚至對於那些謀圖快錢的投機者也是如此。人們基於聲譽,為自己的加密貨幣挑選錢包,為其交易挑選交易所。我們甚至基於演算法的聲譽來評估與信任支持區塊鏈的加密網路。 要瞭解這是如何失敗的,請看看使用區塊鏈的各種供應鏈安全系統。區塊鏈並非它們的必要功能。他們成功的原因是每個人都有一個單獨的軟體來錄入資料。儘管區塊鏈系統搭建在分散式的信任之上,人們並非必須接受它。例如,有些公司並不信任 IBM/Maersk 的系統,因為那並不是他們的區塊鏈。 你會覺得這不理智?或許是吧,但這就是信任如何運轉的樣子。它無法被演算法與協定所取代。信任遠比後兩者更具社會屬性。 儘管如此,認為區塊鏈可以某種程度上去除對信任的需求這一想法仍存。最近,我收到了一封郵件,其來自一家用區塊鏈技術實現消息安全的公司。郵件中寫道:「憑藉區塊鏈技術,正如我們已做的——去除了對信任的需求。」這種觀點表明作者誤解了區塊鏈的作用以及信任的原理。 你需要一個公有區塊鏈嗎?答案幾乎是不。區塊鏈可能無法解決任何你認為它可解決的安全問題。而它所解決的安全問題可能並非你所需解決的。(操縱審計資料可能並非你的主要安全風險。)對區塊鏈的錯誤信任本身就是一個安全風險。區塊鏈的低效,尤其是在擴展性方面,使得它可能不是一個有價值的方案。我看過很多區塊鏈應用,它們都能達到同等的安全屬性而不借助區塊鏈——當然,它們也無法有區塊鏈這個酷名頭。 坦誠地說,加密貨幣毫無用處。它們只被那些謀求快錢的投機者、不喜歡政府支持的貨幣的人以及想要通過黑市換錢的犯罪分子。 為了回答區塊鏈是否被需要的問題,問問你自己:區塊鏈有以任何有意義的方式改變了信任系統嗎,還是只是圍繞信任系統打轉?它是否只是試圖通過驗證來取代信任?它是強化現存的信任關係,還是悖離之?在新的系統中,信任是如何被濫用的,相比舊系統中潛在的濫用,前者是更好還是更糟糕?最後,如果你一點都不使用區塊鏈技術,你的系統又是怎樣的? 如果你問問你自己這些問題,可能你不會選擇公有區塊鏈的解決方案。並且這會是一件好事——尤其是當炒作消退之時。

如何投資區塊鏈?區塊鏈怎麼賺錢?

banner

尋夢新聞 2018-12-26

  • Blockchain
  • 幣圈
  • 加密貨幣
  • ICO
  • 交易所

什麼是區塊鏈,人們該如何投資呢? 如何投資區塊鏈?區塊鏈怎麼賺錢? 區塊鏈技術 2017年比特幣的瘋狂,讓人們對區塊鏈漸漸熟知,某某老大爺,某某小姑娘炒幣一夜暴富成為了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這是一件難以想像的事情,區塊鏈如何投資便成了人們想要了解的一個問題,但什麼是區塊鏈,區塊鏈是什麼或它是如何工作的,鮮有人知,就像互聯網時代一樣,90年代初期互聯網的未來可能性,誰也無法預料到。就像解釋今天區塊鏈的未來可能性一樣。 區塊鏈感覺就像20世紀80年代的個人,20世紀90年代的互聯網,2000年代的移動,以及2010年的社交。 「二十年前你也無法真正定義互聯網。現在你認為可以,因為沒有它你就無法過日常生活,」紐約創新股份董事總經理Matt Markiewicz說。「這與區塊鏈技術的情況相同。但試圖以外行人的方式將其歸結並解釋哪些行業將受益非常困難。人們們仍在努力解決這個問題。」 如何投資區塊鏈?區塊鏈怎麼賺錢? 區塊鏈投資者的學習曲線非常「陡峭,曲折」。沒有系統的學習資料和視頻,對於這點投資者也非常苦惱。小編為您總結了一下關於區塊鏈的投資方式,可以通過以下四種方式投資區塊鏈技術,從風險最高到最安全。 1.投資加密貨幣 加密貨幣投資分為兩塊,一是ICO,ICO本質上就是:通過一個還沒有產品落地的項目計劃,出售項目代幣來籌集資金的金融行為。區塊鏈ICO市場的規模在2017年呈指數級增長,在2017年通過ICO籌集了超過50億美元。請注意,這個數字可能會低估ICO市場的規模(以及潛在的損失)。許多ICO在發行後都「進行交易」。 二便是加密貨幣市場交易,說得通俗點就是炒幣,加密貨幣每時每刻根據市場行情都會出現價格的波動,和股票類似,不過價格波動遠遠大於股票,雖然加密貨幣不是區塊鏈,但它是投資該技術應用的最直接方式。這也是最冒險的風險選擇。 ICO投資需要謹慎考慮。現在市場上有太多垃圾項目,並不是說ICO本質上都是不好的,大部分發幣方都是憑著不切實際的的理念,拿著所謂白皮書,套上區塊鏈的殼子,有問題的ICO實在太多了,以至於市場對他們失去了信心,甚至首次公開招股都有他們的問題,這些問題在ICO中被放大了。 人們投資加密貨幣的最好建議是做很多盡職調查,或者隨著大眾玩一些主流幣種,風險相對更小一些,花大把的錢在不同平台上買一籃子硬幣。然後這些硬幣的風險你是否能夠承受,因為有些數字貨幣有著短時間內歸零的風險。 人們也不會投資代幣。令牌對人們來說太過抽象,無法將其視為可投資的。你已經看過使用過的令牌:在視頻遊戲中購買物品,在虛擬賭場中購買硬幣。除非人們立即使用它們在虛擬撲克桌上購買光劍或座位,否則人們不會將美元兌換成代幣。說實話,人們甚至不這樣做,因為通常人們得到了人們只需要玩的東西。 2.投資區塊鏈行業 比特幣的瘋狂,衍生了大批的區塊鏈相關行業。區塊鏈技術初創公司、交易所、媒體、礦池等等。 區塊鏈不是比特幣,也不是任何硬幣。這是一種新的,相對未經證實的技術,依賴於一種新的,相對未經證實的交易范例。 但區塊鏈是一種技術,而不是技術的應用,而范式可以解決一個巨大的問題。這意味著投資區塊鏈初創公司的風險低於投資加密貨幣。 區塊鏈有一些有趣的遊戲,更多地依賴於技術而不是貨幣。現在人們們聽到很多關於制藥,金融,房地產,食品採購的信息,基本上任何需要大量和公開地跟蹤的東西。但人們認為殺手用例還沒有出現。好消息是它很早,但不是太早,所以獲勝者甚至都沒有動搖。 如果你有投資區塊鏈行業的手段和傾向。所以像其他投資一樣,做你的研究和盡職調查,但主要是確保公司使用區塊鏈來解決區塊鏈問題,而他們正在做的是嘗試為現有的難題找到解決方案,而不是試圖找到問題他們可以應用暫時有利可圖的解決方案。 3. 投資公開交易的區塊鏈ETF 交易型開放式指數基金,通常又被稱為交易所交易基金(Exchange Traded Funds,簡稱”ETF”),是一種在交易所上市交易的、基金份額可變的一種開放式基金。 這是風險比較低的一個選擇,也是最簡單的選擇。一個相對較新的概念,有一些(當人們寫這篇文章時至少有四個)公開交易的ETF,旨在跟蹤區塊鏈公司。這意味著他們是一籃子公開交易的公司股票,這些公司使用區塊鏈或與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使用有關。 他們都很快指出他們不直接投資於加密貨幣,所以他們的風險要小得多。 問題是,關於他們真正「區塊鏈」的問題存在爭議。 人們在其中一個ETF(BLOK)中只有少量,但僅僅因為人們喜歡一籃子基金和基金積極管理的事實,所以人們打賭基金經理正在為區塊鏈應用的出現和演變而非炒作。 BLOK的一些頂級股票是台灣半導體,NVidia和AMD的硬件方面。然後在商業方面有像Overstock和Square這樣的公司。 如何投資區塊鏈?區塊鏈怎麼賺錢? 4.投入時間學習區塊鏈開發,做一名區塊鏈技術人員 低風險,高潛在回報,真正的區塊鏈,完全可管理。 比特幣是一個技術淘金熱,任何已經參與遊戲一段時間的技術專家已經看到了一些淘金熱,並學會了欣賞它們是什麼:市場方向的承擔者。人們在本文開頭列出了「四大」,區塊鏈讓人們想起想起了2010年初應用淘金熱的大部分內容。 那時候,你看到了同樣的跡象 – 應用程序將改變世界,成千上萬的創業公司一夜之間湧現,對應用程序公司的投資爆炸,技術從小眾發展到無處不在。今天,現在塵埃已經塵埃落定,大多數創業公司早已不復存在,但如果你沒有運行移動優先技術,那麼你也已經死了。 區塊鏈作為一種技術,它是一種范式轉變。它有可能改變人們們傳遞信息的方式,就像互聯網連接的計算機一樣,然後移動將計算機全天候放在人們們這個人身上。這些都是令人興奮的概念,區塊鏈增加了以高效和安全的方式在兩個人的兩台計算機之間傳輸有價物品的潛力。 這並不一定意味著硬幣或貨幣,但肯定有比密碼更好的用例。中間的某個地方有一個開放的公平競爭場所,技術已被證明並開始變得強大。 區塊鏈技術從業主有著很廣闊的職業前景。 如何投資區塊鏈?區塊鏈怎麼賺錢? 總結 區塊鏈的元素暗示了當今數字世界非常迫切需要的概念:效率,隱私,透明度,安全性。但這並不意味著區塊鏈是這些概念無可爭議的支持者。事實上,人們認為,如果它不是加密貨幣,特別是比特幣,作為區塊鏈的第一個可行的應用程序出現,區塊鏈將技術可能很難被人們所熟知。很容易掌握憑空創造的錢的性感,但很少有人理解令牌作為兩個端點之間的認證者的價值。 比特幣是一個很瘋狂的東西,如果你在早些時候進場,並在高峰時出局。你的資產會有難以想像的增值。 這就是區塊鏈的力量和炒作。 區塊鏈投資的機會出現的很早。但很少人發現並願意去嘗試。

  • 1
  • 2

近期活動

  • 全球微電網系統整合平台發佈大會 暨 國際記者會
  • AI/BigData技能養成系列課程-區塊鏈入門實務(確定開課)
  • 第四屆《Hit FinTech》金融科技產業高峰會

匯率轉換器

熱門貨幣

1
icon BITCOIN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06171%
  • 價格 $7309.98
  • 成交量(24h) $36,642,452,085
2
icon ETHEREUM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78859%
  • 價格 $170.84
  • 成交量(24h) $12,423,792,749
3
icon XRP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66388%
  • 價格 $0.199443
  • 成交量(24h) $1,921,084,602
4
icon TETHER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24835%
  • 價格 $1
  • 成交量(24h) $44,922,319,478
5
icon BITCOIN CASH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2.98986%
  • 價格 $265.16
  • 成交量(24h) $4,599,779,148
6
icon BITCOIN SV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2.86001%
  • 價格 $220.34
  • 成交量(24h) $3,957,379,762
7
icon LITECOIN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57517%
  • 價格 $46.09
  • 成交量(24h) $2,892,823,466
8
icon EOS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16108%
  • 價格 $2.72
  • 成交量(24h) $2,764,931,086
9
icon BINANCE COIN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0.4993%
  • 價格 $15.06
  • 成交量(24h) $426,946,014
10
icon TEZOS
lineGraph
  • 漲跌幅(24h) 5.72451%
  • 價格 $2.12
  • 成交量(24h) $207,707,866

貪婪指數

Crypto Fear & Greed Index

礦工費 & 處理時間 (Ethereum)

  • gas fastest

    Fastest

    ~m

    Gas Price (gwei):NaN

  • gas fast

    Fast

    ~m

    Gas Price (gwei):NaN

  • gas slow

    Slow

    ~m

    Gas Price (gwei):NaN

  • 礦工費越高將會加快您的交易處理速度

本網站不支援IE,請使用Chrome瀏覽器以達最佳瀏覽效果。